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金陵古卷之玄关

作者:魏三生 | 灵异恐怖

收藏

  主角是章天霖的小说叫做《金陵古卷之玄关》,它的作者是魏三生写的一本诡异悬疑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别人很安静,他的剑也很安静,安静得使人不寒而栗。他被天下人塑为公敌,却领取天下间绝美女子的垂青。没有人见过他发怒,他只有安静。很多人为找出他,不仅倾家荡产颠沛流离,可是却有人因为他而一举成名,他是谁……...水月凤转过身,一白衣女子突然间将封请帖递到水月凤手里。水月凤已朝他们走来,对他们道:“十五日后,也就是六月二十五,水月凤将在水月居宴请江湖豪杰。还望两位到时候肯赏光。也许,在宴席上,将会有更多关于催命罗刹的线索。”。

《金陵古卷之玄关》第七章夜半歌声 免费阅读

    这里免费提供《金陵古卷之玄关》第七章夜半歌声 免费阅读,情结欣赏:而轩辕所带来的绝大多数人都已经惨遭毒手,现倘若发起进攻,哪楼市清风与轩辕无名又拿啥来抵挡?而轩辕所带来的绝大多数人都已惨遭毒手,现在倘若发起进攻,那楼清风和轩辕无名又拿什么来抵挡?。...

    难道?

    糟糕,衙门里的捕快大多是他的人,楼清风和轩辕无名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楼清风脸色沉下来。开封府的捕快个个都不可小趋,更何况大多都是他的人,那将是一股不可估计的力量。

    而轩辕所带来的绝大多数人都已惨遭毒手,现在倘若发起进攻,那楼清风和轩辕无名又拿什么来抵挡?

    楼清风的瞳孔开始收缩,直直地注视着方领的一举一动。他在等,他在等轩辕大哥的一句话。

    方领能够成为禁军大统领,也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楼清风与他交过手,虽然当时他并未使出全力,但却已差不多。楼清风自信能够制服他,而且让他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空气变得异常紧张,四周的树丛不停地摇曳。

    楼清风在等轩辕大哥发话,可是他却迟迟没有听到轩辕无名说出任何一句话,发出任何一个声音。他的目光虽然没有离开过方领,但他能够感觉得到轩辕大哥脸上的神色。

    他在焦虑,焦虑他们动手之后的状况,焦虑他们动手之后的结果。轩辕无名不愿意看见多年共事的兄弟自相残杀,更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兄弟死在自己的手里。

    在实行这个计划之前,他给楼清风说过,他最不想看见的就是自己的兄弟用剑指着自己,一直指到喉咙。他说,也许,他们仅仅只是受到了方领的蒙骗,等他们醒过来后一切都会回到当初那般,一起喝酒,一起吃肉,一起高歌,一起办案。即便有多大的难题,有多大的难关,他们都能够一起解决,一起走过。

    可是,人是会变的,人心是会变的。楼清风虽然才到中原不到两年,但是他却已然明白,过去的日子将不会再来,我们只能够保存回忆,那些开心快乐或者痛苦的回忆。

    轩辕明白,但是他却不愿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重情重义的人才是真英雄,而轩辕大哥则是楼清风来到中原后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令他佩服的人。

    可是有个时候重情重义并不一定是好事,相反,有个时候反而会使得对手将这种情感当做最致命的弱点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楼清风明白轩辕大哥的顾虑,然而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一定要先发制人,不然将会一败涂地。

    楼清风不再等轩辕发话便已出剑,直打方领的乳泉穴。这使方领意料不及,在法兰的思想当中,楼清风定然不会贸然出手,楼清风一定会等待轩辕发话。

    这是惯性,也是一种习惯。不但其他捕快都已将之列为一种习性,就连方领也不例外。

    当然,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也是轩辕没有想到的,更别提其他几个受了重伤的捕快了。

    剑已出鞘必然会带有鲜血。他当然已被刺伤,但却不是胸前,而是手臂。那敏捷的身手的确是我始料不及的,况且楼清风也完全没有想到他除了手中那柄剑以外,左手袖口里竟然还藏有另外一柄剑。

    他迅速反扑,以凛冽而狠毒的剑招攻向我。楼清风听师父说过,江湖上有一种剑法,叫做“腹心”。

    所谓“腹心”,就是将心腹都尽数掏空,让你身体里面毫无任何储存,就只剩下一个区壳。

    听起来本身就非常之毒辣。这种剑法是唐末皇宫大内禁军统领穆缪英所创,但已消失百年之久。想不到,竟然被方领所习得。

    轩辕没动,因为他不能动,也不会懂。一方面是因为他复杂的心情,另一方面是因为方领的同伙。而方领也算准了这一点,所以他便没有顾虑,使尽全力破我剑招。

    “满城风雨”,在对拆五十招之后,楼清风便已弄清楚他所有的武功路数。于是,楼清风使出一招“满城风雨”,不仅将周围的活动的物体引过来,并将他的招数打乱,以致于轻而易举地找到他剑招的破绽,攻击其防守最薄弱之处。

    瞬间,他的剑已断,手腕也被我刺伤,以至于好无力气。他连连倒退数步,最后整个身体都靠在一棵大树上。鲜血从口中换换地流出来,左手封住止血的穴道,紧握右手手腕。

    他忽然笑道:“你应该一剑杀了我。”

    楼清风扭扭头,皱起眉头,道:“哦?你认为现在杀不了你?”

    方领站直了身躯,道:“不但杀不了,而且你们也没有这个机会。”

    楼清风冷冷一笑,道:“不错。自有律法会将你绳之以法。”

    方领一句话也没说,但是他的手已开始颤抖。难道,难道他要自杀?

