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成

噬天囚地

作者:奇热文学 | 奇幻玄幻

收藏

  《噬天囚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王嫣,玉佩,龙九天,天龙玉,赵仁义之间的故事。噬天囚地欢迎在线阅读!

噬天囚地龙九天小说全文阅读_噬天囚地龙九天完整版_噬天囚地小说龙九天

    龙九天小说名字叫作《噬天囚地》,提供更多噬天囚地龙九天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噬天囚地龙九天比较完整版。噬天囚地小说龙九天节选:龙九天反倒倍感蒙蔽了,所以木炷在这两天中的行为让他很是诧异。虽然他还也没说木炷步入灭世心态的一…...

    龙九天小说名字叫做《噬天囚地》,这里提供龙九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噬天囚地小说精选:木炷在接下来的两天并没有闲下来,反而是变得有些疯狂起来。想要从极度的物是人非的悲恸之中脱离出来,说得容易,做起来却又是另一番惨暗景况。两天的时间看似很短,然而真的要去过的话也就是那么一眨巴眼的功夫。想要变得强大,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去为自己和王嫣报仇雪恨,木炷不得不为自己下最后的通牒。还有那么多的未然等待着他去发掘,比如王嫣到底是怎么死的,邪魅青年杀害他的具体过程到底是怎么样的?这些获悉的还不是那么明显的已知都…

    木炷在接下来的两天并没有闲下来,反而是变得有些疯狂起来。想要从极度的物是人非的悲恸之中脱离出来,说得容易,做起来却又是另一番惨暗景况。两天的时间看似很短,然而真的要去过的话也就是那么一眨巴眼的功夫。

    想要变得强大,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去为自己和王嫣报仇雪恨,木炷不得不为自己下最后的通牒。

    还有那么多的未然等待着他去发掘,比如王嫣到底是怎么死的,邪魅青年杀害他的具体过程到底是怎么样的?这些获悉的还不是那么明显的已知都需要木炷获得基本的力量后再去查个分明。

    自我感觉经验丰富的龙九天反而感到迷惑了,因为木炷在这两天中的行为让他很是不解。虽说他还没有告诉木炷进入寂灭心态的一些绝窍,一心想要看看木炷悟性如何。但是龙九天还是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哪有人像木炷那样活蹦乱跳、疯疯癫癫地进入心寂的状态的。

    第一天木炷一直都在撕扯、扭曲着做自己的神识之体能够做得一些力所能及的动作,仿佛龙九天告诉要进入的不是心寂的心态,反而告诉他要进入的是疯癫的心境似的。木炷显然一刻也没有想过要停下来,除了累到了极点闭目休息外,其他的时间都是在看上去极为疯癫的状态中。

    “就算资质再差,也不会这般驰道而行吧。”龙九天心中颇为疑惑地想。

    不过,通过这几天的相处,龙九天并没有发现木炷是一个天资痴愚之徒。龙九天非常相信自己的眼光,一直都认为木炷即便不是一个天资超绝的人,也绝对不可能是一个愚痴之人。

    龙九天看来如果不是身具慧根,木炷也不可能在很多事情上面都能一触即通,即便是一个全新的世界都能轻而易举地接受,更何况理解自己那简单的话语呢?这么一来龙九天更迷惑了,更加不知道木炷是在上演哪一出。

    龙九天并没有想要打断木炷这种疯狂地举止,因为有很多事情都不是他能够帮助的。即便这一次自己帮助了木炷,如果以后没有了自己,木炷又该何去何从呢?想要让他成长,就要让他自己摸索,从真枪实战中悟出一套属于自己的理论。

    虽然心中这么想,龙九天还是不免在脸上露出丝丝点点的关切和担忧之色,毕竟木炷与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息息相关。并且通过这几天的相处,自己也喜欢上了这个口口声声称呼自己龙爷爷的晚辈。

    木炷在疯狂地撕扯自己,排解自己心中的郁结之时,也注意到了龙九天脸上的神色,知道自己的行径肯定是与龙九天的心中所想南辕北辙的。

    不过,木炷顾不得那么多了,认为只有通过这种情境自己才有可能在短短的两天之内达到龙九天所说的心寂的心态。

    光阴匆匆,岁月荏苒,短短的两天时间飞逝而过。

    朝阳的光辉摸抚着可爱的世界,万物都从沉寂的状态之中苏醒了过来。洞外鸟鸣啾啾,风声沙沙,一切显得那么宁静而又祥和。

    洞内的木炷却是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动也不动一下,虚幻的神识之体如同他那心寂如冰的思维一样定格下来,仿佛是一副人物素描。

