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痴情不予轻言

作者:方幸时 | 都市异能

收藏

  遇上她后,他的眼中仅有事业,其他的都是浮云。遇上她后,他的整体表现真的令人惊讶。从清心寡欲的形象化身宠妻狂魔,对宋思言是有求必应。许多人来告黑状,说他的妻子宋思言太蛮横了。陆景珩却则表示换他亲手不动手,会更蛮横......好痛!。

痴情不予轻言陆景珩宋思言小说阅读-痴情不予轻言方幸时在线阅读

    痴情予以轻言小说是最著名作家方幸时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诉了陆景珩宋思言的故事,小说痴情予以轻言已上线,一同来花生小说深度阅读网深度阅读吧:保镖们追来的脚步声越发近,容严禁她再提出质疑,她咬了一咬牙,连打招呼都没来及打,便轻轻地一拉,直接蹿上了车。“能不能够避过这一次的劫难,就靠你了啊……”轻轻叹了口气,宋思言狠了狠下心来,修长身影快速的闪躲到了车中。“你好了没有?”。...
    痴情不予轻言第16章 不屑碰她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宋思萍有些不耐烦了。

    “你好了没有?”

    听到她的喊声,宋思言那带着些许恼火的声音在里面传来,“急什么急!”

    你不急我急!

    撇了撇嘴,宋思萍依旧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外等着。

    虽然不耐烦,但她并不敢私自离开,如果真让宋思言跑了,父亲显然不会放过她的。

    又过了几分钟,卫生间的门终于打开,出来的却不是宋思言,而是一个保洁人员。

    “麻烦让让。”

    她声音有些嘶哑,佝偻着腰,低着头说道,左手提着拖把,右手还提着一个水桶,里面显然都是些污水脏秽。

    臭死了。

    宋思萍捂着鼻子赶紧后退两步,生怕将秽物沾染到衣服上,嫌弃的瞥了眼她,便不再去理会。

    保洁阿姨不再说什么,提着水桶缓慢的离开。

    又等了几分钟,还不见宋思言出来,宋思萍冲着洗手间喊了两声,却没有任何回音。

    难道……

    脑海中浮现出刚才离开的那个保洁人员的身影,莫名的熟悉感,让宋思萍的心头一沉。

    不会让她跑了吧?

    迅速冲进洗手间中,看到的却只有一个抱着宋思言衣服的大妈。

    “人呢?”

    她怒吼一声,大妈吓得抱紧手中衣服,瑟瑟摇头。

    该死的!

    宋思萍气急败坏的冲出洗手间,对着那站在楼梯口的两个保镖大吼,“还愣着干什么,刚才走的保洁就是宋思言,赶紧追!”

    那个保洁人员?

    保镖们愣了下,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迅速将情况通过对讲机汇报给队长,并且向着刚才宋思言离开的方向追去。

    追出楼梯,远远地看到了宋思言的身影,她已经将碍事的水桶和拖把扔了,跑的飞快。

    看她的方向,是冲着地下停车场去的。

    保镖们立刻加大了步伐,势要追上她。

    一时间,情况紧急。

    另外的一个包厢中,陆景珩敷衍性的吃了口菜,喝了两杯酒,便放下了刀叉。

    已经差不多了,他也该离开了。

    “我走了。”

    擦干嘴巴,他刚要起身,却是感到一阵眩晕袭来。

    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等他搞清楚状况,小腹中,那并不陌生的热流再次涌了上来。

    跟上次被迷雾喷中之后的情况,一模一样!

    酒水里,被下药了!

    反应过来之后,陆景珩震怒,脸色迅速冰冷了下去。

    室内的温度,也跟着下降了好几度。

    魅眸盯住了对面的那笑的暖玉生香的女人,他的声音低沉清冷,如同来自九幽地狱的风,含冰凝雪,“是你?”

    望着那笑的越发妩媚的唐暖,陆景珩狠狠的攥住拳头,“你敢!”

    竟然算计他!

