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有凤来仪

作者:樱桃 | 穿越重生

收藏

  被皇帝被人嫌弃,被贵妃设计,前方危机四伏,一不当心就满门抄斩?实则如履薄冰,实际上,不不存在的!某后一挥一挥,“把所有美男都给本宫叫来,不差钱!”曾恨她入髓的男人突然省悟,但以晚已晚。皇后生平三大爱好:美男,烫头,打皇上,其恶略程度,丫鬟都看不一直这样了!南宫崇的脸阴沉难看,眼底飞快闪过一抹厌恶。。

第八章 给我打-有凤来仪在线阅读

    温如云望着她腰板的身影,见本也不是得施礼?这高高在上的样子也不是在搞笑有趣吗?温如云看着她挺直的身影,参见不是得行礼?这高高在上的样子不是在搞笑吗?。...

    柳梦真驻足她眼前,轻如羽毛般的声音响起,“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温如云看着她挺直的身影,参见不是得行礼?这高高在上的样子不是在搞笑吗?

    这一抬头她才仔细的看到柳梦真的脸,肤若凝脂白如玉,朱唇盈动发间绿,一双妩媚多情的桃花眼,脉脉如水般转动,一颦一笑风情万种。

    确实是个难得的美人,只是眼中的高傲未免太过刺眼。

    温如云就这般直视着她,倒让柳梦真有几分诧异。被她赤裸裸的目光盯着,好像里里外外都被看了一遍,叫她满身的不自在。

    “皇上只不过是和姐姐赌气,姐姐何苦到这来给自己找罪受。”

    温如云淡淡一笑,“害妹妹病了一个月,本宫心里也实在过意不去,能这般赔罪,本宫心中也能舒坦一些。”

    柳梦真突然眼窝一亮,竟然蓄满了泪水,“姐姐可是在怪我?若姐姐不肯原谅妹妹,那妹妹甘愿跟姐姐一起受罚。”

    温如云眼中迅速闪过一抹惊讶,连忙挡住她的身子,“停,本宫何时说过怪你了?如今皇上只是罚我跪,你若有了闪失皇上还不杀了本宫。”

    柳梦真眼中委屈更浓,正拉扯间便听见一声,“皇上驾到!”

    温如云还没反应过来,只见柳梦真突然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真真!”

    南宫崇迅速冲过来扶起柳梦真,便见她一脸泪痕委屈的看向他,隐隐的摇了摇头,“皇后娘娘不是故意的,皇上......”

    话没说完只见南宫崇凛然起身,猛地回手以万钧之力朝温如云的脸上打了下去!

    这一巴掌打的人耳朵振聋发聩,也彻底的打碎了她身为皇后的最后尊严!

    “贱人!朕叫你过来反省,你竟然不知悔改!”

    温如云被打的跌在地上,僵硬的双腿如断裂般剧痛,嘴角淌着血,却不及她所承受的万分之一的疼。

    “堂堂一国君主,竟这般不明是非?”

    南宫崇看着她那双冷的透明的眼,心中怒火滔天成长,她这是什么眼神?错的明明是她,她凭什么露出那种眼神!

    “朕亲眼所见,你将柳贵妃推倒在地!你你身为六宫之主本应母仪天下,却恶毒成性,恬不知耻!来人,将皇后杖责八十,以儆效尤!”

    春雪听了这刑法顿时脸色惨白,跪下哀求,“皇上,您不能打皇后娘娘啊!这八十杖下去娘娘就没命了啊!皇上开恩啊!”

    南宫崇眼中怒火滔天,她的宫女这般求情,可她的眼中竟然没出现一丝一毫的软弱,好,你越是这般,朕便越要看看你还能撑到何时!

    “皇上,您就放过姐姐吧!这一切都是臣妾的错,臣妾愿意代姐姐受罚!”

    南宫崇窝着火,心疼的将柳梦真扶起,“你的善良用错了地方,有些人蛇蝎一般,根本不配你的同情,来人,即刻用刑!”

    柳梦真柔弱的眼中闪过一抹讥讽,被南宫崇揉在怀里,瑟然如兔。

    温如云被架上冷凳,顺从的宛如傀儡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抗拒。

    南宫崇冷眼看着她,那个动不动就下跪求他的女人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冷的像骨头一样!

    唯有春雪嚎啕大哭的往她身上扑,“不能打!求皇上开恩!求皇上放过娘娘吧!”

    听着春雪撕心裂肺的嚎叫,温如云心中暖流淌过,“春雪,别喊了,当心嗓子喊坏了。不就是八十杖,打完咱们就回去。”

    奢丽的椒华殿外,响起一道道棍棒加身的闷痛之声。

    温如云浅淡的裙外已经渗出鲜红,那落下的棍棒却没有一丝留情,她咬着牙在心里数着还有几杖,春雪忍受不了冲上来挡在她身上。

    “把她给我拉开!”

    南宫崇冷声响起,立刻有人把春雪又拉了下去!

    痛彻骨髓的钝痛将温如云打的意识浑浊,隐约听见柳梦真那银铃般的轻笑,在她心中一遍遍的淌过。

    八十杖后,温如云瘫软如水般,周围的人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足足八十杖,她一羸弱女子竟硬是一声未出!

    他等已经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女子,竟是在龙威之下就算是死也不肯服软。

    南宫崇此刻神色阴郁到极点,他甚至想狠狠掐住温如云的喉咙,看看她是不是哑巴了!

    就求饶一声,真的那么难吗?

    但凡她肯跟自己服软,看在温家的面子上他也不会太为难她。

    可这个女人好似天生就是硬骨头,恨的他牙根痒痒却就是弄不死!

    懒得再看南宫崇的脸色,温如云被春雪架着,一主一仆的身影在宫墙下越走越远。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