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金陵古卷之玄关

作者:魏三生 | 灵异恐怖

收藏

  主角是章天霖的小说叫做《金陵古卷之玄关》,它的作者是魏三生写的一本诡异悬疑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别人很安静,他的剑也很安静,安静得使人不寒而栗。他被天下人塑为公敌,却领取天下间绝美女子的垂青。没有人见过他发怒,他只有安静。很多人为找出他,不仅倾家荡产颠沛流离,可是却有人因为他而一举成名,他是谁……...水月凤转过身,一白衣女子突然间将封请帖递到水月凤手里。水月凤已朝他们走来,对他们道:“十五日后,也就是六月二十五,水月凤将在水月居宴请江湖豪杰。还望两位到时候肯赏光。也许,在宴席上,将会有更多关于催命罗刹的线索。”。

《金陵古卷之玄关》第六章真相 免费阅读

    这里免费提供《金陵古卷之玄关》第六章真相 免费阅读,情结欣赏:方领皮笑肉不笑地道:“楼市市兄真会开玩笑。就算才刚开始,虽然阴阳鬼侦探是不是已死在催命罗刹手里还未知晓。但,能确定的是,催命罗刹绝不会放过她。楼市市兄多虑了。”楼清风笑了笑,道:“所有的事情都才刚刚开始,你说呢,方大统领。”。...

    空气中的氛围异常紧张,就像是空气本身就是一个人。他在不停地催促着我们不停地走,不停地朝着真相走近。但他又怕,怕揭开真相后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楼清风笑了笑,道:“所有的事情都才刚刚开始,你说呢,方大统领。”

    方领皮笑肉不笑地道:“楼兄真会开玩笑。就算是才刚刚开始,虽然阴阳鬼探是否已死在催命罗刹手里还尚未知晓。但,可以确定的是,催命罗刹绝不会放过他。楼兄多虑了。”

    楼清风走到方领身边,打量打量了一下他,然后又抬头看看周围的树丛,摇摇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前身官居正四品,禁军右统领。”

    方领脸色微变,但还是微笑道:“楼兄这玩笑开得不是时候。倘若说兄弟我是禁军右统领,怎还会在这开封做一个小小的捕快,那楼兄岂能与我结识?”

    轩辕无名将手里的剑放下,抵住脚下的泥土,他凝视着方领,道:“方领本不是方领,你的原名叫做方一鸣。”

    楼清风点点头,无奈地笑了笑,没有看他,但楼清风知道他的脸色已完全变了。再也没有微笑,更多的是严肃。

    轩辕深深地吸了口气,直塄愣地看着他,就像完全不相信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可是他却不得不相信,他接着道:“你本不是肯屈居于我的……”他没有说下去,因为他一旦着急或者伤痛的时候,所有的话语都会立刻中断。

    楼清风清楚,楼清风知道他们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绝对不会没有任何感情。从与他们相处的这段时间来看,他们的感情就像是亲兄弟一般。轩辕无名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

    方领忽然背负双手,苦笑道:“的确,我的确不肯屈居于你之下,可是我却不得不这样做。”

    楼清风又点点头,因为楼清风清楚这个原因。楼清风说到:“因为你要活着,你只有做到大智若愚,你只有将自己的名字改过并混一个官职并履历功劳,这样才能够消除官府对你的通缉,才能使皇帝相信你真的早已掉下悬崖。我说得可否对?”

    方领拍拍手,道:“我想知道,你们是如何知道真相的。以你们在衙门的阅历,不可能这么快破解我所设下的局。”

    楼清风又道:“你可听说过一句话,聪明反被聪明误?”

    方领怔了怔,道:“哦?”

    楼清风接着道:“三年前,在整个天下轰动一时的贪污案‘方事井’,主谋为朝中一品大员蔡葵。当然你也是其中一个。在此案告破的时候,所有与此案有牵连的人都被处以死刑。而你也是一样。

    但你负隅顽抗,在断崖处坠落。而以你的伸手,在坠落的时候瞒骗过禁军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为了使皇帝完全相信你当真死在断崖下,便将你的衣服配件与其中追捕你时掉下悬崖的禁军调换,进而你用毒液涂于你的脸上,使得你的面貌大换,因而没有人能够认识你。

    可是你发现,在验尸官那里得到的结果与曾经认识你并与你特别亲近的人所提供的多少有些不相符。因而你便决定进入开封府。于是,你便在轩辕大哥的面前演了一出断案并追捕凶犯的案件。你知道,没有人举荐平白无故地进入开封府,定然会被追查出身世来历。而唯一不被追查有能够平安的进入开封府的办法就是得到识英雄重英雄的轩辕无名帮忙。

    在开封,你立下的功劳的确多,也渐渐让大家觉得你其实可以与轩辕大哥并驾齐驱,甚至远远胜于他。因而,你让许多兄弟都对你服服帖帖。进而,朝廷又对你的案子渐渐遗忘。

    可是,你却不该再起贪心!”

    方领淡淡一笑,道:“哦?这段经历说得如此逼真,难道当时的一切你们都看在眼里?”他不屑地微微垂下头。

    楼清风转身,对他道:“你可听说过‘圣天书’?”

    方领咬咬牙,微微闭眼,道:“是他?”

