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金陵古卷之玄关

作者:魏三生 | 灵异恐怖

收藏

  主角是章天霖的小说叫做《金陵古卷之玄关》,它的作者是魏三生写的一本诡异悬疑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别人很安静,他的剑也很安静,安静得使人不寒而栗。他被天下人塑为公敌,却领取天下间绝美女子的垂青。没有人见过他发怒,他只有安静。很多人为找出他,不仅倾家荡产颠沛流离,可是却有人因为他而一举成名,他是谁……...水月凤转过身,一白衣女子突然间将封请帖递到水月凤手里。水月凤已朝他们走来,对他们道:“十五日后,也就是六月二十五,水月凤将在水月居宴请江湖豪杰。还望两位到时候肯赏光。也许,在宴席上,将会有更多关于催命罗刹的线索。”。

《金陵古卷之玄关》第四章怪人 免费阅读

    这里免提供《金陵古卷之玄关》第四章怪人 免阅读,情结欣赏:不成功了,它们远远低估了尸坊,它们不应该意思。可是,可是此刻他们竟然死在了自己的手里!楼清风的心在颤抖,身体也在不住地颤抖。他无法预料下一个死在我手里的捕快是谁。是梁峰还是万通?又或者是轩辕无名?!。...

    这个声音不是尸坊中的人,这个声音如此熟悉,就像是刚刚在耳边消失又出现的声音。楼清风恍然大悟,他们都是开封捕快,是执行此次行动的捕快段刚与龚龙。

    可是,可是此刻他们竟然死在了自己的手里!楼清风的心在颤抖,身体也在不住地颤抖。他无法预料下一个死在我手里的捕快是谁。是梁峰还是万通?又或者是轩辕无名?!

    失败了,他们远远低估了尸坊,他们不该大意。

    那声音冷笑道:“怎么样?杀死同伴的感觉是不是非常好?”

    楼清风颤声道:“我们的计划安排得如此周密,怎么可能会被你识破?”

    那声音道:“你别忘了,祝家庄与兴云庄两场诱捕。在这两场天衣无缝的谋划中,尸坊依旧能够攻破防守,将两大山庄洗掠一空,并且全身而退。倘若没有这么一点能耐,尸坊怎能存留至今?”

    他不等楼清风说话,又道:“你们的确低估了我尸坊的实力。不管什么样的计策,在我尸坊前都不值得一提。”

    楼清风又闭上眼睛,又深吸了口气,道:“我早已是砧板上的肉,你本不必将这些说与我听。你既然已知道我在拖延时间,你也不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那声音居然沉沉地叹口气,道:“因为我在等。”

    楼清风狐疑道:“等什么?”

    那声音道:“一个人。”

    楼清风迷惑地问道:“什么人?”我反正将死,既然他现在不杀我,我何不多说说话,况且他也没有想要沉默不语的意思。看起来此刻他也很想说话。

    “一个不该来却已经来了,该走却不走的人。”

    “难道这个人已经来了?”

    “与你同时到达。”

    “看来你很怕他。”

    “不错,若不然你早已死上不下八百回。”

    “他是来救我的?”

    “不知道。”

    楼清风忽然明白,其实那声音第一句话并不是对他说的,只不过被他接过来罢了。想起来还是有些没有面子。

    但不过还得谢谢此人,若不然他的确已死过不下八百回。可是那人是谁呢?又在哪儿呢?

    这些楼清风当然也不得而知!

    楼清风抱拳对黑暗道:“多谢。”

    黑暗中没有任何声音,我也完全感觉不到黑暗中还有一个人,一个让尸坊全体上下都不敢轻举妄动的人。

    他到底是谁?

    那声音也道:“阁下还真沉得住气。站在这里却不肯走,在下倒是想知道这是为何?”

    半响,黑暗中才传来一个让人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声音:“我等你。”

    楼清风实在难以想象,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让人听不出任何味道的声音。它恍如石头,即便碰撞,也不起任何波澜,任凭风吹雨打,它都非常平静,平静得让人不寒而栗,就像是身处在雪山之巅。楼清风实在是无法想象,这个世间上怎会有如此没有任何情愫的声音存在。

    楼清风没有说话,因为他不能说话。第一句话他没有回答自己就已说明自己此时此刻决不能说话,楼清风是一个识时务的人,绝对是。

    那声音笑道:“阁下真会开玩笑。在下和阁下素未谋面,阁下却说是来等我。这个笑话似乎一点儿也不好笑。”

    黑暗里还是毫无波澜地道:“这不是笑话。”

    这的确不是笑话,楼清风听得出,就是傻子也能够听得出这绝不是笑话。

    那声音似乎已然笑不出,只得道:“不知阁下找我有何见教?”

    黑暗中还是淡淡地道:“让你死。”

    这三个字说得干脆而,但是却更加平淡,就像是平淡中含有强烈的杀气。但是我却感觉不到任何杀气,甚至连一点怒气也没有。

    那声音冷笑道:“你很直白。但不过你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黑暗中又道:“尸坊。”还是那样平淡,平淡得让人两股战战。

    那声音又道:“想在这里杀我,你认为你能够做到?”

