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

作者:小河灯 | 穿越重生

收藏

  一不小心穿越成没爹没娘的农家女就算了,还附带一个拖油瓶?身边极品亲戚一堆,从此赵春花开始了他的崛起之路线,斗坏人,撩猎户,挣银子,养弟弟,成为大渊国第一女富豪。什么?当朝武状元与九王爷都成了他的裙下之臣?NONO,还是他家的小猎户好,要想问哪里好?有颜有钱,一本正经的撩到您腿软算不算?赵小宝腿上的伤虽说很吓人,但能跑能走,说明只是伤到了皮肉,随便在家养几天就能好。。

第十四章 险象环生-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目录

    “但是……”...

    赵春花扯了扯身上的绳索,确定万无一失这才朝上面的柳剑点头道:“应该不会有问题!”

    “那你现在把手慢慢松开!”

    “我……我……我怕……”

    “相信我!”

    柳剑知道她很怕,换成任何一个人面对此情此景都不可能不怕,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小女子。

    “可是……”

    赵春花看着双目如炬的柳剑,笃定他是有足够的力量把自己拉上去。可是……她担心这个绳子能不能承受她的重量,因为上一世她就是买的绳子不够结实,才导致命归西天。有这个心里阴影在,她真的很难撒手。

    “记住,你必须要把手松开。否则,你我都会危险,要想活着,你就必须听我说的做!”

    男人的声音深沉又充满了贯彻力,在这山谷之中反复回荡,有说不出的魄力与严谨。

    抱着树干的赵春花感觉自己已经有些脱力了,仔细一想,对方说的没错。她若再不撒手,留他一人在悬崖边上干使劲,稍有不慎,他恐怕会被外界的助力给带下去。

    “那好吧,我数三个数,我就松手!”

    没错,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她赵春花就再豁出去一次。如果这回的绳索又是让人偷工减料弄出来的劣质产品,那么算她认栽!

    “一!”

    “二!”

    山上的柳剑看着身下的女子破釜沉舟的数着数,山风刮过她坚毅而清秀的脸庞,扬起了她那散落在肩畔的几缕青丝,她的眼神充满了视死如归。柳剑的黝黑的瞳孔也定格在了那一刹那。

    “三!”

    当赵春花把第三声数完,她几乎是咬牙放空了双手,犹如一只折翅的巨鹰,管不住的身子直线往下坠。

    听着耳畔呼啸的风声,她丝毫不敢眼睁。忽然,腰间勒紧,一道巨力将她猛的往上牵引,她像是乘坐在了急速电梯里,身子开始“涮涮——”往上升。此刻耳边除了风声,还有男人沉闷的呼吸声。

    一个踉跄,她站立不稳,却被一只大手紧紧扶住,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跌落在了柳剑的怀中。

    她的脸,狠狠贴在了男人的胸膛口,对方那稳健有力的心跳声,好似有人刻意在她耳畔击鼓。

    被拽上了吗?

    赵春花恍若处在梦中,怎么也不敢相信她竟然活着回来了。轻飘飘的两腿依然还发着虚,由于心中的恐惧还未消除,此刻她只能反射性的搂住柳剑的脖子像抓牢刚刚那棵树一样的不敢放手。生怕这一松,自己又会掉下去。

    柳剑也是后怕不已,差一点,他就被赵春花下坠的力量给带下去了。此时此刻,浑身上下都被惊出了一层密布的细汗。

    本来他想就此将赵春花推开,可又觉不妥。小娘子才刚有了安全感,怕是还没缓过劲儿来。

    随着她急促的呼吸,柳剑能感觉到她香软的玉体正贴着他坚硬的胸膛上起下伏,鼻端透来的暗暗幽香更是令人有些心荡神摇。

    “你没事吧?”

    柳剑一边说,一边强行将八爪鱼似的赵春花从自己身上拉开,没有对方趴在他身上,他这才觉得喘气自如。

    心有余悸的赵春花美眸还含着丝丝晶莹的泪花,良久,才凄苦一笑,淡定的摇摇头道:“没事了。”

    放才发生的情景,真是让她感觉又重新投了一次胎,妈呀,太惊险了。好在眼前这个男人靠谱,不然都不知道会死得如何悲惨。

    “我这辈子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命的人!”

    柳剑怒瞪了她一眼,又黑着脸去帮她把背篓里洒落出来的药草重新拾回去。刚刚情况那么凶险,这小娘子也不肯放下她的背篓,要不是他力气够大,哪能将她把人和篓子里的东西一起拉上来?

    “没有这些东西,我和我弟弟会被饿死,所以我不能弃!”

    赵春花表示也很无奈,自己不会种庄稼,又没什么一技之长,就靠上山采点药维持生计。如果没有了这些东西,她和富贵真的是活不下去。

    柳剑也不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嘲讽的看了她一眼,就把那背篓背在了自己的身上,二话不说就牵着还系在赵春花腰间的那根绳索继续往山下走。

    “喂喂,能不能把我解开了走,你这样拉着我很像在溜狗!”

    “小命重要还是尊严重要?”男人回头看她,表情冷肃。

    赵春花回想起刚刚的险境,努努了嘴,最终没有说话。

    转眼就到了山脚下,柳剑环顾四周无人,便放下了背上的篓子,顺便也解开了赵春花身上的绳索。

    “你安全了!”

    男人淡淡的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要往另一个方向离开。

    赵春花忙道:“你不去我家坐坐吗?今天你救了我的命,我怎么着也得报答你一下吧。”

    柳剑注视着她,不置可否的问了一句:“你就这么不在意自己的名声?”

    赵春花纳闷的说:“这跟我的名声有什么关系?”

    柳剑看她神情诚恳,水眸清湛,似有倾刻的动容,随即摇摇头,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喂……”

    “喂……”

    赵春花在后面连喊几声对方也没应,反而像躲瘟疫似的跑得更快了。

    搞什么鬼?走那么快,自己还想问他的名字呢。

    难道长得帅的古人也有偶像包袱?这么急着甩开她,在害怕啥?

    赵春花郁闷的回到家,就受到了小富贵一通责骂。

    原来刚刚打雷下雨自己不在家,把小富贵吓坏了,担心她会出什么事,小富贵打着有伞把整个村落翻遍了也没有找到人。

    “阿姐,你是不是又上山去了?”

    看着赵春花满身泥巴和被树枝划破的荆裙,赵富贵立马就红了眼眶。

    赵春花不愿让幼弟伤心,立马否认:“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上山呢?”

    “那你背篓里的药草是哪来的?”

    赵富贵往那一指,赵春花瞬间有些答不上来。

    “阿姐,你是不是不想要俺了?”刹时,赵富贵就哇哇的哭出了声。

    赵春花连忙安慰:“怎么会?你胡说啥呢,你是我弟弟,我怎么会不要你?”

    “可你总是丢下我自己去冒险,呜呜……我担心你有一天会回不来!”

    “别哭了……富贵,我错了还不行吗?”

    “不行,除非你答应我以后再也不上山了。”

    “呃……”

    趁着她发愣的这会功夫,赵富贵哭得更凶了几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