    不好,楼清风正准备跑上去封住他的穴道,令楼清风意想不到的事情瞬间让我停止进攻。他的手里竟然多出了一只竹筒,楼清风以为是暗器。谁曾想到,那是一只烟火,并且在这一刹那已经放了出去。

    轩辕还是没有任何举动,只是平静地站在那里。他仿佛在等,等待这烟火会后的情形到来。他似乎一点儿都不紧张,一点儿都不担心。楼清风实在想不通,这个时候他应该以大局为重,岂可感情用事!

    楼清风倒是无比紧张地将目光移向他,虽然紧张他们兄弟拔刀相向,但更多的却是怕他一蹶不振。

    该来的还是来了。

    四周都是捕快,他们每一个人手里面都押着一个捕快。他们都没有朝我们靠近,到像是在等待命令。只要命令一下,他们就会立刻采取行动。

    楼清风看着真有点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杀死方领。然而楼清风却在轩辕脸上看不见任何忧愁苦恼。反倒是方领的脸色骤然间变得惨白,就像是看见死神一样。

    为什么他们的脸色会有如此大的差别,并且本不该出现的脸上竟然出现了相反的情况。

    楼清风刹那间明白,被制服的捕快全是方领的同党,只有这个解释能够符合他此刻的表情,此刻的神态。而且也仅仅只有这个解释是唯一能够说得通的。

    轩辕大哥深深地吸口气,注视着他惨白的脸道:“你想不到。”

    方领点点头,微微闭眼,整个身体软弱无力地靠在大树上,并道:“我的确没有想到。这个计划本来就安排得天衣无缝……”他没有说下去,他知道,说再多此刻也已毫无用处。

    轩辕大哥叹了口气,道:“在清风离开之后,我又在内部进行了调查。虽然始终没有发现你的人,但可以隐隐约约感觉到保青、万峰、戒于等八个都是你的同当。但是我却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也仅仅只是怀疑。为了证实我的怀疑,我做出了大胆而冒险的决定,决定将带他们一起来到尸坊。然后,我又在我们的身后安排兄弟们紧随,侍机而动。果不其然,保青、万峰等八个人连续始终,最后方甜令等五位兄弟也相继失终。”

    方领冷笑道:“不错,我的确不想一网打尽。以你与楼清风的能力,倘若不能够一下子将你们制服,不仅元气将大损,还有可能会弄巧成拙。”

    轩辕大哥承认,他点点头,道:“所以,所以……”他又开始紧张起来,可是事情现在已到此处,楼清风实在想不出他还有什么好紧张的。

    楼清风接着替轩辕大哥说到:“所以,你采用攻心之术,使得我们心里产生恐惧,产生害怕。这叫不战而区人之兵。”

    方领苦笑道:“可惜,可惜啊!”

    楼清风冷笑道:“可惜你还是失算,你没有算到轩辕大哥的实力远远超乎你的预料,你没有想到你有一天会败得如此悲惨,你更没有想到你会败在一个位置与你曾经的位置简直就是天壤之别的捕快手里。”

    方领笑了笑,道:“不错,我的确低估了你们。可是我并不是败在你们的手里。以你们的经历,以你们的智慧完全不是我的对手。我是败在我自己的手里啊!”他仰天叹了口气,接着道,“我不该心高气傲,不该对自己高估!这是我最大的失败。”

    轩辕大哥承认,他道:“伦智慧,伦经历,伦计谋,我的确甘拜下风。可是你却不该将这些才能用在这种地方。”

    方领冷笑,并不说话。

    轩辕大哥道:“走吧,出来混,该还的总还是要还的。”

    方领没有反抗,而轩辕也没有上前去扣押他。在轩辕心目中,兄弟情谊是不变的,即便仅仅只是曾经的兄弟。他不想用这种方式对待曾经与自己称兄道弟的人。

    也许,在轩辕心目中,更希望的是方领能够以一种自尊的方式死去。他并不怕方领自杀,当然更不怕方领乘机逃跑,毕竟他已逃过一次。而这一次,他已然再也逃脱不了!

    正如轩辕所说的那句话,“出来混,该还的总是要还的。”

    方领似乎已明白轩辕神情所表达的意思。方领猛然间感觉到自己真的败了,这一次是败在轩辕手里,败得彻底。

    楼清风将目光移到方领脸上,他看到了方领的惭愧与失落。只见方领站直身子,用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并道:“所有的賍物都在醉烟坊地窖。我知道,你绝不会让这帮兄弟死去。”

    在这一句话说完的时候,他仰天大笑。手里又多出一柄剑,并顺势往脖颈抹去。

    楼清风果然猜得不错,轩辕没有管,但也没有看他。轩辕此刻的呼吸及为平淡。所有的捕快都没有感到惊讶,也没有谁说一句话。他们都静静地看着。

    “当”,一声翠响,方领手里那与脖子相距只有两寸的剑断作两截。

    楼清风直直地瞪着那柄剑,方领、轩辕以及所有的捕快都不由自主地将目光定格在那柄剑上。

    萧声,笛声,琴声,还有空喉、琵琶、二胡等六种声音夹杂在一起,悦耳但却充满了凄凉。紧随着,歌声响起,歌声这般唱着:

    荡剑秋风,秋风天涯,天涯难归,唯有醉遍天涯。

    何人与我?与我相伴,相伴至老,可惜无途,我怀南雁。

    舍生忘死,漫漫长途,蔷薇来随,白雪归鸿。

    游子泪,英雄途。

    莫问前世有愧,只求今生无悔。

    浮沉难,何人长啸,天意捉弄?!

    一阵阵凄凉在耳边响起,我明白,这歌声里面暗含了不知多少心酸苦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