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训夫

作者:阅读王 | 奇幻玄幻

收藏

  《训夫》关于的一本奇幻小说,主要讲颜书雪,宇文岚,勇哥儿,花宴,白色灵儿,沈姓,颜锦丰,颜老夫人,靖王,刘威,颜书文间的事迹。训夫约47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颜书雪宇文岚小说_颜书雪宇文岚小说名字_训夫小说颜书雪宇文岚

    颜书雪宇文岚小说名叫《训夫》,提供颜书雪宇文岚小说,颜书雪宇文岚小说名。训夫小说颜书雪宇文岚节选:颜书雪。 她嫁的乃是靖王世子宇文岚。 宇文岚外貌那是不需要说,自然是生得一表人才,鬓若刀裁、眉如墨绘画,一双桃花…...

    颜书雪宇文岚小说名字叫做《训夫》,这里提供颜书雪宇文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训夫小说精选: 颜家有女,如花似玉。 颜家的女儿们刚到豆蔻之年,前来提亲的就踏破了门槛儿,一个个嫁得在这京城里是个顶个儿的好。 但是,这其中嫁得最好的,还要数颜大老爷唯一的嫡女颜大姑娘颜书雪。 她嫁的乃是靖王世子宇文岚。 宇文岚外貌那是不用说,自然是生得一表人才,鬓若刀裁、眉如墨画,一双桃花眼如烟笼雾罩一般,仿佛随时会有柔情如水一般从里面溢出来,一言一笑间,有着说不尽的风流,道不尽的俊逸。引得闺阁女儿们一见之下便心如小鹿乱撞、情难自…

      颜家有女,如花似玉。

    颜家的女儿们刚到豆蔻之年,前来提亲的就踏破了门槛儿,一个个嫁得在这京城里是个顶个儿的好。

    但是,这其中嫁得最好的,还要数颜大老爷唯一的嫡女颜大姑娘颜书雪。

    她嫁的乃是靖王世子宇文岚。

    宇文岚外貌那是不用说,自然是生得一表人才,鬓若刀裁、眉如墨画,一双桃花眼如烟笼雾罩一般,仿佛随时会有柔情如水一般从里面溢出来,一言一笑间,有着说不尽的风流,道不尽的俊逸。引得闺阁女儿们一见之下便心如小鹿乱撞、情难自已。

    家世也不必说,简直贵不可言,宇文岚他爹,可是当今圣上唯一的嫡亲弟弟。

    宇文岚一出生,就注定了妥妥的一世荣华。

    只要不是想不开去造反,作死都能花式着来。

    依着颜家的家世门第,颜书雪嫁入靖王府就是高攀。

    可那一年的桃花宴,颜书雪在缤纷如雨的灼灼桃花中惊鸿一舞。

    宇文岚就入了眼,失了心,当即奏箫相合。

    两个人就如一对金童玉女一般,配合的天衣无缝。

    曲终舞罢,两个人痴痴对视,情意流转。

    人面桃花相映,如诗如画。

    桃花宴嘛,本来就是让少男少女们寻桃花儿的。

    既然宇文岚和颜书雪两情相悦,两家也就顺水推舟给他们定下了婚事。

    世人皆道,嫁给宇文岚这样的如意郎君,是颜书雪前世修来的福气。

    然而时过境迁,人心异变。

    曾经羡煞旁人的福气,消磨完之后就成了煎熬。

    靖王府,一间昏暗的屋子中。

    已经成了靖王妃的颜书雪形容枯槁地坐在儿子毅哥儿身边,手中轻轻摇着扇子,为他驱赶着蚊虫。

    仿佛他那小小的身躯,下一刻就能像往常那样坐起来,然后扑到自己怀中亲亲热热地喊着母妃。

    多可笑,她做了五年王妃,可她唯一的儿子,却不是世子。

    在宇文岚眼里,毅哥儿这个唯一的嫡子,一直和那些庶子们一般无二。

    就像在宇文岚眼里,她这个唯一的正妻,一直和妾侍通房们一般无二。

    可叹她千防万防,终究还是没有防住。

    终究,还是让毅哥儿死于非命。

    碧草眼睛红肿着掀开帘子走进门,哽咽着劝颜书雪:“王妃,毅哥儿、毅哥儿他已经去了,你要,你要保重身子才是。”

    颜书雪万念俱灰地哽咽道:“毅哥儿都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保重身子又有什么用!这事儿王爷怎么处置的?可有给我的毅哥儿讨还一个公道?”

