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席少的撩人悍妻

作者:米粒儿 | 都市异能

收藏

  司如歌深深爱着席漠,替他脱罪心甘情愿蹲监狱。找到了席漠之时竟他结婚了之日。多年的爱欲会平空熄,司如歌泼妇加身,手撕情敌,为自己寻得幸福和快乐。司如歌忽然勾起一个笑,大白天的,竟无端端让人毛骨悚然,那个男人被她的眼神震得微微一愣。。

席少的撩人悍妻席漠司如歌小说第一章节完整阅读

    这本漫画连载中小说席少的撩人悍妻讲诉了主人公席漠司如歌之间的事情,这是最著名作家米粒儿的钟情巨作,席少的撩人悍妻精挑篇章:窗外寒风呼啸声。“你昨天要不然不把我掐死,就答应下来我!”司如歌的脸涨得通红,男人的手在自己脖子上越发紧。席漠手中力道不减,“别逼我。”她忽然笑了,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倏地放下了双手,用已经喑哑的嗓音,困难的说道:“席、漠…这十年牢,我是……白坐了吗?”。...
    席少的撩人悍妻第一章

    呼吸已经受阻,司如歌双手用力抓着他的手,但没用,无论使多大的力气都没用,他,是真的生气到了极点。

    她忽然笑了,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倏地放下了双手,用已经喑哑的嗓音,困难的说道:“席、漠…这十年牢,我是……白坐了吗?”

    喉间一松,司如歌一下子跌坐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脖间的一圈红痕,在本就瘦弱不堪的身体上触目惊心。

    席漠握紧了拳头,女人剧烈的咳嗽着,宽大的领口露出胸前一片春光,本来乌溜溜的大眼睛,在那双瘦得颧骨都突出来的脸上,显得有点突兀。

    他揉了揉额头,有点无奈:“司如歌,我可以保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你何必?”

    司如歌猛地抬头,声音有点尖锐:“你觉得十年前,我心甘情愿的进监狱是为了衣食无忧?”

    席漠沉默了,事到如今,由不得他再装傻。

    她爱他,爱到心甘情愿替他背上杀人罪名,爱到不嫁给他宁可死。或许这份爱意,从很小的时候,在人贩子营地,就开始了……

    司如歌见他沉默,不甘心的从地上站起来,对准他的唇就吻了上去!

    从监狱出来的女人力气哪里会小,她死死抓紧席漠的脖子,在他唇上辗转。

    席漠狠狠推开她,她没站稳一下子跌在沙发上,然后在男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用尽浑身力气把他压倒在沙发上,手腕被捏得通红,骨头几乎都要被捏碎了也不撒手。

    “自从你离开后,我的生活就只剩下了找到你,你不能不要我。”

    两滴泪落在席漠脸上,他微微一愣。

    就是这一愣神,给了司如歌机会,她把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前,另外一只手颤抖着去解他的皮带。

    席漠身体一僵,被她拉着的手上的触感并不好,因为面前的身子太瘦了甚至有点咯手,但他还是感觉下腹一紧。

    他反手抓住她双手,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上,声音像是从嗓子狠狠憋出来的,“司如歌,我已经要结婚了。”

    像是晴天霹雳,重重的砸在司如歌头上,她忽然停下了所有动作,抖动着嘴唇,眼中闪烁了两下。

    她是很漂亮的,席漠一直都知道,小时候见到她,就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女孩儿。

    莫名喉结滚动了一下,他站起身来整理自己的衣服。

    “十年前我不知道是你,但不管我知不知道,我们都不可能。”

    毫不留情的话击垮了司如歌最后的理智,她猛然跳上席漠的背,两条腿缠绕在他腰上,用力亲吻他的脖颈。

    “不!你不能结婚!”她有点着急,冲动的将手伸进他的胸膛,极尽自己所有去勾引他。

    感到她胸前紧紧贴着自己的背,席漠体内蹿起一股火热,他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声音有些喑哑:“司如歌,下来。”

    司如歌根本不说话,双手在他身上游移。

    她的啜泣声还在耳边,席漠无法想象她现在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在引诱自己,他只知道司如歌要疯了,自己也要被她逼疯了。

    将她从背上揪下来,还未开口,那张唇又凑了上来。

    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扣着她腰的手倏然收紧,紧咬牙关,眼里迸射出危险的光。

    “漠哥哥……”

    席漠听到这声呼唤,理智全失,重重回吻住她的唇,凌厉的,不带有任何温情。

    既然这是她想要的,那他就给她!

    放肆且凶狠,司如歌觉得自己快要承受不住,但只是死死咬住嘴唇,直到嘴唇都发白渗出血迹,双手在男人精壮的背上划出深深的血痕。

    她眯着眼,瞳孔微缩,眼光扫过墙上一个不故意去找根本难以发现的红点。

    其实席漠要和谁结婚,司如歌早就知道。婚礼炒得沸沸扬扬,她想不知道都难。

    转天,司如歌叼着烟,坐在林家大宅门前,等着林玥出来。

    十年的监狱生活,教会她的就是争夺,她犹记得,第一次将棒子砸在别人脑袋上的时候,自己手上的颤抖。

    后来她就麻木了,这个世界上,想要的东西,还是得靠自己。

    林玥提着包包出来的时候,司如歌勾起一抹冷笑,闭上一只眼,对准她的脚踝,将还在燃着的烟头弹了出去。

    “啊!”突如其来的烫感吓得林玥一声尖叫,雪白的脚腕上立刻出现了一片红印。

    “痛吗?”司如歌站起来,走到她面前。

    林玥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恼怒又疑惑的看着她,“小姐,我们认识吗?”

    司如歌比她高一点,微微垂了眼眸:“你抢了我的东西,我本来想让你更痛的。”

    说完这句话,没等林玥再开口,她从包里摸出一个东西,塞到林玥手里,“就算不认识我,这里面的男人你总该认识。”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步子急促,因为她知道,席漠过不了多久就会来接这个女人。

    天气突然阴沉了下来,屋外一片黑压压,屋子里沉闷得像是要发霉。

    司如歌环抱着双膝坐在床上,直到拍门声响起。

    门外那人的力气,像是要把门敲碎。她慢慢的下了床,赤着脚前去开门。

    门把手往下的一瞬间,她就被一股大力推得直接倒在地上,后脑勺重重的落地,有些眩晕。

    在她眼前还未恢复清明时,又随着啪一声关门的重响,男人暴怒的脸映入眼帘。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