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

作者:小河灯 | 穿越重生

收藏

  一不小心穿越成没爹没娘的农家女就算了,还附带一个拖油瓶?身边极品亲戚一堆,从此赵春花开始了他的崛起之路线,斗坏人,撩猎户,挣银子,养弟弟,成为大渊国第一女富豪。什么?当朝武状元与九王爷都成了他的裙下之臣?NONO,还是他家的小猎户好,要想问哪里好?有颜有钱,一本正经的撩到您腿软算不算?赵小宝腿上的伤虽说很吓人,但能跑能走,说明只是伤到了皮肉,随便在家养几天就能好。。

第五章 山中有帅哥-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全文阅读

    她遵循着响动望到,只见一条细细长长黑白相交的金钱白花蛇在她右侧前方的落叶堆里面呕吐着红色信,朝这里快速游走。她遵循着响动望去,只见一条细细长长黑白相交的金钱白花蛇从她右前方的落叶堆里吐着红信,朝这边迅速游走。。...

    赵春花一口气挖了很多,蹲得久了,有些腿麻,起身想换个地方再挖的时候,耳畔却突然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她遵循着响动望去,只见一条细细长长黑白相交的金钱白花蛇从她右前方的落叶堆里吐着红信,朝这边迅速游走。

    艹……

    赵春花顿时咽了口唾沫,心说,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啊,爷爷最喜欢用来泡酒喝的大宝贝。这家伙虽有剧毒,但医用价值极高。要是自己能将它捕捉,肯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被利欲熏心的赵春花想也不想,捞起身边的一根树枝,就要准备开战。

    女人怕蛇是天性,尤其是毒蛇。但身为女汉子的赵春花是个例外,她这辈子除了有些恐高,几乎没怕过什么。再说,小时候也跟着爷爷上山抓过蛇,这方面,她是有经验。

    她先是站在原地观望了一会儿动静,等那条白花蛇离她不到两米的时候,她迅速伸出手中的树枝挤压住了那蛇的颈部。待它一动不动时,赵春花就欢喜的奔上前去捕捉。

    谁知天不遂人愿,蹲得太久的赵春花一时起得太急,导致腿部抽筋,整个人“扑通——”一下就栽倒在了地上。手中的树枝“咔嚓——”断成了两截,原本被牵制得死死的那条白花蛇瞬间有了活动的自由。

    它探了探扁圆的脑袋,用怨毒幽暗的眼睛扫了扫四周。先是发出“嗞嗞……”的蛇信声,接着就朝赵春花摔倒的方向灵活的爬了过去,报复之心显得极为迫切。

    “救命啊……我错了,不要咬我,我不抓你了,你走吧……”

    赵春花吓坏了,知道这蛇是要回击自己。一时想躲,不料两腿却软得没有半点力气。

    任由那条白花蛇火速朝自己攻来,眼看二者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到半米,赵春花只想点一道“凉凉”送给自己。

    “嗖……”

    一道凌厉的风声从耳畔窜过,空气中伴随着些许血腥的味道,令人眼前略微发晕。

    赵春花生怕被毒蛇咬死,闭着眼睛半天不敢睁开,直到预料中的疼痛始终没有出现,她才缓慢吃惊的掀起了眼皮。

    没咬她?这小毒蛇难道良心发现?

    哎不对,这蛇怎么死了?

    身上咋还插着一支箭?

    赵春花吓得从原地跳了起来,转身一看,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男人。

    一个赤着上身,腰间挂着几只野兔手持弓箭的年轻男人。

    “你没事吧?”

    男人一边收弓,一边快步朝她走来。对方脸上流露出的只是一种礼貌上的关心,并不是太亲切。

    赵春花反应慢半拍的摇摇头,盯着那男人看了一会儿,愕然的问了句:“是你救的我?”

    男人没回答他,只是看了看地上那“死物”,又拧眉重新打量起了赵春花。

    赵春花发现,这男人长得挺帅的呀,五官十分醒目,一双眼睛如浩瀚的大海,深邃幽亮。微扬的长眉,如两把利刃直插云霄。

    一身小麦肤色,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性感又刺目。

    赵春花看了看对方那隆起的胸肌,又瞥了瞥那结实的腹肌,再到那被灰布衫裤包裹得严实的胯部,那里鼓起很大一块,也不知是角度的问题,还是里面的实物就是那般惊悚骇人。

    赵春花暗自咽了口唾沫,正想说点什么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这时那男人却开口了:“你的同伴去了哪里?”

    “同伴?”赵春花愕了愕道:“我没有同伴。”

    “你是说你一个姑娘家独自上的山?”

    男人眉头皱成了疙瘩,似乎不太相信。

    “对啊。”

    柳剑听完赵春花的回答,又审视了她几眼,看着她散落在旁边的背篓,识得里面的一些草药,便道:“你上山就为挖取草药?”

    “嗯。”赵春花点头,如实回应。

    “你不知道这山上很危险?你面前的那玩意儿可是巨毒之物。要是被咬上一口,随时会要了你的小命。”

    柳剑见她面容秀丽,一双清灵的小眼珠子就像那山里的黑葡萄,心中惊骇,也不知她是村里哪户人家的闺女,竟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独自上山采摘药材,若不是自己练过本事,想来也是不敢轻易进入到这深山老林里来。且不说这里地势有多么险峻,里面吃人的猛兽毒虫就不在少数。

    “多谢壮士救命之恩,这条白花蛇虽说是你杀死的,但却是我先发现的,你可以把它让给我吗?”

    赵春花指着那条还被箭支插得死死的小蛇,眼里全是贪婪之色。

    柳剑有些无语,原来这丫头知道这蛇的名字,估计也是晓得此物的厉害。再看看断裂在蛇尾旁边的那根树枝,柳剑心中顿时升起一抹寒意,难不成……这丫头特地是来抓蛇的?

    见柳剑没有说话,赵春花当他是默认了,立马从腰间掏出一个小的竹篓,把白花蛇身上的箭支拔下,然后用树枝将蛇身挑起,小心翼翼的装到了竹篓子里,盖子掩上,又挂回到了腰上。

    全程没有一丝惧怕,动作格外得心应手。柳剑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接着它又把柳剑用过的箭支捡起,准备插回对方的箭袋,却在无意中发现柳剑左边肩膀有一处很深的划痕,上面正汩汩流着血,看起来有些恐怖。刚刚她一直正面对着自己所以她没看见,现在是侧对着,自己正好能看得一清二楚。

    “你受伤了?”

    “一点小伤,不碍事。”柳剑面色如常的回应着,刚刚他正准备猎鹰,殊不知听到有人呼救,一时情急从一颗三米高的松柏上跳了下来,这才被上面的树枝刮伤了肩膀。

    “我帮你包扎吧,正好我刚刚挖了些止血的药草。”

    说罢,也不管对方同不同意,赵春花选出了篓子里几种能杀菌止血的药草,放在一块石板上将它们捣碎成渣,快步走到柳剑的跟前,眼神殷切道:“恩人,你蹲下来一点,我给你敷药。”

    没办法,这男人少说也有一米八几,这对于赵春花这种一米六的小矮个来说,实在太为难了。

    柳剑本来想拒绝对方的好意,可是看到那双明亮透澈的眼睛,他又有些不忍。

    终是将背上的箭袋取了下来,找了个阴凉的位置坐下让她上药。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