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

作者:小河灯 | 穿越重生

收藏

  一不小心穿越成没爹没娘的农家女就算了,还附带一个拖油瓶?身边极品亲戚一堆,从此赵春花开始了他的崛起之路线,斗坏人,撩猎户,挣银子,养弟弟,成为大渊国第一女富豪。什么?当朝武状元与九王爷都成了他的裙下之臣?NONO,还是他家的小猎户好,要想问哪里好?有颜有钱,一本正经的撩到您腿软算不算?赵小宝腿上的伤虽说很吓人,但能跑能走,说明只是伤到了皮肉,随便在家养几天就能好。。

第十五章 改名-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全文在线阅读

    说到这个好心人,赵春花脑子中蓦地浮现出那张俊朗沉深的五官,及那结实又健硕的完美躯干。她的手指落在她的腰际,是那样粗大粝而有力,心跳的跳,仿佛是世界最美丽的乐章。说到这个好心人,赵春花脑海里蓦地浮现出那张俊朗沉深的五官,以及那结实又健硕的完美躯干。他的手落在她的腰际,是那样粗粝而有力,心率的跳动,仿佛是世间最美的乐章。。...

    “行行行,我答应你再也不上山了,不去不去。”赵春花抱着赵富贵的脑瓜终归还是答应了下来,一是她的确不想再让弟弟担心,二是,这上山真的很危险。两次都差点让她命丧黄泉,要不是有好心人相救……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说到这个好心人,赵春花脑海里蓦地浮现出那张俊朗沉深的五官,以及那结实又健硕的完美躯干。他的手落在她的腰际,是那样粗粝而有力,心率的跳动,仿佛是世间最美的乐章。

    如果不上山,以后应该很难再见到他了吧。

    赵春花脸颊微微有些发烫,想到无法偿还那个人的恩情,她的心中不免有了丝丝遗憾。

    得到了赵春花的保证,赵富贵这才止住了哭声,懂事的他看姐姐身上脏得不行,连忙回屋烧水给姐姐洗澡。

    晚饭,赵春花给弟弟煮了马铃薯,小家伙吃得很开心。还说这野菜的味道比肉都好吃。果然,天底下还真没有哪个孩子能逃过土豆的美味。

    或许是白天经历了太过凶险的事情,晚上赵春花并没有什么困意。便拉着小富贵坐在院子里一边看星星一边聊天。

    “富贵,你说我们的爹娘为什么要给我们取这么难听的名字啊?”

    一个春花,一个富贵,不让人吐槽都不行。什么狗屁名字,土里吧唧的,而且还雷人。在那些古代小说或电视剧里,像这样的名字一般都是炮灰,活不过两集那种。

    “俺听阿娘说,你的名字是阿爹娶的。你的生辰是在开春的时候,阿爹看到你的第一眼说你就长得像花一样美,所以就取了这个名字。”

    “那你呢?”赵春花接着问赵富贵,貌似这小家伙知道的东西比她还多。

    “俺是阿娘取的,阿娘期盼俺长大了能荣华富贵一辈子,也就叫了这个名儿。”

    “荣华多好听啊,为什么非要叫富贵?”啧啧,赵荣华VS赵富贵,这意境差的不止一星半点。

    “可能俺们的娘觉得“富贵”更顺口更能遂她的意一些吧,再说,这“荣华”一听就文绉绉的,像读书人的名,俺不喜欢。”

    赵春花忍不住伸手弹了弹弟弟的脑袋瓜子:“咋就不喜欢呢?可比你现在的名字好多了。况且你以后也是要去读书的,这名字会更配你一点。”

    “读书?”小家伙怔愣了片刻,忙丧气的摇了摇头。

    “怎么了?”

    “俺们是村里人,读什么书啊,阿姐,你别说笑了。”

    “我没说笑,阿姐以后一定要让你读书。所以将来你不能再叫赵富贵,阿姐要给你取名叫赵荣华。你说可好?”

