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

作者:小河灯 | 穿越重生

收藏

  一不小心穿越成没爹没娘的农家女就算了,还附带一个拖油瓶?身边极品亲戚一堆,从此赵春花开始了他的崛起之路线,斗坏人,撩猎户,挣银子,养弟弟,成为大渊国第一女富豪。什么?当朝武状元与九王爷都成了他的裙下之臣?NONO,还是他家的小猎户好,要想问哪里好?有颜有钱,一本正经的撩到您腿软算不算?赵小宝腿上的伤虽说很吓人,但能跑能走,说明只是伤到了皮肉,随便在家养几天就能好。。

第二章 极品亲戚-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最新章节

    这使用黄泥巴垒起来了矮墙,远看到后和猪圈一样。这用黄泥巴垒起来了矮墙,远看就跟猪圈一样。。...

    知道原主的家很穷,可没想却是这样穷。

    这用黄泥巴垒起来了矮墙,远看就跟猪圈一样。

    推开门,屋里没有点灯,光线暗得就跟在拍鬼片。唐果站在屋外大概看了一下,屋里摆满了许多破旧的泥罐和木箱子,怎么瞧着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当下有些不想进去,届时却又听到小富贵肚子“呱呱——”叫的声音,无奈之下,只能进了柴房给他生火做饭。

    在前世唐果虽然习惯了用电饭煲煮饭,但小时候也是在农村待过的,所以面对眼前这黑乎乎的土灶,也不会觉得陌生。

    好不容易生好火,却被小富贵说家里没有米。想想也是,娘生了病,地里就一直没人照看地里,那时二叔家故作好心的来帮了几天忙,趁着张氏一死就完全霸占了他们家的土地。

    如今结了收成,是一点也没往这里送。姐弟这些日子全靠着以往的存粮过日子,这存粮本来也不多,尽管他们不遗余力的省吃俭用,最终还是消耗光了。

    东翻西找,竟在米缸后面寻到了一小袋红薯。

    小富贵说这袋红薯是阿娘用来留种用的,阿娘病得最严重的时候赵春花曾想用它来煮粥给张氏喝,可张氏舍不得,想等着病好以后留着埋种。谁知……她终究没有熬过去。

    小富贵红了眼眶,看到这些红薯就想到了病榻前奄奄一息的娘亲。

    “今天就吃这个吧!”赵春花咬咬牙,就拿着红薯出去洗。

    小家伙跟在后面舍不得的说:“阿姐,真的要吃这个吗?阿娘走的时候一直舍不得呢!她说这是种子,不能吃,否则明年我们会饿死的。”

    “总比现在被饿死好。”是啊,哪还管得了明年,不吃东西,估计明天都熬不过去。

    长姐做了主,小富贵也说不得什么,乖乖的在旁边架着柴火,其它任由长姐安排。

    红薯是被蒸熟的,她把三根红薯掰成好几截,姐弟俩一起吃,甜甜的,糯糯的,吃得不是很饱,但也不至于饿得让人心慌了。

    吃完饭,赵春花就浇了一盆热水给小富贵洗漱,看他脏兮兮的,真是可怜得紧。

    小家伙被洗干净以后,整个人简直让人眼前一亮,原来长得也不丑嘛,眼睛亮亮的,五官也很端正,皮肤也白,就是瘦小了一点,如果养胖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官爷家的富贵少爷呢。

    看着弟弟这么可爱,赵春花忍不住捏起对方的小脸蛋得意的笑,这时却听得门外有响动,接着有妇人在喊:“春花……富贵……你们姐弟在家吗?”

    “谁?”

    赵春花眉头一皱,有些不悦的问。

    小富贵目光一闪,害怕的往她身后缩了缩道:“阿姐,好像是二婶的声音……”

    唐果推开门牵着小富贵出去,果然看到了二婶秦氏,还有她的继祖母王老太。

    二人在那里探头探脑了一会,接着开始在那窃窃私语,倒不知商量着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王老太和秦氏起初真以为赵春花这倔驴子为了逃婚自尽了,担心要惹官司,她们立即就把这崔屠夫的彩礼给还了,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管这丫头的尸体和这小拖油瓶的去处。谁知早上的事情刚过,下午就有人传话说赵春花又活了。这可把王氏和秦氏气得不轻,认为赵春花是故意诈死让她们难堪。为了弄清楚事情真相,这婆媳俩连午饭也没来得及吃,就匆匆忙忙的过来探个究竟。

    眼前看到赵春花真的还活着,两人不由宽了心,心说寻着机会,再让崔屠夫来提一次亲。趁此机会多敲诈一点。

    “春花,你没死啊,那真是太……”

    秦氏打着美美的如意算盘,心里太过高兴,难免说话也直了些,好在王氏暗中掐了她一把,她才生生的把后面那些话给咽了回去。

    看着王氏和秦氏那张刻薄又精于算计的嘴脸,赵春花心中已经明了,这就是原主的那帮极品亲戚。

    “太什么?失望吗?”

    赵春花把小富贵护在怀里,秀眉轻挑,清幽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鄙夷与厌恶。

    秦氏看得砸舌,愣了瞬间,忙转换出一副老好人的嘴脸上前道:“怎么会,俺可是你的亲婶婶啊。你瞧,怕你姐弟俩没饭吃,俺和你继祖母特地来给你送粮食呢。”

    秦氏一边说,一边晃了晃手里的麻袋,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看着鼓鼓囊囊的。

    赵春花冷笑一声,丝毫不放在眼里道:“得了吧,这黄鼠狼给鸡拜年,谁都知道不会安什么好心。”

    秦氏面容一僵,有些不可思议的的望着唐果,完全不认为平常那个唯唯诺诺又胆小怕事的赵春花敢这样跟她说话。

    “你放肆,谁让你跟你二婶子这样说话的?”

    一直没开腔的王老太忽然端起了架子,那张老脸凝满寒光的看着赵春花,精明的双眸成细缝,像一根毒针似的射向他们姐弟。

    小富贵年纪小,是怕极了继祖母这副模样,吓得紧紧握着赵春花的手,小肩膀不停的抖阿抖。

    赵春花拍拍他的肩,示意他不要害怕。随即冷面朝秦氏应对道:“那您老能不能告诉我,我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和她说话你?”

    “你……”

    面对赵春花充满挑衅的眼神,王氏被噎得说不出话。

    怎么才一天时间不见,这丫头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胆子好大,说话不但敢顶嘴,连眼神也变得犀利坚韧,不似以往那般畏畏缩缩,惧前惧后。

    “哎哟我的大侄女春花,俺们都是一家人,难道就不能好好说说话?俺知道你不满意俺和婆婆给你说的这门婚事,可你要明白,俺们也是为了你和你富贵着想。你们的娘去得早,爹又不在,如果不找个好的靠山,你姐弟俩可咋过活啊。”

    “我的事,用不着你来操心。”赵春花厌恶的瞪了瞪对方,非常不想去看秦氏哪假惺惺的样子。

    秦氏并不自知,依旧口沫横飞的说:“瞧你这倔驴脾气,俺能不操心么?你是俺亲侄女,也算俺的半个女儿。现在你十六岁了,正值待嫁的年纪。我这个做婶婶的,自是要给你说人家。俺知道你不满意嫁给那姓崔的屠夫,可人家那条件是真真儿的好。他虽生得丑,但胜在家底殷实,你过门之后,这伙食上肯定天天沾油带荤,比谁都过得滋润。你若说他年长了你二十来岁,倒也没关系,婶婶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其实这年长的男人才会疼人,不像那毛头小子,就知道窝里欺负媳妇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