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补天

作者:浪子刀 | 修真小说

收藏

  这方天地蕴含三千道则,化成十八种天道血脉传承世间,一切修佛者都必有一种天道血脉,各有一门天道特长,造化无穷。  蛟脉威,鸾脉妙,鲲脉厚,鹏脉霸;  虎脉刚,鹤脉灵,龟脉玄,猿脉精;  狐脉变,獬脉凶;  天下五洲四海,十万修士,唯他一位属草上升过程中,无数法器从八面砸来。剑光粼粼,镜花相映,杀气漫天。上万件法器姿态各异,不仅有洪荒巨人外形的机械巨型法器张巨口咬来,还有百尺大剑斩落,万千青丝缠绕绞杀。。

浪子刀小说作品_补天目录章节_第六章 风魔十事,小天道血脉

      秦玄被关在一间四丈方宽的密闭铁牢中,墙壁如铁,没有门窗出口,顶上是一面四角斗尖顶,淡淡微弱的青光从斗顶照落,形如一缕缕月辉。  这里让他想到乾坤指环中的异空间,非常相似...

      秦玄被关在一间四丈方宽的密闭铁牢中,墙壁如铁,没有门窗出口,顶上是一面四角斗尖顶,淡淡微弱的青光从斗顶照落,形如一缕缕月辉。

      这里让他想到乾坤指环中的异空间,非常相似,更像是一座铁塔的顶层。

      秦玄默默无声的盘膝而坐,思量整件事,越想越觉得诡异。

      他没有听到风魔剑和天异真人的后面几句话,只知道是风魔剑救了他,又将他抓走,要害他的人是房天异真人、秦川和秦艳。

      房天异是巨木道院的三大掌院真人之一,地位很高,居然能做出这种事,让秦玄颇感意外。

      巨木道院有四千弟子,风言风语很多,有人传言秦艳之所以敢在道院横行无忌,正是有一位掌院真人撑腰,两人之间甚至有不耻之事。

      如今看来,那位掌院真人就是房天异。

      至于突然出现在法船里的风魔剑,比房天异更可怕一百倍,想到这个人的名号,秦玄不寒而栗。

      风魔剑!

      这是一个太邪恶的名号。

      秦玄在巨木道院听说过“风魔剑”的种种传说,星辰派当然是名门正派,宗门之中偏偏有四位赫赫有名的大魔头,行事作风连西海的两大魔教都为之胆寒。

      风魔剑就是星辰四魔之一,天字辈,单名一个骘字。

      这四位都是心狠手辣之辈,亦正亦邪,既不和魔教讲理,也不和正道讲理,出道至今,每人手里皆有几千条人命。

      哪怕是同门师兄弟,只要起了争执冲突,他们也是该杀就杀,毫不手软。

      因此,他们四位固然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惊艳奇才,实力高强,却是星辰派的边缘人,不问本派之事,也不受门派辖管。

      风魔剑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秦玄仔细想想,实在没有心情感激这位高人的救命之恩,反而有点抗拒。

      他练的是苦行法门,每天都要坚持。

      即便身陷在这个密闭的铁牢里,落在风魔剑的手中,渐渐适应这里的稀薄空气后,秦玄还是继续坚持苦行。

      这种法门的每一步都是固定的,距离和时间不变,每个时辰是四十里路,八千五百七十步。

      他的身体也很有规律,每天的辰时早食,申时晚膳,亥时入定,寅时开目。

      他用这两种方法计算时间。

      时间过的很快,一晃就是整整三天。

      这天寅时,他刚醒来,正要提起身边的齐眉棍开始新一天的苦行修炼,密闭的铁牢里忽然照出一道璀璨的光芒,同时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陡然拉出去。

      察觉自己离地七尺,秦玄一式鹞翻天稳稳站在地上,转目一看,发现这里又是一间没有门窗的石壁密室。

      那位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就在秦玄身前数步远,席地而坐,面目阴冷,眉心有一道若有若无的紫线。

      秦玄吃惊的正要退后半步,却被对方一掌按下,噗通一声跌倒在地。

      黑袍男子冷不丁的一抬眼帘,双目如电刺亮,又是一声冷哼:“你耳朵不聋,肯定听到了房天异的话,知道本座是谁。本座在巨木院隐伏半年,对你的情况了若指掌,所以才会选中你,只要你听本座的差遣办事,必能平步青云,性命无忧。”

      “多谢风师伯……救命之恩,晚辈,一定报答!”

