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金陵古卷之玄关

作者:魏三生 | 灵异恐怖

收藏

  主角是章天霖的小说叫做《金陵古卷之玄关》,它的作者是魏三生写的一本诡异悬疑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别人很安静,他的剑也很安静,安静得使人不寒而栗。他被天下人塑为公敌,却领取天下间绝美女子的垂青。没有人见过他发怒,他只有安静。很多人为找出他,不仅倾家荡产颠沛流离,可是却有人因为他而一举成名,他是谁……...水月凤转过身,一白衣女子突然间将封请帖递到水月凤手里。水月凤已朝他们走来,对他们道:“十五日后,也就是六月二十五,水月凤将在水月居宴请江湖豪杰。还望两位到时候肯赏光。也许,在宴席上,将会有更多关于催命罗刹的线索。”。

《金陵古卷之玄关》第三章尸坊 免费阅读

    这里免费提供《金陵古卷之玄关》第三章尸坊 免费阅读,情结欣赏:死亡,特别恐怖。楼市清风更清晰一件事情,等待死亡亡却远远比死亡更恐怖。那当然就是死。。...

    楼清风咬咬牙,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放松警惕,因为一旦他真的这么做了,那么下场就真的只有一个了。

    那当然就是死。

    死,很可怕。楼清风更清楚一件事,等待死亡却远远比死更可怕。

    时间逐渐在推移,从楼清风此时所处的环境他却可以感觉得到。此刻自己绝不会死。至少此时。

    因为早已过去了半响,楼清风依旧处于一片黑海,依旧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倘若他们想杀自己,楼清风绝不可能还有感觉。既然还有感觉那就绝不会死得很快。

    楼清风忽然笑了笑,然后使全身松弛下来。虽然他能使自己全身松弛,但他也能使警惕性保持在最佳状态。

    这是楼清风十五年来与野兽搏斗时所练就的一门绝活。他想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人能有自己这样高超的本事了。

    楼清风闭上眼睛,安安静静地等待着他们把他带到他们想要带去的地方。毕竟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没有阳光,因为楼清风根本就没有办法见到阳光。当然同样也没有办法见到月光与星辰。

    四周阴冷,水滴声如雷贯耳,仿佛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声音比这个水滴声更加刺耳,更加让人心神不宁。

    唯一也是所有最糟糕的事情就是,楼清风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或许,这里是岩洞,很深很深的岩洞。但这仅仅只是他的猜测,他始终无法确定。

    好在,他能够走动,能够摸索。

    他缓慢地移动脚步,用剑鞘触地,坚硬无比。石头。难道如同自己所想,当真是岩洞?

    楼清风再次移动脚步,又用剑鞘触地,柔软易入。泥土。岩洞里面虽说有泥土,但是泥土却很稀少,像这么多的泥土怎么可能出现在岩洞中。更何况这泥土已湿透。难道这刺耳的水声所滴落的地方就是这里?

    他下意识地将剑换到左手边,伸出右手试探这水是不是真滴落在这里。倘若是这里,那么他就有办法找到出口,并且能够活着走出去。

    可是,他的心猛地一震。倒退三步,连忙将手缩回。他的脸——此处虽然漆黑一片,但是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脸已成为了死灰色。

    楼清风触碰到的并不是水,而是一件衣服,一件腐烂已久的衣服。并且他的手还插入这件衣服最里面。他自己知道这是最糟糕的事情。

    楼清风手上已然被粘粘如同混合的泥沙,不,远远比泥沙还细微。他闻了闻自己的手。顿时,他已开始呕吐,不住地呕吐。他竟然闻见了此生最不想闻见的东西,也闻见任何一个活人都不想闻见的东西。

    尸臭,尸臭味。

    楼清风所在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地府?乱坟岗?还是他所猜想的岩洞?

    楼清风一边呕吐一边颤抖,这一次他几乎彻底陷入崩溃边缘。他从小到大见过死人,也杀过人,看见别人杀人,也看见野兽噬人。无论是最残酷的还是最利索的,他都不曾如此失态。

    可是此时?!

    楼清风忽然想起,师父给他分析江湖世事的时候曾经讲到一个让人望而生畏,恐惧害怕的地方。难道我竟身处传说中的尸坊?

    尸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楼清风举剑,目光紧紧的凝视着连最近的地方也看不见的四周。野兽般的目光,凶狠而敏锐。随即,只觉得有数道寒风从他身前身后穿过,鬼魅般胡乱飞舞。但是鬼魅又怎么能够制造出风声呢?

    忽然,楼清风只听见一个阴阳交错的声音道:“既然阁下已到,何不现身?”

    这句话简直把楼清风弄得哭笑不得,如果说此话之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他非要一拳把这人的鼻子打扁不可,真是可恶之极。楼清风冷冷一笑,道:“如此卑鄙之手法将我带入此地,想必尸坊之人也不过如此!”

    “哦?哼哼。”那声音又道:“你是如何知道此地便是尸坊?”

    楼清风咬咬牙,嘲笑道:“你大爷什么不知道?只不过有些时候不说罢了!”

    那声音哈哈大笑,道:“你以为你能够活到现在是因为你的运气还是因为我们不敢杀你?”

    这一点楼清风的确没有想到,他们本可以在乱坟岗就直接把自己解决掉,以他们的行事风格,要杀自己绝不在话下。可是他们直到现在也不曾痛下杀手,这着实让楼清风自己想不通。楼清风此时已然词穷,并不说话,只是干咳两声。

    岂知那声音已沉沉道:“因为一个人。”

    楼清风猛然一惊,回想起来到中原的这一段时间,唯一的好朋友仅仅只是开封府名捕“追风捕影”轩辕无名。难道他们是看在他的面子上?

