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

作者:小河灯 | 穿越重生

收藏

  一不小心穿越成没爹没娘的农家女就算了,还附带一个拖油瓶?身边极品亲戚一堆,从此赵春花开始了他的崛起之路线,斗坏人,撩猎户,挣银子,养弟弟,成为大渊国第一女富豪。什么?当朝武状元与九王爷都成了他的裙下之臣?NONO,还是他家的小猎户好,要想问哪里好?有颜有钱,一本正经的撩到您腿软算不算?赵小宝腿上的伤虽说很吓人,但能跑能走,说明只是伤到了皮肉,随便在家养几天就能好。。

第十八章 他的热情-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在线阅读

    “春花妹妹,您一个女儿家猜水多吃力呀。自己来贴吧,自己有些是力气,在俺家中,缸子里的水都是由自己来猜。”“春花妹妹,你一个女儿家打水多吃力呀。我来吧,我有的是力气,在俺家里,缸子里的水都是由我来打。”。...

    “不用……福山哥,你是客人,我可不能让你干这种事情。”赵锦绣被陈福山今天的热情弄得怪不好意思,这又送肉又打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欠了她什么天大的恩情。

    “春花妹妹,你一个女儿家打水多吃力呀。我来吧,我有的是力气,在俺家里,缸子里的水都是由我来打。”

    “这……”

    “没关系,你去找点引火的柴,我很快就把水给你打回来。”

    陈福山一边说,一边夺过赵锦绣手里的水桶就往河边去,也不给她再做思考的决定。

    赵锦绣没有办法,只能依了他。不然以自己这体力,不知何时才能把水打回来。

    陈福山也是个实心眼子的人,打水并不是只打一桶,而是一口气给赵锦绣家的水缸装满,这才肯停下歇息。

    赵锦绣把烧好了茶水端过去,看到陈福山累得满头是汗,便给了他一张帕子。

    “福山哥,你擦擦汗吧,今天实在是麻烦你了。”

    “没关系。”

    陈福山满心欢喜的接过赵锦绣递去的手帕,往额上轻轻一抹,热汗被擦掉的同时,鼻端也嗅到了帕子上传来的幽幽清香。

    这味道跟春花妹子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瞬间,他有些心猿意马,看着赵锦绣的目光也变得十分迷离。

    “福山哥?”

    “嗯?”

    察觉到自己失神的陈福山陡地回过神,神色尴尬的将视线挪开,表情略微的不自在。

    “今天留在我家吃饭可好,我顺便把你送来的腊肉香肠起一煮了,你也跟着尝个鲜?”

    陈福山摇摇头,神色惋惜道:“不了不了,我家今天来了很多亲戚,我娘已经做好饭了,估摸着正等着我回去吃呢。”

    其实,他倒是想留下来尝尝赵锦绣的手艺,只不过家里的确来了客人。每次他从镇上回来,他娘都会把姑仗和表婶子他们一家叫过来吃饭。倒不是阿娘喜欢热闹,无非是想听几句亲戚们之间的溜须讼赞之语。

    陈福山是个孝子,并不觉得自己在镇里寻了个差事有多了不起,不过为了顺着他娘,倒也是件没法的事儿。

    “这样啊,那……等下次吧。”

    人家有事,赵锦绣也不好留,只能释然的笑笑。

    “行,下次我再来看你。”

    陈福山讪然一笑,有些舍不得的往外走。两眼盯着赵锦绣也不看路,要不是一声狗吠吓了他一跳,恐怕他就要踢到前面的门槛摔个大跟斗。

    “春花妹妹,你家咋养上狗了?”

    走到门外的陈福山不免心有余悸的问了一句。来了她家半天,自己竟然都没发现她家养了畜生,这小东西也真邪门,不露脸也不出声,藏在暗处谁都不知道它有啥动机。万一被咬上一口,恐怕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嗯……有个狗儿看家,比较踏实。”

    “它叫旺财,福山哥,你看它是不是很可爱?”小富贵说罢,抱着旺财要往外拖,旺财就像个不愿见客的大姑娘,黑不溜秋的脸上写满了不愿意。

    陈福山看在眼里,尴尬一笑,心说,这狗长得凶巴巴的,又不爱出声,哪里就可爱了,可怕还差不多。

    送走陈福山,赵锦绣就回屋继续做饭。

    平常不爱进厨房的赵富贵,今天竟主动围在锅灶前忙前忙后不肯走。

    “富贵,是不是想阿姐给你煮腊肉吃?”他那点小心思,赵锦绣一眼就看穿了。

    小富贵也没有不承认,腆着脸点头:“阿姐,俺已经一年都没有吃过腊肉了,俺想闻闻那个味儿。”

    啧啧,一年没有吃过。比起自己小时候在农村过的生活还要苦啊。

    心酸,真的是挺心酸的。

    “行,阿姐今天就给你煮肉吃,让你吃个够好不好?”

    “谢谢阿姐,阿姐最好啦。”

    赵锦绣瞧他那高兴的样子,立马给这小馋鬼扔了一白眼:“少贫,给我架火。”

    “是!”

    腊肉的香,不仅勾得小富贵肚子里的馋虫打转,连旺财那不爱理人的家伙也都趴在厨房的柴火堆上不肯走。

    待肉上桌,家里这一大一小外加一狗,就迅速将桌子包围。

    腊肉和土豆炖了一锅,这味道,简直就成了赵富贵童年里一道最美好的回忆。当然,还有旺财。

    “吃吧!”

    赵锦绣给弟弟夹了许多肉,看到他现在发育不良的样子,就特别难受。

    “阿姐也吃。”

    姐弟俩吃得正欢,却听得桌下传来旺财“嗷嗷……”的低吠,以及它不安份的来回打转儿。

    光顾着自己吃,竟忘了还有这个小东西的存在。

    “阿姐,我想给旺财一块肉可以吗?”

    知道腊肉很珍贵,村里人自己吃肉都不够,所以从来都不会拿肉喂畜生。因此,在做这个事之前,小富贵自然得询问一下姐姐的意见。哪怕姐姐很惯他,他也得清楚此事的可行性。

    “随便你。”

    听罢阿姐这么豁达的回应,小富贵高兴坏了,夹起一块肉就要往地上扔。

    “等等……”肉还没扔出去,他就受到了赵锦绣的阻止。

    “怎么了阿姐?”难道阿姐要反悔?

    “呜~~~~~”眼看肉都到了嘴边,却迟迟没有扔下来,旺财有些生气,凶凶的盯着赵锦绣,扒拉着两前爪想跳上来桌来抢。

    “富贵,你没发现这家伙脾气挺不好的吗?现在是你收服它的时候,要让它明白,肉不是那么容易吃到的,必须得听话。”

    原来阿姐是为了这个才阻挠他呀,小富贵松了口气,不解的问:“那我要怎么做?”

    “让他趴下,听话。”

    “趴下!”

    “嗷呜……”旺财眼里只有肉,别的都看不见。心里火急火燎,就在那里低叫唤。

    “阿姐,它不听。”小富贵有些失望。

    “那就让它听话了再给吃的。”以前赵锦绣是养过宠物的,训狗还是很有一套。这狗嘛,最不能惯,必须要让他知道你是主人,它要对你忠诚才行。这旺财看上去非常有灵性,应该一学就会。

    果然,一开始这家伙怎么教也不理,甚至还用龇牙的表情来恐吓小富贵。后来,赵锦绣一拍桌子它就怂得不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