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训夫

作者:阅读王 | 奇幻玄幻

收藏

  《训夫》关于的一本奇幻小说,主要讲颜书雪,宇文岚,勇哥儿,花宴,白色灵儿,沈姓,颜锦丰,颜老夫人,靖王,刘威,颜书文间的事迹。训夫约47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颜书雪宇文岚小说全文阅读_颜书雪宇文岚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训夫小说颜书雪宇文岚

    颜书雪宇文岚小说名叫《训夫》,提供颜书雪宇文岚小说全集阅读,颜书雪宇文岚小说全集在线阅读。训夫小说颜书雪宇文岚节选:颜书雪自请交出掌家权,一门心思青灯古佛为毅哥儿祈福的信息,一经散布,类似起了翅膀似的,飞快…...

    颜书雪宇文岚小说名字叫做《训夫》,这里提供颜书雪宇文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训夫小说精选: 颜书雪自请交出掌家权,一门心思青灯古佛为毅哥儿祈福的消息,一经散布,像长了翅膀似的,飞快地传遍了靖王府的角角落里。 很快,整个靖王府里就沸腾了起来。 其中,最兴奋的莫过于白侧妃。 毕竟,除了颜书雪,也就她出身和份位最高了。 一听这个消息,她就在心下把自己当成了靖王府新的主母。 她的娘家,可是威远侯府。 论起家世品貌子嗣,现在靖王府里,谁能与她争锋? 白侧妃心中无比地欢喜雀跃,去颜书雪那里赴晚宴的时候,还特意插上一枚御赐的凤…

      颜书雪自请交出掌家权,一门心思青灯古佛为毅哥儿祈福的消息,一经散布,像长了翅膀似的,飞快地传遍了靖王府的角角落里。

    很快,整个靖王府里就沸腾了起来。

    其中,最兴奋的莫过于白侧妃。

    毕竟,除了颜书雪,也就她出身和份位最高了。

    一听这个消息,她就在心下把自己当成了靖王府新的主母。

    她的娘家,可是威远侯府。

    论起家世品貌子嗣,现在靖王府里,谁能与她争锋?

    白侧妃心中无比地欢喜雀跃,去颜书雪那里赴晚宴的时候,还特意插上一枚御赐的凤尾金步摇。

    见了颜书雪,白侧妃作势福了福身子,就起身娇声道:“毅哥儿去了,王妃姐姐还请节哀顺变,勇哥儿这次犯了大错,王爷已经狠狠罚了他,妾身一定好好看着,让他练字修身养性,下次不再毛毛躁躁地犯这种错。”

    说完,旁边一众的姬妾都窃窃私语,不屑地等着看颜书雪的笑话。

    儿子死了,竟然不思报仇,打算躲进佛堂。

    堂堂王妃窝囊成这样,整个京都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颜书雪并没有理白侧妃的挑衅,甚至一点点发怒的迹象都没有。

    只是暗暗在心里默数,一、二、三、四……

    嗯,宇文岚的九个女人都来全了,其他的三个庶子和两个庶女也都到了。

    颜书雪收收心思,一脸伤感怯弱地道:“这是本王妃最后一次和大家宴饮了,诸位妹妹都不要拘束,都尽兴才好,宴毕,这些个红尘俗事,于我而言便都渺如云烟了。”

