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训夫

作者:阅读王 | 奇幻玄幻

收藏

  《训夫》关于的一本奇幻小说,主要讲颜书雪,宇文岚,勇哥儿,花宴,白色灵儿,沈姓,颜锦丰,颜老夫人,靖王,刘威,颜书文间的事迹。训夫约47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沈氏颜书雪小说目录_沈氏颜书雪小说全集目录_训夫小说沈氏颜书雪

    沈氏颜书雪小说名叫《训夫》,提供沈氏颜书雪小说目录,沈氏颜书雪小说全文目录。训夫小说沈氏颜书雪节选:沈氏进来了,颜书雪连忙从棉被里面出,起身行礼。沈氏笑吟吟地摆摆手指,颜书雪便也不再如往常那般一板一眼的非要…...

    沈氏颜书雪小说名字叫做《训夫》,这里提供沈氏颜书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训夫小说精选: 春日里,惠风和畅,天朗气清,正是少年少女们玩耍的时节。少年们玩耍起来自然是骑马游街,踏青观景,甚至斗鸡遛狗,百无忌惮。而女孩子们能玩的相对来说就少多了,不过是邀请同龄的女孩子们来家里办个诗会,赏赏花,作作诗,说几句闺中密语。颜书雪少时不爱交往,没几个闺中密友,可自从莫名其妙的跟宇文岚定亲之后,这些天她也收到了不少帖子。只是,颜书雪一个都不想去。她知道,这些帖子都不是给她的,而是给未来的靖王世子妃的。颜书雪盯着眼前的一…

    春日里,惠风和畅,天朗气清,正是少年少女们玩耍的时节。

    少年们玩耍起来自然是骑马游街,踏青观景,甚至斗鸡遛狗,百无忌惮。

    而女孩子们能玩的相对来说就少多了,不过是邀请同龄的女孩子们来家里办个诗会,赏赏花,作作诗,说几句闺中密语。

    颜书雪少时不爱交往,没几个闺中密友,可自从莫名其妙的跟宇文岚定亲之后,这些天她也收到了不少帖子。

    只是,颜书雪一个都不想去。

    她知道,这些帖子都不是给她的,而是给未来的靖王世子妃的。

    颜书雪盯着眼前的一堆帖子看了一眼,闷闷地把头扎进被子里。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天地良心,桃花宴上她可是竭尽全力的装小透明了,怎么就又重演前世的历史了!

    宇文岚到底看上了她哪一点,她改还不行吗?

    颜书雪只觉得眼眶热热的,委屈地只想哭。

    这时,沈氏进来了,颜书雪连忙从被子里出来,起身行礼。

    沈氏笑吟吟地摆摆手,颜书雪便也不再如往常那般一板一眼的非要按规矩行礼了,没有别人在,若还是坚持拘礼,反而显得不那么亲近了。

    可惜,颜书雪前世从来没想过这些,对任何人都是一副生疏客套的样子,除了……

    沈氏暗暗地为颜书雪的变化欣喜,又见她一副怏怏不乐的样子,还以为她还在为颜老夫人的指责伤心。

    叹了口气,沈氏开口道:“怎么,雪儿还在伤心?”

    颜书雪咬咬唇,犹豫了半天,最终下定决心对沈氏道:“娘亲,为什么突然就把我的亲事定下来了。”

    沈氏心下松了一口气,小女孩家的,乍然听到自己定了亲,有些不适应也是正常的,不是伤心难过、郁结于心就好。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雪儿你也十三了,到了定亲的年纪,现在定亲,过两年及笄了出嫁刚刚好。”沈氏解释道。

    “可是,我不想嫁他。”颜书雪闷闷地说道。

    “哦?这是为何?”沈氏奇怪地问道,这门亲事虽然仓促,可是她和靖王妃乃是她的金兰之交,这些年虽然因为某些原因,明面上没什么来往,可是靖王妃绝对是她新的过的人。把女儿嫁给宇文岚,她也可以放心了。

    颜书雪一下子愣住了,满腔的话一下子全部堵在喉中,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她能说什么?难道跟自家娘亲说她前世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看着颜书雪这副张口结舌的样子,沈氏抚了抚额头,“雪儿,你不要担心了,你祖母那是一时糊涂,不会真的为这亲事怪你的。你父亲那里也不要害怕,娘会帮你搞定。娘亲既然给你定了这门亲事,自然护你安安稳稳出嫁。”

    颜书雪眼圈猛地一红,泪水突然开始不停地涌出来,止都止不住。

    娘亲是骗子,再过几个月娘亲就要去世了,哪还能护自己安安稳稳的出嫁?

