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

作者:小河灯 | 穿越重生

收藏

  一不小心穿越成没爹没娘的农家女就算了,还附带一个拖油瓶?身边极品亲戚一堆,从此赵春花开始了他的崛起之路线,斗坏人,撩猎户,挣银子,养弟弟,成为大渊国第一女富豪。什么?当朝武状元与九王爷都成了他的裙下之臣?NONO,还是他家的小猎户好,要想问哪里好?有颜有钱,一本正经的撩到您腿软算不算?赵小宝腿上的伤虽说很吓人,但能跑能走,说明只是伤到了皮肉,随便在家养几天就能好。。

第十二章 不害臊-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全文在线阅读

    “轰……”一声雷霆,震获得地动山摇。...

    赵春花吓了一跳,背着竹篓子就疯狂往山下跑。这时滂沱大雨倾泻而下,地上溅起无数水花,很快就把她淋得浑身湿透。

    “轰……”一声霹雳,震得地动山摇。

    赵春花觉得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山中位置奇险,又树木林立,自己就算不找地方避雨,也该找地方避雷。

    再往前面乱跑,她恐怕会没命下山。

    无可奈何之下,她只能选择往草木稀疏的方向走。走到半天,自己也迷了路,被大雨淋得像落汤鸡一样的她总算看到了一处山洞。

    她想也没想就往那山洞奔了过去,原本还担心山洞里会不会有豺狼虎豹,可走近以后赵春花就一点也不担心了,甚至还有些小惊喜。

    因为洞里有光,似乎有人在里面生火烧柴。

    果然,往里走了两步,里面的温度就逐渐高升,还能听到柴火烧得噼里啪啦的声音。

    赵春花卸下背上的背篓往里一看,正好看到洞中的岩石上坐着一个男人。那男人赤着上身,穿了一条极薄的亵裤。可能也是因为淋了雨的关系,他的衣服都放在了旁边的火堆上烘烤。

    此刻他似乎也发现了赵春花的存在,拧眉朝这边望了过来,火光照着他的身子和脸,一片通红。即便如此,赵春花也能察觉到他的好看,剑眉星目,五官极为出挑。

    “是你?”

    二人几乎同时出声。

    “你怎么在这?”

    赵春花想着洞里那家伙是个熟人,也不担心自己会被赶出去,当即就上前套起了近乎。

    柳剑却一脸不冷不热道:“这话应该是我问你。”

    “我上山采药啊,碰到了打雷下雨到处躲,好不容易看到这里有个山洞就进来了,没想到你也在!”

    那句没想到赵春花说得很是高兴,那扬起的眉梢,就像一轮弯月,格外清丽讨喜。

    柳剑沉沉的吸了口气,随意拨弄了几下脚下的柴堆:“不是跟你说过,这山上很危险,你一个女子家家容易出事。”

    “哎哟,生活不易,如果可以,我也是不愿意来的!”赵春花看他是关心自己的,想来也不会赶她走,索性就厚颜无耻的围到了火堆跟前去烤火。

    什么危险不危险的,这吃不饱肚子才是赵春花认为最危险的事情。

    瞥了瞥旁边背篓里那装得满满的草药,柳剑挑眉道:“你如此冒险而为,难道你家人与父母不担心?”

    即便是为了生存,柳剑也未曾见过如此大胆的女子。这座山连那些经验独道的药农也不敢来,而她一小女子却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父母都死了,家里有个弟弟要养。”

    “死了?”柳剑一怔,黝黑深邃的眸子随即溢出几分同情之色:“抱歉,是在下鲁莽,提及了姑娘的伤心事。”

    赵春花拧了拧衣角的水,一脸失毫不在意的摆摆手,回答得格外爽咧道:“不碍事,生老病死每个人都逃不过,有什么好伤心的。”

    柳剑:“……”

    这丫头,心眼子还挺大的。不过也是,心眼如果不大敢三番五次上这座山来?

    柳剑正觉这丫头让人琢磨不透之际,一抬头陡地就涨红了脸,背过身,犹如见鬼般大喝道:“你……你在做什么?”

    这还是首次柳剑会对一个女人说话结巴,但也怪不得他,因为这个才见了第二面的小女子,竟然不知廉耻的当着他的面脱起了衣服,看着那盈盈小腰,嫩得像能滴出水似的。当事人却浑然不知,权当他是空气。

    赵春花握着手中脱掉的长素衣,用尽力气的将水拧干,然后用根木头架着。一边烤,一边把自己的盘起的头发也松了下来,她纳闷的看向那个红脸怒目的男人,开始慢悠悠的梳理道:“我衣服都湿了,自然得脱下来烤干啊。如果一直穿在身上,那是会生病的。”

    柳剑看着身边的她说得极其无辜,清澈的水眸犹如世间最闪亮的珍珠,白净的小脸在青丝的遮掩下,真是秀丽无双。倒算是一个难得的妙丽女子,然,她的形为太过放荡大胆,完全没有女儿家该有的温婉矜持。

    柳剑觉得可惜,也可气。

    随即就抓过自己那半干的衣裳,往身上胡乱一披,黑着脸便往洞口去了。

    “喂,你干嘛呀?”

    赵春花不知道好端端的自己怎么就得罪了这人,脸臭得跟啥一样,也不解释就往外走,莫明其妙。

    “姑娘难道不知,你我孤男寡女相处一洞,会有损你的清誉?”

    “这有什么?我们又没做见不得人的事,心中无愧就好。”

    柳剑停在原地一愣,冷笑道:“姑娘还真是心宽,就不怕风言风语传出去了,污了你的清白?”

    “嘿嘿,你想多了,这里又没别人,能传啥?再说,就算真传出去了我也不怕。人嘛,这辈子又不是为了别人而活,管他那么多干啥。”

    “……”

    柳剑再次无言,他此生阅人无数,历经各种奇人怪事。就没见过像赵春花这种没脸没皮说话还豁达无比的女子。

    明明还是未出阁的闺中女子,这语气……这举止,完全像极了一个看透人生的六旬老妪,问题是人家老妪还要名声呢,这丫头却……

    也不知他在世的父母是什么样,能教出这样的女子来。

    “喂喂……你怎么还往外走啊?雨都没停呢?”

    柳剑知道雨没停,现在出去很危险。但为了避免尴尬,他只能选择守在洞口。至少外面的空气没有里面那般逼仄压迫。身为男儿,与她同处一室自是不算吃亏,但却有违君子之德。

    在大渊国,女子把闺誉看得比命还要重要,这个丫头却半点视之不顾。想到初见那日,她给自己上药时毫不遮掩的赤裸目光,柳剑没由来的又皱紧了眉头。心中啐了句不害臊,却再也找不到别的形容词。

    眼见那家伙走到洞口就再也不肯进来,赵春花也懒得再去多劝。

    唉,古代人就是迂腐古板,自己不就脱了个外衫嘛,这里面还有好几层衣服呢,裹得紧紧的,根本啥也看不到,瞧把他给臊得。要是自己穿个现代泳妆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他还不分分钟喷血切腹?

    想想那场面应该挺有意思的吧,赵春花竟不由自主的得意轻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