    很快,席间就一片喧嚣。

    颜书雪冷眼看着这一屋子正在肆意欢笑环肥燕瘦的莺莺燕燕,思绪渐渐地飘远。

    一晃儿,嫁进来已经快十年了。

    这十年的时光,如今想起来简直如同一场梦。

    也就最初那半年,她和宇文岚过得幸福安乐,甜如蜜糖。

    半年之后,宇文岚就领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进了门,面露难色地让她好好安置。

    那时候她对宇文岚还是无比的爱重,心下难过得几欲死去,还是面带微笑,善解人意地帮他把那女人安置好。

    为了他的名声,她想着法儿的为他遮掩,只说是低调抬来的妾侍,所以才不为人知。

    毕竟她入门半年还没有身孕……

    接下来的日子里,宇文岚一发不可收拾,一个接一个的在府里迎女人。

    这些女人里,有青楼妓子,有小家碧玉,有普通民女,也有新寡再嫁……

    每一次他都面露难色,每一次她都温婉如许。

    说起来,宇文岚倒也算是个长情之人,抬得女人一个又一个,却对每一个女人都柔情似水,谁都不曾冷落。

    殊不知,对所有人都不曾冷落,才是对她这个正妻最大的冷落。

    莫说王府勋贵之家,就是普通富户家里,让青楼抬回的小妾和正妻平起平坐,也是个大大的笑柄。

    偏偏宇文岚就丝毫不顾这些。

    然而颜书雪迟迟没有身孕,这些委屈便也一点一滴的默默咽下,苦沁心脾。

    颜书雪第一次和宇文岚吵,是发现宇文岚每次云雨过后给她喝的补身汤,其实是避子汤……

    颜书雪终于爆发,去质问宇文岚。

    他却一脸深情道:“女人生子太早对身子不好,我不想你太早经历那个鬼门关。”

    颜书雪闹腾不满,求到家里让父亲主持公道。

    父亲却道:“出嫁从夫,世子有什么安排,你听着便是,不管怎么说,你正妻的地位无可动摇。”

    等了很久之后,她终于如愿有了毅哥儿。

    再看到宇文岚流连花丛中的时候,只要抱起毅哥儿,颜书雪便觉得心里又安稳了下来。

    可是现在,毅哥儿死了。

    颜书雪一想到躺在那里不言不动的毅哥儿,就心如刀割。

    他还那么小,就被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害了。

    都怪她没有保护好毅哥儿。

    不过,还好,她终究是为毅哥儿报了仇。

    颜书雪冷然一笑,凄美如地狱中的罂粟。

    地上已经开始有人捂着肚子,开始翻滚挣扎了。

    黑色的血液不断从地上翻滚的女人们七窍里流出来,飞溅到地面上,渐渐地漫湿了一整层地面。

    惨叫声不断地响起来,伴着蔓延的血液,直如修罗地狱一般。

    颜书雪站在一片暗红中间,看着这些往日里对她不屑一顾的女人们挣扎,突然笑了起来。

    报仇,原来如此简单,不过是十两银子的砒霜而已。

    把命舍去不要的话,一切事情都会变得很简单。

    宇文岚不想给毅哥儿一个公道,那她自己来。

    反正这些女人都满心恶毒,那些小孩子在她们教养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知道宇文岚看到这些表面上弱柳扶风,温婉可人,背地里却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的女人们,一脸狰狞的死在这里,会是什么表情。

    桌子不知道被谁推翻了,杯盘碗盏碎了一地。

    渐渐地血腥味儿开始浓了起来,不多时,地上所有人都停止了抽搐。

    白侧妃双目圆睁,头上的步摇不知道沾上了谁的血迹,早已不复光鲜。

    她极度的不甘心,她不相信向来忍气吞声的颜书雪,竟然会做出这么极端的事情。

    这没什么奇怪的,躺在地上的女人们,也都没想到素来懦弱的王妃,敢做出这种事。

    这些女人们失去意识前心中最后一个念头便是,王妃她就不怕王爷的怒火吗?

    颜书雪自然是不怕的,存了死志的人,什么都不会怕了。

    颜书雪看着这一地的死人,渐渐地伤感起来。

    早知道这些女人十两银子的砒霜就能解决掉,也许她的毅哥儿就不会死了。

    罢了罢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颜书雪看着破门而入的宇文岚,最后一次嫣然一笑,把手中的匕首在颈中一横。

    最后映入眼帘的是宇文岚在一堆血迹之中目眦欲裂,悲痛欲绝地喃喃自语。

    至于是在骂自己毒妇,还是后悔毅哥儿的死,颜书雪已经不再关心。

    终于,最后一丝意识也渐渐地模糊了。

    颜书雪恍惚间,仿佛看到了毅哥儿在前方向她招手。

    一切,都结束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