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

作者:小河灯 | 穿越重生

收藏

  一不小心穿越成没爹没娘的农家女就算了,还附带一个拖油瓶?身边极品亲戚一堆,从此赵春花开始了他的崛起之路线,斗坏人,撩猎户,挣银子,养弟弟,成为大渊国第一女富豪。什么?当朝武状元与九王爷都成了他的裙下之臣?NONO,还是他家的小猎户好,要想问哪里好?有颜有钱,一本正经的撩到您腿软算不算?赵小宝腿上的伤虽说很吓人,但能跑能走,说明只是伤到了皮肉,随便在家养几天就能好。。

第十三章 落入悬崖-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全文阅读

    这样烧土豆熟得快速,而且不会糊,喝起床都特别香。这样烧马铃薯熟得快,而且不会糊,吃起来也很香。。...

    屋里有柴火烧着,很干燥也很舒服,没一会儿赵春花的衣服就都干了,她穿好衣服把头发重新盘了起来,见柴火还很旺,就想到了背篓里的马铃薯,便拿了好几个埋到了火星子里去。

    这样烧马铃薯熟得快,而且不会糊,吃起来也很香。

    这边,柳剑见外面的暴雨一时半会停不了,就靠着洞口小憩了片刻。

    忽然鼻间萦绕着一股不知名的香味,蓦地让他觉得腹中饥肠辘辘。

    他睁开眼,四处张望着,发现那香味竟是从洞里面传来的。

    那个……女人她在干什么?

    心里正是狐疑,却见她已穿戴整齐的从里面朝自己走来。她手里拿着细细的木枝,木枝上面叉着一些黑乎乎的东西,远看有点像羊屎。

    “喂,饿不饿?”

    柳剑紧抿着薄唇,盯着她手中的东西直打量,也不说话。

    赵春花蹲下来,将手中的马铃薯递了过去:“看在你没有赶我走的份上,这个算我请你的。”

    “这是什么?”柳剑闻着那香味就是从那“羊屎”上面传来的,心里略微嫌恶的同时,又充满了好奇。

    “马铃薯,一种能吃的野生食物。我刚给它烤熟了,你把外皮剥了就能吃,味道很好的。”

    说着,赵春花就将其中一个剥开,当着柳剑的面示范起怎么吃。可惜那小东西太烫,她刚用牙齿咬了一小口就烫得又吐了出来。

    “哇,好烫好烫……”

    她急得又跳又喊,咬着下唇,小脸难受得皱成一团。咋咋呼呼的,看过去好似那山中摔了屁股的毛猴。

    柳剑将这有趣的一幕尽收眼底,想笑,却又只能忍住,憋得很是难受。

    念及她是一片好心,便接过了她递给自己的食物,学着她的模样,将一个黑乎乎的马铃薯轻轻掰开,瞬间一股甜甜的清香在口鼻间溢散开来。

    他没有赵春花那么心急,等着食物上的热气通通散去,他才放入嘴中。

    让柳剑意外的是,这外表不怎么好看的野生物,吃起来味道竟然真的很不错。

    又沙又糯,口感相当的好,而且还有属于它的独特香味。

    柳剑一连吃了好几个,要不是不好意思开口,他或许会找她再多要一点。

    赵春花吃饱以后,见雨也停了,便收拾着要下山。

    看她要走,柳剑不放心道:“外面的雨才刚停,路上到处都是积水与泥泞,你现在下山很容易遇到危险。”

    “我会小心一点的,我弟还在家里等我呢。”

    再不回去一会天就得黑,留小富贵一人在家她怎么放心?所以,无论如何她也要回去。

    为了她弟,她不顾危险上山采药,为了她弟,她要冒着生命危险回去。

    这个丫头,还真是重情重义。虽然是有点不知廉耻,但心地却不坏。

    柳剑想了想,打算做件好人好事。

    “我送你下山吧。”

    “为什么?”赵春花愕住了,前面这男人不是停讨厌自己的吗?怎么突然要送她下山了?好奇怪。

    “没那么多为什么。你一弱女子下山,就等于白白送死!”

    话毕,柳剑就背自己狩猎的弓,率先出了山洞口。

    看着那对方那酷酷的背影,赵春花在后面捂嘴偷笑,随即背起背篓就跟上前去。

    由于熟悉山路,再加上有一身功夫傍身,柳剑下山的速度很快,没多久就与赵春花拉开了很一段距离。

    “小心,前面的山坡已经塌陷,路很滑,你慢点!”

    柳剑走在前头,遇到险路时不时的会回头叮嘱几句。

    “那个……你可不可以不要走那么快?我有些跟不上!”

    赵春花背着草药篓子,拽着身边的野藤蔓,小心翼翼的顺着往下滑。身上被溅满了污泥的她,已经狼狈到了极点。

    柳剑听着她的恳求之语,也不作回应。继续自己往前走,倒不是他冷酷绝情,而是现在已经快到山底,很容易碰到外面出行的村农。要是让大伙看到他与面前的小娘子一同从渺无人烟的山上下来,是会落人口舌的。

    他一孤家寡人倒不觉有碍,可这小娘子就不同了。她还有大把青春好年华,若让她背上了不洁的污点,恐怕她的后半生都将过得举步维艰。

    在以大局着想的情况下,柳剑自是不会乱了分寸。

    “啊……救命呀……”

    一声惨叫,霎时扰乱了柳剑的思绪。

    他回张望,已不见赵春花的身影。却发现右后方悬崖塌陷的边缘处有些许碎石坠落。柳剑暗觉不妙,快步追了过去。

    果不其然的看到赵春花已经掉到了崖下,若不是眼疾手快的抱住了边上的一棵绒花树,恐怕早已经跌在崖底粉身碎骨。

    “壮士,英雄,大哥……救命,快救救我啊……”

    被挂在半山腰上的赵春花完全被吓坏了,抱着手中的树杈子丝毫不敢有半点松懈。天啊,她可不想掉到这悬崖底下去,她才刚死一回,难道又要死第二回吗?不要……

    赵春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上面的柳剑呼救,可那人却一脸严肃的皱起了眉头。

    自己才刚刚叮嘱过她,她却还这么不小心。更可笑的是,在这么危急的关头,她还能喊出这么多称呼自己的古怪名词,倒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你别紧张,抓紧树干不要松手。”

    柳剑一边说,一边迅速解开腰间的绳子,在利索的打了一个结以后,他就准确的扔到了赵春花的眼前准备施救。

    “抓住这根绳子,把它绑在了你的腰上。”

    挂在树下的赵春花害怕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小脸只敢仰着往上看,两腿虚得不住打颤。看到柳剑把绳子扔下来了,她不得不单手抱树,腾空另一只手去将绳索握住。

    将绳子握住后的赵春花心里踏实了些许,又按照柳剑说的,将头钻到绳索套出的那个结里,慢慢让它滑至腰际,最终贴腰紧收。

    “绑结实了吗?”

    柳剑惊心动魄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生怕她会有个失闪掉下去,以她这小身板,不得摔个粉身碎骨才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