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有凤来仪

作者:樱桃 | 穿越重生

收藏

  被皇帝被人嫌弃,被贵妃设计,前方危机四伏,一不当心就满门抄斩?实则如履薄冰,实际上,不不存在的!某后一挥一挥,“把所有美男都给本宫叫来,不差钱!”曾恨她入髓的男人突然省悟,但以晚已晚。皇后生平三大爱好:美男,烫头,打皇上,其恶略程度,丫鬟都看不一直这样了!南宫崇的脸阴沉难看,眼底飞快闪过一抹厌恶。。

第十一章 拼家底-有凤来仪(完整版)

    “温公子!再加五百朵凤花!”“温公子!再加一千朵凤花!”。...

    小厮拿着银票手都抖了,嘶声力竭的冲下楼去。

    “温公子!再加一千朵凤花!”

    台下哄的闹开了,这位温公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了一个歌姬出如此大的手笔,这来头定然不会小了。

    而就在众人惊讶不已的时候,台上又响起一道高声。

    “白公子,加一千朵凤花!”

    此时那老鸨的嘴咧到了后耳根,想不到今天还有意外收获,这白公子她是知道的,可这位温公子可是从来都没有露过面。

    好奇归好奇,这银子自然是越多越好!

    温如云把着椅子坐正,一脸的严肃。

    “温公子,三千朵凤花!”

    “白公子,四千朵凤花!”

    轮番的通报声在这庭坊中回响,下面的人也不出声了,除了两方的通报声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台下的人张大了嘴巴,更多的是幸灾乐祸,看着俩冤大头互相“比试”!

    “公子,您太冲动了,快收手吧!”春雪着急的拉住温如云,却被她轻轻拂开。

    “怕什么,咱们出来时候支足了银子,都是从南宫崇的腰包出,你心疼个什么劲!”

    春雪欲哭无泪,已经加到五万两了,为了一个歌姬实在是不值!

    温如云笑笑,“现在已经不是为了盈盈姑娘,而是本公子的一口气,你说我要是输了,岂不是把皇家的脸面都输了?”

    春雪擦擦并不存在的眼泪,“要是皇上知道您这么长皇家脸面,只怕嘴巴都要气歪了。”

    温如云浅笑,又抽出一沓银票来。

    “温公子,九千九百九十九朵凤花!”

    伴随着那小厮干哑的嘶吼,台下再次沸腾起来,无数人双眼喷火的往楼上看去,想要知道这位一掷万金的温公子是哪位年轻才俊。

    在温如云身后的一处雅间中,静静坐着一位儒雅的男子。

    “公子,看来那位是不会收手了,我们还跟么?”

    那道看起来有几分雅静的身影低低的笑了一声,折扇一摆,笑道:“罢了,长长久久,她有心追逐,咱们又何必打人家脸面呢。”

    小厮立刻懂了,唤来侍首,便听见楼上传来,“白公子,弃!”

    台下立刻想起一大片欢呼,也不知是为了温如云夺得花冠庆祝,还是因为这一场金钱上的较量而兴奋!

    “恭喜温公子夺得花冠,只是这风月才郎之名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得到,光有这些身外之物而徒有其表,一样不堪当此名头,若能在下面的猜诗环节中脱颖而出,一样能够入盈盈姑娘的青眼!”

    听着下面振聋发聩的欢呼声,春雪气的叉起了腰,“得了便宜还卖乖,今儿投进去这些钱,只怕比她一年赚的还要多!”

    温如云仿佛根本不在意,施施然起了身,行转楼梯来到了看台附近。

    盈盈姑娘被唤了出来,站在高台上翩然若谪仙一般,空灵的声音响起。

    “诸位,第一题乃是绝对,上联是,凤落梧桐梧落凤。”

    台下立刻窃窃私语,有人摸着脑仁冥思苦想,都想写出一副惊世骇俗的绝对来。

    温如云习惯性的摸了摸鬓边不存在的发簪,哼笑一声,“这有何难?”