    感受着身体中逐渐被灼热充斥,神智迷离,他当机立断,狠狠的在腿上掐了一把。

    剧痛之下,那原本开始发红的眸子,慢慢的恢复了点清明。

    “我为何不敢?”

    看着他那强自忍耐的辛苦模样,唐暖笑着起身,“哼,陆景珩,今晚无论如何,你也只能是我的。”

    等到我成了你的女人,你还如何躲开我?

    到时候,再让陆爷爷和爷爷给我们办婚礼,你永远都只能是我的!

    就如同,我是你的一般……

    心中越想越兴奋,她缓缓走到了陆景珩身边,将饱满的巍峨贴在了他的胸前。

    唐暖今晚穿的格外暴露性感,短裙几乎遮不住她上下的风光,这般靠在他的身上,让他原本就有些迷离的神智,再次沉沦下去。

    尤其是她那原本有些刺鼻的香气,在这个时候,似乎也成了催情的毒药。

    嗅在鼻中,陆景珩的眸子,逐渐再次猩红起来。

    但,他不能!

    趁着还没有将手伸到她的身上去探索风光,陆景珩抓起旁边的叉子,狠狠的插到了自己的手背上。

    剧痛,伴随着猩红灼热的血液,在餐桌上肆意流淌起来。

    鲜血那独有的血腥粘腻味道在空中四处弥漫,陆景珩眸中的猩红,却随着变得淡了些许。

    “唐暖,你真以为这药就能奈我何?”

    低眸看着趴在他胸前,被他的行为震撼的脸庞扭曲,久久说不出来话的唐暖,陆景珩冷哼一声。

    他最恨的,就是算计他!

    左手用力拔出叉子,看也不看上面的血腥,陆景珩狠狠一把将唐暖推开。

    猝不及防之下,唐暖跌坐在了地上。

    剧痛从臀瓣袭来,她的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

    “我告诉你,就算我死在这药物之下,也不会碰你。”

    她那凄惨的样子并没有让陆景珩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感觉,只是狠声对她呵斥到,“别让我看不起你。”

    说完,再不去看一眼唐暖那狼狈的样子,他踉跄着步伐离开。

    手背上的剧痛还能够稍稍维持他的神智,他要抓紧时间处理好一切。

    男人的身影在唐暖的眸中逐渐消失,血腥的味道在她鼻尖蔓延。

    “陆景珩……”

    红唇中呢-喃着这三个字,唐暖终于从失神中清醒了过来。

    “啊!”

    紧紧地抱着头,她不可控制的尖叫起来。

    为什么!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陆景珩,你这个大混蛋!”

    她都主动送上门了,他身中那样的药,都不肯碰她!

    难道,都是因为那个贱人?

    眼前浮现过宋思言那张娇嫩的脸庞,唐暖猛然止住了声音,怨毒的抬眸。

    她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

    陆景珩从包厢出来后,便直接来到地下车库。

    他眼前有些涣散,这情况,显然不能开车。

    费尽了力气控制自己的神智,拨通言旭的电话,“该死的,言旭,你快来明月楼地下车场。”

    他喘着粗气,视线掠过几个匆忙走开的保镖身影,“马上,送我到医院。”

    挂断电话,他立刻找到了自己的车子。

    先在车中等等,只要言旭到了,就能将他送到市中心医院。

    体内的药效已经逐渐发作起来,他马上就要变成上次那种毫无理智的样子。

    但愿,言旭能够来得及。

    ……

    此时。

    同样在地下车场中,宋思言小心翼翼的蹲在一辆车子的后面,手掌捂住了腿上的伤口。

    之前她奔跑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顾及腿脚上的擦伤,伤口已经再次崩裂开来。

    淡淡的血腥味道蔓延,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车场的两个出口都有保镖追她的声音,看来,这次她在劫难逃。

    “咦?”

    就在这时,宋思言突然发现,她藏身在后面的这辆车上有人。

    保镖们追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容不得她再质疑,她咬了咬牙,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便轻轻一拉,直接蹿上了车。

    “能不能躲过这次的劫难,就靠你了啊……”

    微微叹了口气,宋思言狠了狠心,纤细身影快速的闪躲到了车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