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金陵古卷之玄关

作者:魏三生 | 灵异恐怖

收藏

  主角是章天霖的小说叫做《金陵古卷之玄关》,它的作者是魏三生写的一本诡异悬疑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别人很安静,他的剑也很安静,安静得使人不寒而栗。他被天下人塑为公敌,却领取天下间绝美女子的垂青。没有人见过他发怒,他只有安静。很多人为找出他,不仅倾家荡产颠沛流离,可是却有人因为他而一举成名,他是谁……...水月凤转过身,一白衣女子突然间将封请帖递到水月凤手里。水月凤已朝他们走来,对他们道:“十五日后,也就是六月二十五,水月凤将在水月居宴请江湖豪杰。还望两位到时候肯赏光。也许,在宴席上,将会有更多关于催命罗刹的线索。”。

《金陵古卷之玄关》第五章尸坊的秘密 免费阅读

    这里免费提供《金陵古卷之玄关》第五章尸坊的秘密 免费阅读,情结欣赏:可是另一个问题又来了,如果它们揭穿了这件事情,这么它们会不会被“催命罗刹”除却,它们可不可以抵挡得住催命罗刹的攻击?楼清风在等着轩辕说下去,因为传说中“催命罗刹”无朋无友的事实将要告破,“催命罗刹”凶残之极的传说将要被驳倒。。...

    楼清风没有打断轩辕无名的话,他在听着,听着轩辕无名说下去,他也只有听着。因为尸坊现在似乎不仅仅只是一个组织,一个专做大案子,难破的案子的一个单纯的组织。它现在似乎与“催命罗刹”有着不可割舍的联系。

    楼清风在等着轩辕说下去,因为传说中“催命罗刹”无朋无友的事实将要告破,“催命罗刹”凶残之极的传说将要被驳倒。

    可是另一个问题又来了,假如他们揭穿了这件事,那么他们会不会被“催命罗刹”除去,他们能不能抵挡得住催命罗刹的攻击?

    人生岂非就是如此,一个矛盾的解决就等于另一个矛盾的产生。

    轩辕还是说下去了,他道:“尸坊不单单只是江湖中所传言那般仅仅只是一个作恶多端的神秘组织。它的主创人是太祖‘杯酒释兵权’之前早已将兵权夺去的大将军郑恩。但明地里郑恩的确被夺去了兵权,而实际上郑恩是受太祖之命建立了一个组织,也就是在这里的尸坊。

    在当时,尸坊的职责并不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而是监视朝中各位大臣的动向,看看他们是否有举兵造反之行动。可是,逐渐地,这个组织就完全变了,变成了无恶不作的组织。”

    对于大宋庙堂之事楼清风知道得不多,也不想知道得太多。所以,对于轩辕所讲的尸坊的千丝万缕的关系,他只想知道“催命罗刹”为什么来尸坊,为什么在一刹那之间又消失不见了。

    轩辕看出了楼清风的心思,但是他并没有直接说出来,而又接着说:“然而时至今日,为何尸坊作恶多端却依然辉煌如初呢?那是它的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是各大势力都不敢侵犯的。”

    势力?楼清风诧异地凝视着轩辕,并问道:“哦?是什么势力连朝廷以及江湖上各大势力都不敢动的?”

    轩辕微微闭上眼睛,道:“朝廷。”

    楼清风双眼紧触,眉头紧皱,道:“你是说这股势力背后的主人是皇帝?”

    轩辕点点头又摇摇头,道:“不是皇帝,但却是皇帝在撑腰。我查过,兴云庄与祝家庄庄主其实都是朝中大臣,都是朝中的贪官污吏。朝廷一直没有查他们,而是放任。其实是想让他们贪污到一定程度。再动用尸坊的力量,将他们洗劫一空,以好将之填充国库。”

    楼清风笑了笑,摇摇头道:“何必这么麻烦,随便找一个罪名扣上去,没收财产充公岂不更加省事?”

    轩辕无奈地笑道:“祝家庄与兴云庄属于朝廷还是江湖?”

    楼清风奇怪地转转眼睛,回答到:“江湖。”

    轩辕又道:“江湖与朝廷之间是否有明文规定,互不干涉?”

    楼清风明白了一点,点点头,但这又有什么联系?他还是问道:“这有何关联?”

    轩辕道:“有。第一,朝廷派兵以罪名扣在他们身上属于跨越这条戒尺,毕竟两大山庄都不曾对百姓做出恶事,所以朝廷便没有权利插手江湖事。再则,即便两大山庄庄主还未辞官,到现今,朝廷也不可能随便找一个罪名扣在他们身上。而尸坊的行动,则是最好也是最有效,同样也是最合理的。”

    楼清风算是清楚这其中的关系利益了,可是这与他想要知道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

    楼清风不解地问道:“可是这与‘催命罗刹’又有什么关系呢?”

    方领忽然笑道:“楼大哥何不想一想轩辕大哥话里蕴含的信息?”

    楼清风睁睁眼睛,道:“信息?什么信息?”

    方领道:“轩辕大哥的话里已透露出,‘催命罗刹’来这里的缘由有两个。第一,尸坊除了无恶不作之外,还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消息灵通,信息来源量非常之广。所以要追查出‘催命罗刹’那是早晚的事情。其次,‘催命罗刹’要生存,要活动。而至今都未曾有人见过他。他要避开所有人的眼球,就不会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而尸坊正好能够满足他物质上的需要。”

    楼清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叹口气,盯着轩辕,道:“可否是这样?”

    轩辕毫无疑问地点点头,道:“不错。所以他能够到这儿来。”

    楼清风看着四周,死一样的静,我道:“那我等的性命岂非是他所救?”