    龙九天看着盘坐在自己面前的木炷,有些不可思议。木炷此刻展现给他的分明就是寂灭心态,龙九天怎么都想不到木炷是怎么做到的。

    时刻注意着木炷的龙九天发现,自从第一天过去,木炷就进入了寂静的状态中。起初,木炷或许没有真正地进入状态中,但是身体静止的木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确实是一步步地朝着寂灭心态走过来的。虽说速度看似不是很快,但是贵在走的稳健,走的坚持,竟真的给他在两天期限到来之时达到了他所说的寂灭心态。

    仿佛是察觉到了龙九天的到来一样,木炷睁开了虚幻的神识之眼。

    那是怎样的神识之眼啊,空寂、无欲、无望、无求,宁静而悠远,说不上是火一般的炎烫,还是如冰似的刺骨寒。

    龙九天震惊地失了神,直到此时真切地看到了木炷的双目,龙九天才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木炷,木炷进入的寂灭心态比之一些修道有成的宗师也不遑多让。

    看到龙九天震惊的失了色的面孔,木炷水波不兴的语气问道:“是不是感到很奇怪,为什么我能够以一种在你看来疯疯癫癫的方式进入寂灭的心态。”

    龙九天本来不想打扰木炷的状态,但是听到木炷如此问,也就没有矫情,颇显讶异地反问:“是啊,这太不合常理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你所说的七彩大陆或许在修炼上成就不凡,但是在心境上的造诣肯定不能与地球上的人相比肩。古老的华夏曾经出过一个非常伟大的帝王周文王,他在被拘禁的时候写了一本非常深奥的经书《易经》,讲的就是事物变化的道理。《易经》中说,伏羲一画开天地,天地自此生阴阳,而这世间的万物都是由类似阴与阳这两种极致的力量相互作用、相互演化而生成的。《易经》讲的就是这种道理,所幸我读过,并且深入地钻研过。”木炷顿了顿,看了看仍旧一脸迷茫的龙九天,仿佛是在询问他是否明白了似的。

    “这又与你达到寂灭期有什么关系,好像这两者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龙九天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没有想到自己还没能领略到木炷话语中的真谛,只好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木炷没有说什么,仿若他根本就没有听到龙九天的反驳一样,继续解释道:“以《易经》所述,正如“天为阳、地为阴;男为阳、女为阴”一样,动为阳、静为阴。我想要达到心寂的心态,就也可以依据动与静这两种阴阳之力的相互作用而达到。然而动与静只有达到极致,才能真的称得上阴与阳,才能产生阴阳之力,进而相互作用,达到心中所趋。我第一天的疯癫就是想要达到动的极致,也就是阳的极致,从而产生阳之力,排泄自己心中的郁结;我第二天的枯坐就是想要达到静的极致,也就是阴的极致,从而产生阴之力,沉淀自己心中的躁动。如此一来,我在短短的两天之内达到万物不侵心的寂灭心态也就理所当然了。”木炷不紧不慢地道来,并没有因为龙九天的迷茫而心生任何波动和不满。

    龙九天恍然大悟,惊叹道:“没有想到地球上竟然出现过如此惊艳超绝之辈,把心境修为炼到如此不可思议地参悟造化的地步。如果配上我们那个世界的修炼秘籍,成就肯定不同寻常。”

    木炷并没有因为龙九天的惊叹而沾沾自喜,因为他知道固然《易经》是一部参天地造化的著作,然而大多数人都因为它的晦涩难懂而弃之不学,真正能够得到其真传的也就是寥寥几人而已。要不是自己对《易经》的推算命运的功能极度地痴迷,一心想要通过钻研《易经》推算出自己的身世来历,自己也绝不会对《易经》能有如此深刻的了解。

    活过几千年的老怪物龙九天显然不会认为《易经》这种参夺造化的书籍是那么容易就能研究透的,是以疑惑地问道:“想必《易经》也不是很容易就研究透的吧?”

    木炷理所当然地回道:“当然不是,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钻研透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