    想到这里,颜书雪再也忍不住了,抱着沈氏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颜书雪哭得太突然,以至于沈氏半天没有想到原因,只能反复地让颜书雪放心,不要担心,不要害怕,有什么事情和娘亲说。

    颜书雪听着沈氏的话,哭得更厉害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颜书雪才从满心的悲痛中回过神儿来,看到沈氏还耐心地在旁边陪着她,心下又是感动又是不好意思。

    前世娘亲去世后,她的日子一下子变得困顿起来,她才慢慢的知道了娘亲对她所做的一切。

    后来,在靖王府里,宇文岚变心之后,她经受了他的那些女人们各种陷害和阴谋之后,也慢慢地不再那么天真,知道了不少的事情,而她知道的越多,就越怀念娘亲,怀念为她做了良多,却被她毫不在意的娘亲。

    经历一次死亡,实在是让人明白了到底什么是最珍贵的东西。

    颜书雪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喃喃地道:“娘亲,我……”

    沈氏理解地拍拍颜书雪,什么都没问,“看眼睛都哭肿了,一会儿记得让绿枝去拿两个煮鸡蛋来敷敷。”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女儿和自己不亲近已久,近日看着倒是不再那么迷信她爹了,倒算得上好事,可是和自己毕竟也隔阂已久,一时之间不愿意和自己说心里话,也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女儿能在自己面前畅快的哭,说明女儿已经对自己亲近不少了,慢慢来,迟早有一天自家女儿能和自己亲亲密密地共享天伦。

    沈氏很懂得知足常乐,自然不会逼颜书雪说清楚哭得原因。

    这边颜书雪见沈氏没有追问,倒是心里松了一口气,不用再纠结该怎么解释自己突然的情绪激动了。

    想到沈氏过几个月就去世了,颜书雪心中恨不得尽自己全部的努力让沈氏开开心心地过完最后的日子。

    这种知道一切悲剧却不能说,也不能改变的感觉,还真是一种巨大的压力。

    等等……不能改变?

    颜书雪突然目光一凝,真的是不能改变的吗?

    想到这里,颜书雪突然明白了前世自己一直纠结的东西,娘亲,未必是真的因病去世啊!

    就算娘亲真的是如父亲所说,是得了急病,那这还有好几个月,她想办法遍寻神医,也不一定就救不回娘亲啊!

    一瞬间,颜书雪心中就满满的都是斗志。

    不管是有小人施展阴谋诡计,还是天意如此娘亲真的是因为急病,她都要想办法改变娘亲早逝的命运。

    “娘亲,今天天气挺好的,我下午想出门散散心……”颜书雪突兀地说了这么一句。

    饶是沈氏心性过人,也楞了一下没跟上颜书雪的思维,这刚刚还一副伤心到极点的样子,哭得梨花儿带雨的,眼睛都肿了,现在又说要出门散心,跟没事儿人似的……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不过,出门散散心也好,整天憋在家里没事儿也能憋出事儿来。

    以前她喊女儿出门散散心,女儿总是说大家闺秀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愿意跟她出去的时候寥寥可数。

    所以,这次女儿主动说出了要散心,必须支持!

    当下,沈氏便拍板同意了,一边嘱咐着自家女儿多带几个人注意安全,一边在自家女儿手里塞银票,让女儿看到什么喜欢的东西便买回来。

    颜书雪一阵感动,直到出门到了街上,还在马车中一遍遍回想着沈氏刚刚的样子。

    突然,马车一顿,颜书雪身子向前一冲,若不是绿枝和碧草合力拉住她,只怕就摔倒在马车里了。

    绿枝有些后怕地扶着颜书雪,碧草已经脾气爆地撩开马车了开始训斥车夫了,“你是怎么赶得车,惊到小姐了你可担待得起?”

    车夫唯唯诺诺地回答道:“真对不起,是小的的错,小的下回一定注意,实在是刚刚有人突然阻在路中……”说着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碧草又稍微撩开了些帘子,颜书雪透过空隙看了过去,前面阻路的人,正是——宇文岚。

    真是阴魂不散!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