    小富贵一开始以为赵春花是开玩笑的,后来见阿姐眼神相当认真,不由急了:“阿姐,好端端的你给俺改什么名啊?还有,俺们村都没有私塾,俺去哪上学呀。”

    “村里没有,我就带你去城里。”

    “俺们又没钱,怎么可能去城里?”

    “没钱就去赚,从今以后,富贵是你的小名,你的大名叫荣华。阿姐也把春花改成锦绣,你我姐弟组合在一块儿便是锦绣荣华。你觉得好听吗?”

    “好听,不过……俺们这样做阿爹阿娘若泉下有知,会不会不高兴?”

    “不会的,我虽然给我们改了名字,但这名字的寓意并没有改变。我们将来也一定会活成他们心中所期待的那样。”

    “真的吗?”小家伙仰起小脸,漆黑的瞳孔里盛满了憧憬。

    “当然是真的。”

    接下来的几天,赵锦绣又去了一趟市集。念及那些药草是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才采回来的,她没有轻易贱卖,而是货比三家,择价高者录取。

    由于这批草药成色好,数量多,使得赵锦绣的收入比上次来足足多赚了两倍之多。

    知道这钱来之不易,赵锦绣也不敢再乱花。买了些米面和粗粮,扯了几匹布,购了七八只鸡鸭崽,想着养大了杀给富贵补身体。

    回家的途中路经一农户门前,赵锦绣正巧看到户主家的母狗带着三四只半大狗儿在周边的道路上来回觅食。可以看出,母狗在哺乳期间并没有得到良好的照顾,所以已经瘦成了皮毛骨。再看看身后的小狗,也是营养不良的冲着母狗嗷嗷要食。

    赵锦绣忽然想到了什么,灵机一动。忙叫停了驴车,拿了些米粮就直奔了户主的家里。

    ……

    到了牛山村,远远的就看到赵富贵站在田坡上等她。

    赵锦绣一下驴车,赵富贵欢欢喜喜的上前去迎接,姐弟俩抗着从市集上买回来的东西,一路上有说有笑的,羡煞了周围的村农。

    这赵家大妮子是出息啦,没两天就往镇里跑,这每次回来大包小包,看得就让人眼馋。本以为张氏这么撒手一去,春花和富贵俩姐弟免不了要过挨饿受冻的日子。不曾想,人家俩姐弟现在可是比谁都过得好。

    村里的农妇向来长舌,爱说闲话。现又值秋收,大家聚在一起干干农活,关于赵锦绣今天从镇上回来的事情,没多久就传开了。

    秦氏听到这个消息,有些坐不住,回去第一反应就是告诉她的婆婆王氏。

    “什么?你说那贱蹄子又去了一趟镇里弄好东西?”

    王老太婆嘴一瘪,眉眼两边的皱褶下垂得都快夹死一只苍蝇。即使如此,也难掩她眼中的凶光和算计。

    秦氏心里充满了嫉妒,绘声绘色的装在老太婆跟前比划说:“可不是嘛,村里人都瞧见了。她从李老九的驴车上下来。背篓里装满了东西,手里提的麻袋也塞得鼓鼓,瞧着像是些粮食。”

    “呵,这个贱蹄子能耐呀,上哪弄的这些?”

    秦氏摇摇头:“俺哪知道啊,不过俺听乡邻们传了不少闲话。”

    “咋说?”

    “这往好听的说她是在土里挖了金子,才能这么不掀眼皮的往家里添物什。往坏的说……她在城里定是认识了什么富户贵人,拿了别人的好处要去给人当小。”

    王老太听罢,气得两眼眯紧:“怪不得俺就说这小蹄子怎么不肯答应崔屠夫的亲事,原来是在外面勾搭上了别人。这钱,俺们是一分没见着,反倒让她自个儿给吞进了肚。”

    “是啊,这妮子平常看着老实文静,没想到却是这么个有心计的主儿。”

    “哼,俺倒要看她这快活日子能过多久。”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