    黑暗中又淡淡地道:“能。”

    这一个字说完之后,黑暗中又陷入了宁静,宁静得怕人。楼清风此刻才感觉到宁静的可怕,就像是世界将要毁灭一样。楼清风虽然从小处在宁静当中,但是那种宁静是和谐,美丽,美妙的,绝不是这种凄凉,凄清,惨淡的。

    他们所说的话就像是在演戏,盛唐时的歌舞戏。有几分搞笑,又有诸多和谐,即便是语言上有多恶煞凶神,都绝不会做出任何残忍残酷的事情来。

    可是,这戏曲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味道。楼清风静静地听着,听着他们之间的动静。

    楼清风终于还是听到了,听到绳子断裂的声音,紧接着又听见轰轰轰几声,一道光使他不得不闭上眼睛。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这里已经是灯火通明。

    火光在四周熊熊燃烧。

    而火光下,躺着的竟然全是尸体,尸体上竟然爬满了虫,各种各样的虫。他们在啃食尸体,一点一点地深入。奇怪的却是,整个空气当中居然没有尸臭味,当然也没有血腥味。

    楼清风又再次转身附身呕吐起来,差点将肝肠吐出来。此时他真有点后悔,后悔来到这里,来到这里看见这些令人作呕的东西。但是他却不后悔差点丢掉性命为好朋友轩辕无名办这件事情。

    楼清风的肩猛然被人拍了一下,他反身一剑划过去。楼清风感觉到那人已躲过通知自己的这一剑,但他并没有站直身子凝视此人。因为他在等,等那人发起第二次攻击。

    “好,如此情况下还能有如此反应,警惕性如此之高,果不愧为楼清风。”这个人已慢慢朝楼清风走来。

    楼清风笑了,因为这个声音不得不让我发笑,也不得不让我心里的石头落下。楼清风站直身子,看着那一身青衫,发髻高束,粗短的胡须挂在嘴边的轩辕无名,道:“想不到你见到尸体犹如见到老朋友一般!”我摇摇头,表示很惋惜的样子。

    可是楼清风的目光却立刻朝四周扫视,他要寻找那个话语一潭死水的人。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有这种语气?楼清风同时也要好好感谢他,不是他自己早已死过不下八百回。

    可是楼清风却看不见这个坏人,甚至周围除了其他几个捕快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他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来无影去无踪?

    轩辕无名似乎也看出了自己在找什么,可是他却没有点明,只是笑了笑,对我道:“何以见得?”

    楼清风道:“面对这么多腐烂的尸体,竟如同视而不见一般。”这一点他的确很好奇,也很不解。

    轩辕无名似乎知道但又不想让楼清风知道,他从轩辕无名的眼里可以看得出轩辕无名一定知道这个坏人。

    楼清风凝视着他,沉沉道:“你有事情瞒着我。”

    轩辕无名呵呵两声,道:“我有什么事情瞒你,不就是这些尸体吗。你想太多了。”他看起来有些不自在。正在极力地掩饰自己。

    楼清风冷哼一声,道:“今天我算是看清你了!”他知道轩辕无名在欺骗自己,他转身欲走。

    轩辕无名伸出手,想要阻挡住楼清风,急道:“你不能……”他没有说完,也没有再说出来。

    楼清风冷嘲道:“没有必要替自己解释,从现在起,就当我楼清风没有你轩辕无名这个朋友。”

    轩辕无名似乎词穷,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也没有把拦住楼清风的手放下去。楼清风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看样子他绝不像是要杀自己。

    楼清风盯着他,又冷笑道:“怎么,想杀我灭口?难道这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怕我说出去?”

    听完楼清风说这句话后,他终于还是放下手,苦笑着看楼清风离开的背影。

    这时,前面一个捕快方领朝楼清风走来,一脸沉痛,他对楼清风说:“轩辕大哥是不想让你去送死。”

    楼清风沉下脸,诧异地盯着他。只见他接着道:“你又不是一天认识轩辕大哥,他心里着急便说不出任何话。他是不想让你死在‘催命罗刹’的手里。轩辕大哥知道找到催命罗刹是你此刻最想做的事,也是你最大的愿望。可是此时却不是追他的时候。”

    楼清风大惊,道:“难道那个怪人是‘催命罗刹’?”

    方领点点头,道:“不错。”

    这时轩辕无名才道:“不仅如此,还有剧毒。”

    楼清风惊骇:“剧毒?什么剧毒?”

    轩辕无名缓缓地朝楼清风走来,道:“这些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方领点点头,道:“不错。你可能想不到,这些尸体在刚才都还是活生生的人。但是在一瞬间都成了像是腐烂已久的尸首。”

    楼清风沉沉道:“难道是‘催命罗刹’?”

    方领再次点点头,道:“不错。但是说准确一点是他们自己。”他指着这些尸首。

    劳务费道:“为什么是他们自己?”

    方领又道:“是他们自己向催命罗刹下毒,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催命罗刹反将其毒下到他们身上。”

    楼清风扭过头看着轩辕无名,道:“你们见过催命罗刹?”

    轩辕无名摇摇头,叹口气道:“我没有机会见到他。”

    楼清风又道:“难道在你们来时他已经离开了?”

    轩辕无名道:“我们来时还在这里。”

    “那?”楼清风接着问。

    轩辕无名道:“如那声音所言,你来时他已经在这里了。而我们的确是后来才到的,只不过我们并不是根据我们的计划找到这里来的。”

    不是根据计划行事来到这里,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被抓到这里。楼清风刹那间已然明白。

    所以,他道:“难道是他救了我们?”

    轩辕无名点点头,又摇摇头,道:“是,但也不是。”

    他疑惑,道:“什么是是,但也不是?”

    轩辕无名看着这个像是房间又像是山洞的地方,道:“你可知道尸坊的的秘密?”

    楼清风更加疑惑地看着轩辕无名,道:“你不是告诉过我吗?”

    轩辕无名朝前走了两步,沉沉道:“其实它还有一个惊人的秘密,这也是我被他们抓住之前才发现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