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医武高手

作者:两小无猜 | 修真小说

收藏

  十年前,家族全家被害,只剩他一人幸存者。十年后,秦君身具武功盖世医术、绝世武功。重返都市,神医之威再无人能挡。“呼吸频率减弱,加大氧气量!”。

第5章 狗血淋头_医武高手_ 秦君, 叶婉儿

    唰!秦君的一句话,让整个院子里一瞬间宁静了下去,犹如午夜时分坟场通常的静寂。敢直呼唐总的名讳!好大的胆子!还敢让唐总滚过去的?这是哪来的傻小子,不想活了吗!就算乞丐、敢直呼唐总的名讳!。...

    唰!

    秦君的一句话,让整个院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如同午夜坟场一般的死寂。

    敢直呼唐总的名讳!

    好大的胆子!

    还敢让唐总滚过去?这是哪来的傻小子,不想活了吗!

    就算是乞丐、就算是睡马路的傻子也知道唐家大少惹不起,在唐天豪生辰对他出言不逊,这和找死没有区别啊!

    唐天豪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多少年了,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一个黄毛小子,竟然如此大胆,真是不知死活!

    没等唐天豪说话,那保镖直接就动手了。

    抬手一拳砸向秦君面门!

    唐家的保镖,要么是军人出身,要么是从小练武,实力都极为强悍。

    恰巧,这位保镖,从小练武又当过兵,很多练家子在他手里都走不过一招。

    这一拳并未留力,就秦君这种小身板,一拳就能要他的命。

    敢在唐爷寿宴上撒野,死有余辜!

    虎虎生风的一拳砸了过来,迎接他的,却是一根细弱牛毛的银针。

    砰!

    本以为这一拳必然会将秦君砸翻在地。

    岂料,眨眼的功夫,倒在地上的,竟然是那个保镖!

    谁都没看清怎么回事,只觉得那保镖一挥手就直接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当然,他们也没有注意到,保镖拳头上的那根细小的银针。

    秦君的动作太快,他们完全都反应不过来。

    唐家最厉害的保镖,一瞬间就被放倒,这时候大家才对眼前这个穿着破旧的青年重视了起来。

    只见青年手里拎着一个桶,桶里面盛满了红色的液体,散发着一丝腥臭之味。

    唐天豪皱着眉头,脸色微微变幻。

    “你是谁,竟敢在我唐家撒野?!”

    秦君抬起头,目光冷然。

    “我再说最后一次,滚过来。”

    不管如何,秦君刚才如此轻易便放倒了那个保镖,已经引起了众人的忌惮。

    这小子,有点邪门啊!

    唐天豪放下酒杯,起身,虽然秦君有点邪门,但唐天豪还并未把他当回事儿。

    一步一步,昂首挺胸,带着未来四大家族家主的气度,走到了秦君的面前。

    “敢在我寿宴上闹事,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

    话音落下,秦君抬起一手,轻轻的拍了拍唐天豪的肩膀。

    这一拍,看似轻盈。

    落在唐天豪的肩膀上,却是重如千钧!

    砰!

    秦君这么一搭肩膀,唐天豪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膝盖撞在地砖,发出一声脆响。

    所有人都傻了!

    唐爷……跪下了?

    膝盖的疼痛感席卷全身,唐天豪疼的浑身发抖,脸憋得通红,牙齿都在不停的打颤。

    刚才秦君那么轻轻的一按,就好像泰山压顶一样,他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反抗。

    这小子……究竟是谁!

    秦君俯瞰着唐天豪,冷冷的说道。

    “敢将冯姨囚禁在狗笼子里,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这分明就是之前唐天豪说的话,秦君将原封不动送还给了他。

    唐天豪脸色一变。

    冯姨?

    难不成,是秦家的那个臭保姆?

    唐天豪抬起头,脸上还挂着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表情。

    “你是谁!”

    秦君没有回答,而是说道。

    “三日之内,让你全家跪在冯姨面前道歉,否则,后果自负。”

    哗!

    秦君此言一出,在场一片哗然。

    好大的口气啊!

    让唐爷全家跪着道歉?你以为你是谁?

    秦君又道,“我听闻,今日是你生辰,总不好空手而来,就送你个狗血淋头吧。”

    说着,秦君将他手中的那一桶新鲜的狗血提了起来,缓缓的倾斜。

    腥臭粘稠的狗血,一点一点的倒在唐天豪的头上。

    污秽的液体,顺着唐天豪的头顶流入全身。

    秦君的动作很慢,但是唐天豪却是纹丝不动,一动,膝盖就剧痛无比。

    几秒钟的时间,院子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秦君将一桶狗血撒在唐爷的头上,一滴都没有浪费!

    而全程,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阻止。

    谁敢?

    全场最能打的保镖都被撂倒了,谁会上去送死?

    更何况,唐爷都没动弹,他们何必出这个风头?

    若是让唐天豪知道他们的想法,必定会吐血三升。

    他不是不想动,是他妈动不了!

    一桶狗血倾倒完毕,秦君将桶扔在地上,拿出随身带的那块白布擦了擦手。

    “记住我说的话,三日之内若是没有按我的要求,后果自负。”

    说完,秦君便转身离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微微一顿。

    “对了,我姓秦,秦家的秦。”

    ……

    “快,快拿水!”

    秦君走了之后半天,大家才回过神来,赶紧拿水给唐天豪冲洗。

    “快把唐爷扶起来!”

    大家忍着腥臭的狗血,把唐天豪给扶了起来,此时唐天豪的双腿已经失去了知觉,甚至都感觉不到疼痛了。

    双腿软塌塌的,好像不是他的腿了一样,膝盖处的骨头一定碎了,若是不及时医治,恐怕腿就废了!

    “120,快打120!”

    唐天豪还有那个保镖,很快就被拉上了救护车。

    满地的狗血传来腥臭的味道,原本好好的寿宴,竟然变成了这副样子。

    剩下的唐家众人,以及各路宾客,都面面相觑。

    有个问题,谁都没敢问。

    姓秦,秦家的秦。

    那个年轻人口中的秦家,是十年前的那个秦家么?

    秦家不是全家灭门了么,怎么还有人?

    若那青年真是秦家后人,当年的血债,岂会善罢甘休?

    而他们唐家,亲人翻脸,落井下石。

    岂不是……首当其冲?

    ……

    从唐家出来,秦君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

    纵然里面都是昔日亲戚,但此时看起来,却都如此的面目可憎。

    秦家出事,不求他们帮忙,也不愿连累他人。

    但,落井下石,赶尽杀绝,那便是不共戴天。

    秦君抬头望着苍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

    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所谓世态炎凉,不过如此。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