    “毅哥儿和二少爷身边的人都被仗毙了,王爷说无论什么原因,他们没有看好主子,让主子出了事,就没有再活下去的道理。”说到这儿,碧草有点儿迟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王爷的态度实在是太冷漠了,听到二公子勇哥儿把毅哥儿害死的事情之后,冷静的令人发指,简直像听到了孩子不小心摔了一跤那么淡定。

    “害我毅哥儿的罪魁祸首呢?又是什么下场!”颜书雪闭了闭眼颤声问,虽然已经猜到了结局,依旧不死心的想问一下。

    “禁足一个月。”

    “禁足一个月,哈哈哈哈……我的毅哥儿死了,罪魁祸首只禁足一个月就行了,我毅哥儿的命在他心中就轻如芥草?”颜书雪突然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流泪,状若疯癫。

    颜书雪看着毅哥儿小小的身子,心中对宇文岚的感情,一寸一寸地熄灭掉了。

    什么花前月下、把酒共话,什么此生唯伊、不染二色!

    一直,都是假话。

    假到,他连她们唯一的孩子死了,都不愿来看一眼。

    “也罢,毅哥儿,你爹不给你公道,娘来帮你讨。”颜书雪喃喃道。

    书房里。

    白侧妃楚楚可怜地对宇文岚抹着泪,“妾身知道勇哥儿这次犯了错,没看好弟弟,王爷怎么罚他都不为过,就是王妃想让他抵命,也是应得的。只是妾身作为一个母亲,实在不忍心看着自己孩子去死,请王爷开恩,让妾身替勇哥儿一死,偿了毅哥儿这条命。”

    说完,白侧妃就作势在柱子上撞去,然后不出意外的被宇文岚抱住,随即在宇文岚怀中放声大哭。

    毅哥儿去了,宇文岚心中也并非一点儿都不伤心,可看到白侧妃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宇文岚心中一软,长叹一声,半是伤痛半是无奈地出言安抚道:“毅哥儿是我的儿子,勇哥儿也是我的儿子,纵然勇哥儿无意间犯下了大错,可就算杀了他毅哥儿也回不来了,我怎么能失去一个儿子之后,再亲手杀掉另一个儿子……”

    勇哥儿还小,纵使有些小心思,却也算不得大错,可终究逝者已逝。

    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勇哥儿也不过仅仅七岁,怎么会恶毒到故意害死亲弟弟的程度。

    再说,不论是非对错,毅哥儿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活回来。

    “待会儿,我去看看勇哥儿,这件事情只是个意外,莫吓坏了勇哥儿。”宇文岚温声说着。

    白侧妃从宇文岚怀里悄悄抬头,看他表情不似作伪,是真的没打算重罚勇哥儿,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白侧妃重又扎进宇文岚怀里,嘴角一抹得意的微笑悄悄上扬,她仿佛看到了伤痛欲绝的颜书雪歇斯底里地和宇文岚争吵……

    吵吧,吵吧,吵得越厉害越好。

    颜书雪你是王妃又如何?

    还不是要为死去的儿子,肝肠寸断!

    然而,事实却出乎了白侧妃的预料。

    这次的颜书雪,一点儿也不复往日的激动暴躁,平静得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

    宇文岚刚到颜书雪那里时,颜书雪正一脸平静地坐在佛前诵经。

    宇文岚一脸黯然地道:“毅哥儿这件事谁都不想,可真的是个意外。你放心,该罚的人我都罚了,我们还年轻,以后还会有孩子的……”

    颜书雪心中大恨,一口银牙险些咬碎,面上却一脸平静地道:“王爷做事自是极为公道的,只是毅哥儿死了,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明天开始,我会带搬进佛堂,以后就青灯古佛,来为我的毅哥儿祈福,盼着他能投一个好人家。”

    宇文岚顿住,半晌才道:“毅哥儿去了,我们以后还会再有别的孩子,你又、你又何苦如此。”

    “王爷不必多说了,我不是自苦,是毅哥儿这一去,真的让我看破了生死”颜书雪幽幽一叹,“夫妻十年,缘分也够了,王爷你就允了我这最后一个愿望吧!”

    宇文岚劝了良久,颜书雪却闭口不言,坚定的眼神,显示着她的想法再无更改。

    最终,宇文岚叹息着走了。

    手心手背都是肉啊,他怎么能让颜书雪杀了勇哥儿来为毅哥儿的死泄愤?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