    楼清风摇摇头,将剑插到地上,道:“不是他,是他的《绝笔天书》。”

    方领苦笑,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楼清风知道,他没有问下去而是将话题转向他们怀疑他的问题上,就是想一语道破,将整个来龙去脉一下子弄清楚。

    即便他不这般问,楼清风也一定会告诉他:“可否记得十天前的一个雨夜?”

    当时开封府正着手一桩四万八千二百三十六两黄金盗窃案。待案件渐渐水落石出的时候,大盗田道经被抓,受害人一家均死去。四万八千二百三十六两平白无故的消失。而派去的十五名捕快均遭不幸,且头颅与身体都分开。

    这种无可复制的手法令所有的人几乎都肯定是大魔头催命罗刹所为。可是,在捕快易宁的手里,轩辕大哥意外发现了一样东西,一块布。轩辕大哥想,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于是,他把楼清风叫上,对死去的捕快进行了一番调查。结果表明,催命罗刹的手段并非无可复制。不但可以复制,而且还容易复制。因为越是复杂难懂的东西愈能够让人拥有上进心,愈能够复制,也因而愈能够瞒骗过众人的眼睛。

    幸好,楼清风在这一年当中一直在研究催命罗刹的杀人手法手段。对于那些死去的武林前辈高手,他肯定的确是死于催命罗刹之手,毫无疑问。所以只需要深入调查,他就能够判断出真假。

    回想起十五个捕快遭遇不幸那天,方领恰巧因生病请假。这便加重了对他的怀疑。于是,楼清风和轩辕无名便开始留心观察方领所穿的服饰。楼清风发现,他右手边下有一块布是新的,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

    可是他们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这件事情就是方领所做。于是,他们只有等待机会,等待催命罗刹进行下一步杀戮的机会。

    因为催命罗刹只要进行杀戮,那么方领可能就会采取措施。

    在当时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要去查查方领的来历,况且即便是花心思费大力气去查也未必能够查得出。在困惑之际,骤然间出现了一条线索,并把他们引到圣天书的住所。

    此刻,他们才想起江湖上传言的一部旷世奇书——《绝笔天书》。在书中,关于方领的点点滴滴都有所记载,就像是亲眼所见并且一同经历过一般。

    非常意外地,楼清风和轩辕无名得知催命罗刹的下一次行动将要在此处的乱坟岗。但对于毫无踪迹的催命罗刹的消息,我们始终都不敢确定。因为这么长时间以来,江湖人士都早已把整个江湖翻了个底朝天,都看不到他的踪影。几乎都只是他找你,而你几乎无法找他的。

    突然间得到这个消息,当然难以判断真假。

    但是楼清风知道,即便不是真的,他也想去看看。因为看过总会有希望,不看连一点希望也没有。因为他想寻找真相,对于这个神秘人物,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

    又恰巧遇到上级将还未破获的兴云庄与祝家庄的案子交与开封府,而轩辕无名又恰巧奉命查办这件大案,奇怪的又是,再一次恰巧这件大案是尸坊一手所为,而尸坊所出没的地方又与催命罗刹出现的地方不谋而合。所以楼清风便自动请樱,来到了乱坟岗。

    方领道:“即便如此,你们定然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就是我一手安排的。”

    楼清风点点头,道:“不错,这的确不能证明。但这已让我们确切无疑地相信你就是这几件大案子的始作俑者。幸亏得有催命罗刹。”他得意地笑了笑,并深深地叹了口气。

    方领不解地盯着楼清风,道:“哦?催命罗刹难道也会帮助你们?”

    楼清风摇摇头,道:“不。要不是他,可能我们都已死在尸坊。”

    方领冷笑一声,道:“不可能,他不可能救你们。”

    楼清风点点头,道:“不错,他并没有救我们。但是我却要告诉你,救我们的是想要我们死的人,也就是你。”

    方领惊诧道:“我?”

    楼清风嘲笑:“不错。你没有算准催命罗刹当真会出现在尸坊。因而你不敢轻举妄动,你怕死。催命罗刹在江湖上的所作所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人不怕,无人不惧。你只有安安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催命罗刹离开。可是他却没有走。于是,你便发动起进攻。但也因此你元气遭到重创,所以不得不让人将催命罗刹引出尸坊。

    其实以催命罗刹的能力,你让人将之引出实则故意跟去,进而走出尸坊。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算定我们都活不成。除非你肯亲自带我们走出尸坊。”

    方领再次拍拍手,道:“精彩。但不过有一点我实在想不通。”

    楼清风盯着他那疑惑的表情,道:“哪一点?”

    方领道:“尸坊本不在催命罗刹要杀的名单之列,他为何要做出如此举动?”

    这时轩辕换换地走过来,道:“我们知道催命罗刹出现的消息是不是你发出的?”

    方领点点头,并不说话。

    轩辕又问道:“以往江湖人士都知道催命罗刹杀人的时间地点人物的消息都是你放出去的对不对?”

    方领还是点点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轩辕又道:“所以,他将尸坊列入要杀的范畴之列是有原因的。”

    方领忽然仰天大笑,道:“原来如此,他这是要把消息的根源断掉。”

    轩辕点点头,道:“不错,你利用他,反过来你也将自己逼上绝路。”

    楼清风接着道:“所以,你还是与我们去开封府请罪,以免动武。”

    方领忽然摊开双手,道:“请罪?你以为我一败涂地了吗?也未免太低估我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