    说着她从送纸的小厮手里抽出纸条,飞快的写上一副对子,看着他投进了木箱之中。

    片刻后盈盈重新上台,妩媚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丝赞许。

    “诸位公子确实才华横溢,盈盈觉其中两幅最佳。”

    台下立马有不满的声音响起,“说来听听!”“是啊,我们不服气!”

    盈盈笑着展开手里的方纸念道,“白公子的对是:珠联壁合壁联珠。”

    此言一出台下皆是一片叫好,其他人想尽办法凑够这上下平仄,却都不如珠联璧合来的巧妙。凤落梧桐,珠联璧合,已经是精妙绝伦。

    “这位是温公子的对子,”盈盈眼神飞快的闪烁一下,念道:“舟随浪潮浪随舟。”

    台下静谧了一秒,下一秒竟是爆发出了深深的赞许之声。

    这对子虽不如珠联璧合来的精妙,可细细品去,舟浪随行,颇有自在逍遥之感,见惯了绝妙的浮华,倒觉得这看似随意的对子颇有一番涤荡心灵之感。

    “奴家觉得,这位温公子有着不俗的心境,确文人雅客之才,此对,温公子胜出。”

    众人败兴叹息,又听盈盈出了上联,“风声水声虫声鸟声梵呗声,总合三百六十天击钟声,无声不寂。”

    温如云沉吟半晌,提笔写了下联。

    “这一轮仍是白公子和温公子更胜一筹,白公子对:月色山色草色树色云霞色,更兼四万八千六峰峦色,有色皆空。”

    台下的看众呼吸紧促,无不惊叹这白公子的鼎盛豪情,同时也在期待着那位名不见经传的温公子会对出什么样的下联。

    “额,温公子对,香味臭味甜味辣味甘草味,极具三生五世七轮味,是味融情。”

    台下引出一阵哄笑声,在他们看来这对子就像是强凑的字数,根本算不得什么对子,盈盈姑娘也只是因为方才温公子投了将近十万两的凤花在她身上,不好意思博他的面子而已。

    温如云在台下以扇遮口,笑而不语,便听见盈盈宣布第二轮白公子获胜。

    “公子明明可以胜出,为何故意写这不成样子的对子?”

    春雪不满的在后头嘟囔,要是花了这么多钱还得不到盈盈姑娘的花夜,岂不是亏大发了。

    温如云摸摸春雪的头,“傻丫头,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白公子竟能蝉联三年风月才郎,今儿若被我全抢了风头,难免要嫉恨上我,若一个心眼堵塞,只怕我前脚刚出门,后脚就要横着出去了。”

    春雪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赶忙抽来一张纸,“公子,上联出了,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雁,宿鸟对鸣虫,三尺剑,六钧弓,岭北对江东,人间清暑殿,天上广寒宫?这也太难了。”

    温如云信手写了一副长对交了上去,不大会功夫盈盈面色有些潮红,难掩激动的上了台。

    “诸位,今儿的风头都让白公子和温公子占尽了。只是这诗词盈盈虽然喜好,却不甚懂。这二位公子的对子都是绝世难得的精妙,奴家念出来让大家一同评选吧。”

    盈盈那空灵的声音如水般缓缓流出,“白公子对:沿对革,异对同,白叟对黄童,江风对海雾,牧子对渔翁。颜巷陋,阮途穷,冀北对辽东,池中浣足水,门外打头风!”

    下面的看客眼睛都红了,不得不说这位白公子的才情满京城再找不出第二个来,能够将这对子对的如此工整大气磅礴,他们输给这样的人是心服口服。

    念完这对,盈盈突然俏脸一红,水盈盈的眼中露出一抹赞许,“温公子对的,更是精妙。”

    “贫对富,塞对通,暮鼓对晨钟。鬓蟠对眉绿,齿皓对唇红。天浩浩,日融融,直剑对弯弓。半溪流水绿,千树落花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