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

作者:小河灯 | 穿越重生

收藏

  一不小心穿越成没爹没娘的农家女就算了,还附带一个拖油瓶?身边极品亲戚一堆,从此赵春花开始了他的崛起之路线,斗坏人,撩猎户,挣银子,养弟弟,成为大渊国第一女富豪。什么?当朝武状元与九王爷都成了他的裙下之臣?NONO,还是他家的小猎户好,要想问哪里好?有颜有钱,一本正经的撩到您腿软算不算?赵小宝腿上的伤虽说很吓人,但能跑能走,说明只是伤到了皮肉,随便在家养几天就能好。。

第九章 姐妹相聚-农门锦绣:拐个猎户做相公在线阅读

    晒着晒着就看了赵春琴的身影,她羞答答的站有家里院子的篱笆外边,一副想来又不想来的样。晒着晒着就看到了赵春琴的身影,她羞答答的站在自家院子的篱笆外面,一副想来又不想来的样子。。...

    下午,赵春花见院子里太阳挺大,就把家里压在箱底过冬的一些旧衣服拿出来晒。

    晒着晒着就看到了赵春琴的身影,她羞答答的站在自家院子的篱笆外面,一副想来又不想来的样子。

    赵春琴是赵春花二叔的女儿,比自己小半岁左右,小时候两人关系还不错。那时春琴特喜欢上她们家来玩,只因为张氏对她极好,她打心底认为张氏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可亲的女子。不像自己的母亲,稍有不如意,就大着个嗓门吼她骂她,对弟弟像宝一样,对待自己就跟那城里小姐使唤身边的婢子和丫鬟似的。

    慢慢的,赵春琴都快把赵春花的家当成了自己家。去的次数越来越多,最后弄得两家挺不愉快的。

    秦氏嘴毒,隔三差五说些阴阳怪气的话骂张氏想抢她女儿。王老太也严厉禁止她再去张氏家,时常背着人说张氏母子一家人都很晦气,跟她们接触久了会有霉运。

    赵春琴本来是不信的,家人不让去她就偷偷去,有一回不知怎的摔着了腿,疼得她在家养了半个月才下地。

    到后来,她就真相信家里人说的那些迷信之言,再也不愿去找赵春花玩了。

    长大以后,姐妹俩倒也经常见面,只是性子变了,一个不爱说话,一个不喜与人亲近,这关系自然就生疏了。

    这次阿娘和祖母逼着自己来找堂姐春花,赵春琴其实很不情愿。因为张氏刚死不久,她总觉得春花家里阴沉沉的,就好像大伯娘的魂一直没走似的。

    赵春琴心里怕,倒不是她做了什么坏事,其实她就是有些亏心。小时候大伯娘对她那么好,到她死的时候她也没来看她一眼。也不知道她死后有灵,会不会怪她,万一要是缠着她……

    “春琴妹妹,你怎么来了?”

    赵春花放下手里的活,老远就喊了这么一嗓子,把在胡思乱想中的赵春琴吓了一大跳。

    她仰起下巴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声,有些不知怎么面对。

    赵春花因为有原主的记忆,所以多少还是了解赵春琴是什么性子。胆子小,没什么主见,从小就被秦氏拿捏得死死的。心眼嘛还算不坏,就是遗传了秦氏的爱占小便宜。

    小时候老喜欢来她家里拿一些小物什,张氏想着是自家兄弟的孩子也不会放在心上计较。那时候赵春花没朋友,很孤独,倒是春琴陪伴了她不少快乐。打心底,她还是很喜欢这个堂妹妹的。

    赵春琴被赵春花喊到屋里,他吩咐弟弟小富贵去烧开水,顺道掰了块蜜糖放在水里,甜甜的,一般女孩儿都喜欢。

    这蜜糖是上次在集市上买的,赵春花看着是正宗的野蜂蜜,心说难得,就买了半斤回来,平常倒也没舍得常喝。

    赵春琴喝了一碗蜂蜜水,心里的别扭劲消散了不少。两姐妹说了会小时候的事情,就拉起了家常。

    “堂姐,俺这次来是给俺娘和祖母跟你道歉的,上回是她们鲁莽了,在人前闹了笑话。你甭往心里去,其实她们也是为了你好,想着给你找个人家也好有个依靠。兴许是心急了些,没有顾及到你的心思。”

    赵春花唇角弯起一抹浅笑,没有说话,清丽的眸子却变得深深沉沉的,让人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道歉?以秦氏和张氏的性子会意识到自己做错事情?就算觉着错,也是错在把赵春花的利用价值没发挥到最大。

    赵春琴见赵春花听了自己的话只是笑,也不发表其它意见,心里多少很忐忑。

    总觉面前坐着的堂姐咋像变了一个人,模样还是那副模样,身段也分毫没有增减,咋那神情看着就怪?一举一动都让人吃不住。

    赵春琴越坐越觉得难受,发现堂姐看似对自己热情,但真正的态度却是不冷不淡,偶尔一个眼神更是让她如坐针毡。明明对方没有恶意,却好像她能洞悉她的所有想法。

    约摸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赵春琴就承受不住内心的压力选择离开了。

    看到赵春琴走,小富贵纳闷不解的冲赵春花问:“阿姐,堂姐儿好不容易来找你玩一次,你怎么不多留她一会儿?”

    “她心不在这里。”赵春花淡淡的说,别以为她看不出赵春琴是王氏和秦氏指示过来的傀儡,来道歉什么的都是障眼法。无非是看到弟弟最近添了新衣,过了几天滋润日子,刻意让自家闺女过来探探底。

    刚刚赵春琴在跟她说话的时候,那眼神儿,一溜的在屋里到处打转,还有什么是能藏得住的呢?

    果不其然,赵春琴回去后就告诉了王氏和秦氏,说赵春花家里不仅有蜂蜜水喝,这厨柜里还添了许多米面,这吃的穿的,是一样也不缺。

    王氏和秦氏听得两眼发直,什么情况?这贱蹄子带着那小泼皮咋过得这么好?有米面吃,有蜂蜜水喝,这……这简直比城里人过得还滋润啊。

    旁边的赵小宝更是馋得流口水,吵着秦氏要喝蜂蜜水,谁知被秦氏一个耳巴子就打了过去。

    “喝喝喝,老娘哪有那闲钱给你整这些,要喝找你那无用的老子去。亏他嘴里还经常怜悯那对孽种,瞧瞧,人家可比俺们过得好着呢。”

    赵小宝挨了打,心里委屈,朝秦氏做了个凶恶的鬼脸就负气跑了。

    王氏在旁边看了也是长吁短叹,直骂张氏活着的时候藏了好东西没有孝敬她。

    雨夜过后的清晨,空气格外清新宜人。周围草木树叶上,挂满了晶莹的水珠,轻轻一碰,就容易沾湿衣带。

    赵春花和弟弟吃完早饭,就穿着蓑衣在自家院子后面松土。

    别说,院子后方的这块地儿虽然不大,但土地倒很肥沃,如果能在这里种点小菜什么的话,肯定很不错。再者离自个住的地方又近,照料起来也十分省力方便。

    赵春花毕竟也没怎么干过农活,这么一点地方她干得也挺吃力的,大概熬到了中午才把手中的活弄完。

    回到家里发现小富贵不在,可能出去玩了没回来。

    这时她有点饿,想到早上烙的面粉饼子还剩两张,就准备去厨房拿出来吃。谁知揭开锅盖,里面却空空如也。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