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

作者:小河灯 | 穿越重生

收藏

  一不小心穿越成没爹没娘的农家女就算了,还附带一个拖油瓶?身边极品亲戚一堆,从此赵春花开始了他的崛起之路线,斗坏人,撩猎户,挣银子,养弟弟,成为大渊国第一女富豪。什么?当朝武状元与九王爷都成了他的裙下之臣?NONO,还是他家的小猎户好,要想问哪里好?有颜有钱,一本正经的撩到您腿软算不算?赵小宝腿上的伤虽说很吓人,但能跑能走,说明只是伤到了皮肉,随便在家养几天就能好。。

第七章 卖药-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全文在线阅读

    驴车是李老九在镇上一个富户手里出租期的,天天负责闹人运货,靠赚点劳力费度日。驴车是李老九从镇上一个富户手里租来的,每天负责拉人运货,靠赚点劳力费度日。。...

    牛山村到镇里的驴车,一天也只有那么一辆。

    驴车是李老九从镇上一个富户手里租来的,每天负责拉人运货,靠赚点劳力费度日。

    如果不带货物入城,来回一趟是要付上一个文钱做为报酬,有货则另当别论。

    赵春花身上一个子儿也没有,几乎磨破了嘴皮子李老九才愿意免费拉她一趟。

    到了镇上,赵春花直奔了“康安堂”那家大药铺,将背篓的药材一秤,就卖了个不错的价钱。

    顺便又问了铺子里的掌柜收不收蛇,人家一听,一姑娘来买蛇,开始还挺诧异,后来得知是金钱白花蛇,二话不说就要了去泡酒。

    因为这蛇可是大补之物,由于此物巨毒,一般人可不会抓这玩儿意来卖,算是比较稀缺。

    老掌柜看她一个女孩子家家不容易,还额外多给了十几文。

    赵春花揣着三百文钱,嘴都要笑咧开了。果然,大付出有大回报。这些钱,相当牛山村一个普通农户家好几个月的收成。

    拿着这些钱,赵春花先是置办了一些家用的必需品,比如油盐酱醋,这些东西家里早已图穷见匕。接着又买了小袋米和面粉,转眼一看,一百文就没了。

    想着小富贵没穿的没用的,又去扯了几匹布给他做衣裳,做鞋袜,转眼间,三百文钱就只剩下五十来文了。

    赵春花咬咬牙,心说这镇上的东西真贵,这钱不能再花了,得留着应急。可女人的天性就是看了东西想买,这不,前面那煎葱油饼子的香得简直想让人咬舌头。

    赵春花饿得忍不住,要了两个吃,吃完又想到小富贵,便让铺主打包了三张饼留给自家弟弟。

    眼看东西也买得差不多了,赵春花就想着回村。正要走,前头街心忽然就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

    随着人潮的涌动,赵春花也跟着去凑了回热闹。

    原来不是什么别的事儿,就一装神弄鬼的神棍在打着某某天师的旗号坑人卖假药。

    号称什么青城山甄远道长的亲传徒弟,耗费数十年心血炼制了什么神仙丹,吃了包治百病,要五两银子一颗,贵得蛋疼那种。

    这么低级的骗术要入到现代分分钟是要被围观群众砍死的,可到了这里,却是十分受众。

    毕竟前面还有一个假装病入膏肓的奥斯卡戏精在那卖力表演,能不把这些淳朴迷信的观众给骗进去才怪。

    这事儿赵春花一弱女子吧也没想管,要真如水浒唱的那样,路见不平一声吼,估计还在娘胎就得让人毒哑。

    然而在她打算离开的时候,蓦地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陈福山?

    这不是她隔壁邻居翠婶的儿子吗?小时候二人也算一起长大,不过他长了赵春花三岁,十二岁就被家里人动用关系送到了镇上某饭馆给当伙计,一月回去一次,对比同村,也算是稍有出息的年轻人了。

    陈福山是个很孝顺的孩子,小时候可听他娘的话了,他娘叫他干啥就干啥,这点赵春花记忆是非常深刻。

    他咋也会上这种当?竟然为了买到那骗人天师手里已经所剩不多的药丸,正极力的在掏腰包数钱,惶恐自己会被落下,此时不停往前挤。

    赵春花想到小时候他对自己还不错,没少爬树摘野果子给自己吃,一时不忍心,冲过去把他从人群中狠狠的拽了出来。

    被拉出来的陈福山错失了买药的机会,瞬间懊恼愤怒无比,转身欲要对始作俑者发火,却不曾看到一张俏丽的女子面孔。

    他惊了片刻,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春花妹妹?怎么是你?”

    “福山哥,别买他的药,是假的,骗人的!”

    赵春花一时心急,说话也大声了些,不料却被周围的人给听见了。

    原本喧闹的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就好比一个精彩的画面,突然被人按下了暂停键,陡地变得悄无声息。

    在场的人纷纷看向她,如同美梦初醒,满带不甘和懊丧。

    “小姑娘,你胡说八道什么?你在质疑本道神仙丸?”

    那留着长须穿着大褂的某天师见财路被断,蓦地朝赵春花投去了怨毒不满的警告声。接着又道:“你看地上躺着的那位小哥,刚刚还满身毒疮脓包,只因服了本道的神仙丸瞬间就已经好了,你敢说本道的药不灵?”

    地上躺着的那个托儿为了印证那天师所说的话,立马当着所有人掀开自己的袖子让大伙看,果不其然,刚刚生满烂疮的手臂已经变得白净如初,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那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什么病,也没长疮,他身上的疮和脓包都是用高粱壳和浆糊和在一起然后涂在手上的,远远看去的确像生疮流脓了,因为大伙怕传染,也不敢细看。就觉得是那么一回事儿,你给他吃了神仙丸,他假装药性发作,胡乱打滚抠它几下,把这些东西抠下来了藏在袖口里,自然就说是病好了。如果大伙不信,可以搜查这个家伙的身子看看,里面绝对有证据!”

    此话一出,场面顿时掀起了轩然大波。

    大伙一边质疑赵春花话中的真假,一边又猜测那神仙丸的真实性,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搜那人的身,以辨虚实。

    那天师瞬间慌成狗,忙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打圆场,可谁也不听,就是要去搜身。那做托的年轻人更是心虚,害怕发现,趁大家还没未涌上来转身就跑。

    天师见他跑了,自己也不敢久留,扔下招牌也跟着跑,连找赵春花算账都不敢,毕竟收了那么多人的钱,不跑还不得让人给扒了皮。

    天师一跑,真相随即大白于天下,被骗的人慌忙跟去追人,未被骗的则庆幸至极的给赵春花道谢,夸她聪慧能干,见多识广,若非是她道出真相,可能他们会损失一笔巨款。

    陈福山躁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他这么大个人了,在镇上待了这么些年,竟然眼力还不如从小只在村里长大的春花妹妹,说起来实在惭愧。

    “春花妹妹,谢谢你啊,帮了我一个大忙,否则我真以为买了那假天师的药可以治我娘的头疼病。”

    “没关系。”赵春花冲他浅浅一笑,心想也不是什么举手之劳的大忙。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