      秦玄被一只无形的千钧铁掌压制着,全身疼痛,连说话都异常困难,心里怒骂,这个姓风的果然是大魔头。

      “既然知道感恩,那就再好不过!”风天骘微微阖目,压迫在秦玄身上的无形铁掌随即消失,“从灵鲸岛秦氏的先祖算起,三百年间,秦家一共有六人晋阶星辰派的内门弟子,可惜都没能在星宿山站稳脚跟,你知道原因吗?”

      “一没家业,二没天赋。”秦玄心想,这还用问吗,你偷偷调查本官半年,第一句就问本官这么幼稚的问题?本官平生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种在背后搞调查的家伙。

      “不错!”风天骘声调平缓淡漠,“如果有本座的帮助,那就不同了,你不仅能成为星辰派的内门弟子,还能证道金丹,晋阶真人。等到那时,你随时都能报仇雪恨,夺回家业,你的血脉虽是蛟鲲死局,本座也有办法破解。”

      秦玄悄然在心里琢磨对方的意图,缓缓凝重的问道:“前辈想让弟子做什么?”

      “做一枚棋子,替本座办十件事。十件事办完,你与本座一刀两断互不亏欠,不再来往!”风天骘肯定是个孤傲寡欢的人,异常冷漠无情。

      “前辈放心,救命之恩抵得上百件事,只要是前辈的吩咐,弟子一定全力效劳!”秦玄回答的干脆利落,心里却清楚这是真正的死局,迟早被人灭口。

      “哼!”

      风天骘冷笑一声,抬手一抓,凌空从秦玄额头硬生生吸出一缕精血,凝聚在指尖,化作一枚血珠,另一手取出一道金色玉牌,将这枚血珠滴入玉牌中。

      金色玉牌是星辰派中最高层次的真人令牌,象征七大嫡传和星辰四魔的特殊地位,也是一件很特殊的法器,吸收血珠后,缓缓吐出一缕缕血气。

      这些血气异常浓郁,逐渐化作蛟鲲血影,还有几股散乱的血气,如虎似鹤。

      良久,杂气慢慢散去,只剩蛟鲲之气。

      随后又过了一段时间,蛟影先行散去,鲲影依旧久久不散,偏偏又有一株柔弱的灵草血影浮现,有五根细小的根须和一对嫩叶,看起来很像是一株刚发芽的野草。

      “原来是这样!”风天骘有些意外,“你祖父曾在巨木道院效力二十余年,一直是最低阶的凝气境小修,却能练出一身培育灵种草药的本事,因此被破格提升为三品药师。”

      “那时曾有人怀疑过他的血脉,本座早年听说此事时,因他修为太低,一直并未在意,没想到你家这一脉,竟然隐藏着这种小天道血脉。”

      “小天道血脉?”秦玄仔细回想,隐约在石经洞的某部经卷中见过类似的说法。

      “这方天地并不圆满,十二天道血脉也不过是最接近圆满,所以最强,传承最广。此外还有一些血脉同样是天道衍生,可惜残缺太多,证道艰难,只能称作小天道血脉。”

      风天骘阅历广博,绝非一般真人可以比拟,对这些特殊血脉也颇有兴趣,“小天道血脉在妖族之中也是偶有一例,凡人之中更加罕有,故被称作稀有血脉,你体内的草木血脉正是其中之一。”

      “这样啊!”

      秦玄终于想起,石经洞有一卷《木祖经》,那是木家先祖根据记忆记录的老祖言论,里面说过小天道血脉,特别是草木一脉,那位散修老祖将此称作灵妖血脉,据说是世上玄妙第一,缺陷正是证道艰难。

      难得能有一位高人解答疑惑,他借机问风天骘,“前辈,我的三种血脉之中,哪一种最有希望觉醒?”

      “你的草木血脉可能是你的本命血脉,传闻是药师至尊,寿元第一。如果真能觉醒,也算是西海修真界之福,奈何机会渺茫。本派六千年道统,凡人修士之中迄今还未有过一例,故而此脉不可能觉醒。”风天骘也是微微有番轻叹。

      “蛟脉威灵第一,鲲脉厚重第一,自然各有一半的觉醒概率,只是同样很难。蛟鲲相争,本身就是四大死局之一,鲲血草和蛟血草或许是一种解决途径,以你的情况却会适得其反。所以,你要想让其中一种血脉觉醒,唯一办法就是炼化妖魄,虽说是邪法,控制的好,也未必会入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