    轩辕还未说话方领便已道:“也可以这么说。”

    楼清风扭头看着方领,道:“此话怎讲?”

    方领道:“此人本来就是一个杀人魔头,只要谁听见他的声音,见过他的人都无一例外地死在他的手里。这件事早已成为了一个事实。然而今日我等都还活着,是因为阴阳鬼探在这些人中毒的那一刹那就已逃跑,而‘催命罗刹’定然绝不会放过他。”

    楼清风点点头,因为他所说的话都非常有理,而且也合情合理。楼清风道:“所以他追了上去,进而我们才能获救?”

    方领点点头,居然叹口气道:“其实他放过我们与没有放过我们并没有多大区别。”

    楼清风惊诧地凝视着方领,但是方领却没有要说话,而是看着地上被自己杀掉的两个捕快兄弟。

    轩辕却接过话继续道:“因为这个山洞不像山洞的地方根本就是一个死角,能不能找到出口还是一回事。”

    这的确是一个死角。不,不对,这里并不是死角。楼清风恍然大悟,如同孩提寻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一般,他微微一笑,道:“我想我们没有那么容易死。”

    方领皱起眉头,疑惑道:“此话怎么说?”

    楼清风道:“那‘催命罗刹’是否也同我们站在同样的位置?”

    方领点点头,轩辕并没有说话,也没有点点头,而是静静地听着楼清风讲下去。

    楼清风又道:“他既然能够在一瞬间追上去,那么阴阳鬼探也同样在这个空间。既然他们都从这个空间突然消失,那么这里定然有一个出口,一个我们不易发觉的出口。”

    方领一拍大腿,道:“对,这一点我怎么没有想到。”

    轩辕终于点点头,道:“大家一起找找。”

    四周原本漆黑得连手也看不见,但此时早已是灯火通明。一行二十二个捕快,此时只剩下八个。死在尸坊手里的捕快此刻竟然都不知道尸体在什么地方。

    轩辕大哥的伤不算是很重,但也不轻。方领看起来似乎受了重伤,但是他的行动还是那样敏捷,就像是当初结识他的时候与楼清风大打出手一样。

    记得那是去年深秋,楼清风来到中原已有一个月。由于打扮怪异,身上又无银两,故而在巧合之下开封最有名的东施包子铺前与他大打了一场。其原因其实是因为东施包子铺老板的刁难,也就是欺负我一个外来人。楼清风吃了两个包子,说是有一天会十倍奉还。可她偏偏不信,非要抓楼清风去见官。

    后来遇着方领巡逻,这才打了一架。好吧,不废话,说实话吧。离开中原许久,故而不知道钱为何物,只知道食物就像是楼清风在孤岛上动手那么方便。而出岛的时候师父又没说用什么方法可以挣到钱。所以这才走上“偷”这一步的。话说在前头,大家可别误会。结果轩辕大哥,他看出了楼清风的难处,故而帮自己解决了这个难题,也帮助他改换了一个面目。

    其他七个捕快伤得甚为严重,走起路来有些体力不支,他们都是相互搀扶着,不敢懈怠。

    活着,是唯一最大的资本,所以他们都不敢懈怠。活下去,才能有希望做成那些曾经做不成的事情,才能做成心里所想的事情。如果死去,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已成为一种遗憾,后人的口里心里的惋惜。

    方领发现了出口,所有人的目光刹时都已放光,因为所有的希望都成为了现实。楼清风与轩辕也很开心,因为他们都还能够活下去。

    出口是一个洞,一个有风灌进来的山洞。只要有风,就安全,因为只有通往外界才有风。

    可是这里到底是不是山洞呢?倘若不是山洞那这个尸坊总舵又在什么地方,又是什么样的一个建筑呢?

    楼清风无法想象,毕竟他还是想不出来。想不出来的东西一般他都不回去想,想多了头疼,那就是病。如果这病不治好,那么就成为了大病,然后就会死亡。

    你不信你可以想一想自己思考的问题多且难的时候头发是不是会掉,会白,甚至会难过?如果你实在不信我也没办法,反正我就信了!

    这个洞严实,但却不潮湿。很显然这里随时有人来去。可令楼清风奇怪的却是,为什么偌大的一个尸坊,除了那十几个被“催命罗刹”反扑中自己毒的人,如今连一个人也没有见到?现在他们已见到阳光,即将完全离开洞中,可依旧还是那么干净。

    在洞口处,楼清风终于还是发现了痕迹,打斗的痕迹。这个痕迹是那么微小,不用心很难看得出。

    楼清风又看了看洞口边那些渐渐枯萎的青草,刹那间感觉到“催命罗刹”此人原来比传说中更加可怕。尸坊的人下毒的本事本不是三流的,对于这种雪花满天飞的大面积的施毒方法,即便是武林前辈也不可能不中招。

    然而他却能够反其道而行之,又将这些毒挡开不至于蔓延到他们的身上。而在追捕敌人的同时也能将剧毒逼出体外。可见,这样的人是多么可怕,又多么不得不让人为之折服!

    重见天日的感觉比任何时候都好,好得太多太多。他们都在大口呼吸着这里的新鲜空气,呼吸着空气中蕴含的阳光的味道,生命的味道。

    原来,这个洞通往的是这片森林,可见尸坊并不在另一个空间,也不是什么奇形怪状的地方,而是藏在山里面。

    这时方领对着森林舒了口气,道:“这案子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楼清风忽然笑道:“不,这才刚刚开始。”

    方领忽然转过身,直直地盯着楼清风,道:“哦?此话又怎么讲?”

    所有的人都在盯着楼清风,除了轩辕大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