    楼清风有些得意,道:“那还不把你大爷给放了?”

    那声音再次大笑道:“你认为此人是轩辕无名?”

    楼清风听到这话,很惊诧地立在原地,道:“你知道我心里所想?”

    “楼清风,一年前于杭州湾登陆。身世无人知晓,来历不明,武功路数不明。但一年间杀死过四个采花贼,三个江洋大盗,两个贪官污吏。与‘追风捕影’轩辕无名交情甚好。”

    楼清风没有说话,他也说不出任何话,他只有静静地听着。

    那声音又道:“很奇怪我为何会对你的行动事迹了如指掌?”

    楼清风还是没有说话,因为他还是说不出任何话语。师父给自己说过尸坊,但却没有告诉他这个地方打探消息也是江湖上一流的。由此可知,黑暗中那个声音所说的这个人绝不是轩辕无名。

    那声音接着道:“其实我对你并不感兴趣,只是你在最不该出现的时候,最不该出现的场所出现。”

    楼清风迷惑道:“哦?难道乱坟岗是你们的领地?而子时是你们所出动的时刻?”

    那声音道:“不错。”

    楼清风开始大笑起来,打趣道:“有一件事你忘了。”

    “哦?”

    楼清风向前跨入两步,然后道:“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来这里干什么。”

    那声音道:“这是两个问题。”

    楼清风嘲笑道:“我喜欢一下子把问题说完。”

    那声音有些疑惑,道:“难道不是等待‘催命罗刹’?”

    楼清风的确是在等“催命罗刹”,但是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楼清风既然与“追风捕影”是好朋友,就要帮助轩辕无名破案。而轩辕无名的出现,目标太明显,所以不得不让他协助轩辕无名自己。

    恰巧遇到“催命罗刹”在此杀人,而“催命罗刹”的习性自己又大体掌握。故而借用这一举两得的时间地点将这两件事情办完。

    楼清风笑道:“我的确是在等待‘催命罗刹’,但尸坊的事情岂非可以同时办完?”

    刹那,楼清风只听见黑暗中有轻松愉悦的排掌声,那声音道:“不错,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一石二鸟居然能够被你碰到。非常不错。”

    楼清风冷哼一声,道:“想必传说中的‘催命罗刹’并非是天外来客,也并非是一个人。”他曾经的确想过很多种解释,倘若“催命罗刹”当真只是一个人,那么他怎么可能在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杀死八个武林中成名已久的前辈?并且只是一招,毫无打斗痕迹,伤口整齐并且似有在那一刹那间被寒冰凝固一般。毫无血腥的场景。

    这种手法一个人是难以做的出来的,况且死去的人都是在江湖中响当当的人物,并且在整个江湖都倍受尊敬。

    倘若这些死去的六十多个武林前辈都是同一个人所为,谁都不会相信。就连他自己也一样。

    本来朝廷不能插手江湖事。然而十年前的三十五桩至今未破的天下间悬疑迷案的又突然现出一些线索,并且这些线索似乎牵扯到“催命罗刹”,也牵扯到天下间最为神秘教派之一的尸坊。所以楼清风也就借此机会查一查真相,因为他不相信一个人能够做成这些事情。

    楼清风微微闭上眼睛,他知道,倘若拆穿后他们必然会采取行动。“催命罗刹”本就非常神秘,神秘得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而这个称号也仅仅是江湖人所给予的称号。它本身就像是一个虚壳,没有实体之存。

    而楼清风一旦揭穿之后他必然会死。他看不见,他只有听,听风声。判断风声就能够判断出他们所攻击的位置。

    那声音道:“哦?难道你认为‘催命罗刹’是一群人?而这一群人是一个组织,也正是尸坊?”

    楼清风又是一阵诧异,从黑暗中的话语里面谁人都听得出,那人所说的话绝不像是在开玩笑。楼清风反问道:“尸坊岂非与‘催命罗刹’不挂钩?”

    那声音笑笑,道:“不错,八竿子打不着。”

    楼清风失落地叹了口气,他的确有些失望。因为在江湖上迄今为止他所能知道的最神秘的一个组织就是尸坊。在他潜意识的判断里,尸坊与“催命罗刹”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然而,他还是判断错了!

    楼清风正想开口说话,可那声音却已打断他,他似乎知道楼清风此刻在想什么,他道:“你以为你拖延时间管用吗?”

    楼清风的确在拖延时间,他在等待轩辕无名的到来。而轩辕无名会找到这里的,他们的记号是豇草。这是一种稀罕的草,将之磨成粉,然后放在锦囊当中。当他们的计划成功第一步的时候,他便将这锦囊戳穿,用细针。

    这豇草的粉末便会泄漏。他所到达之处它就会落到那儿。除非经过训练的人,否则谁也不会发现这个东西。

    楼清风冷哼一声,接着讥讽道:“我为何要拖延时间?”

    有风声吹响我。

    刹那,楼清风将剑一横,转过身子,用力一砍。

    “啊”,一声惨叫,一股鲜血喷涌而出,洒在他的衣襟上。

    楼清风连连后退,可是他的身后又有一个人直愣愣地站在那里。他以敏捷的身手反击而去,又是一声惨叫,一股鲜血再次喷到他的衣服上。

    猛然间,楼清风居然呆在原地。难道尸坊的人不堪一击?难道尸坊就是用活人来铺路?

    可是,他错了,他想错了,完完全全想错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