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补天

作者:浪子刀 | 修真小说

收藏

  这方天地蕴含三千道则,化成十八种天道血脉传承世间,一切修佛者都必有一种天道血脉,各有一门天道特长,造化无穷。  蛟脉威,鸾脉妙,鲲脉厚,鹏脉霸;  虎脉刚,鹤脉灵,龟脉玄,猿脉精;  狐脉变,獬脉凶;  天下五洲四海,十万修士,唯他一位属草上升过程中,无数法器从八面砸来。剑光粼粼,镜花相映,杀气漫天。上万件法器姿态各异,不仅有洪荒巨人外形的机械巨型法器张巨口咬来,还有百尺大剑斩落,万千青丝缠绕绞杀。。

浪子刀小说作品_补天完整版_第五章 阴谋在前,风魔在后

    的能奉献给他,他永远是无法忘了,那几个可爱的好看的帖身丫鬟,吐着黑血,死在他身边的那一幕幕。  他无法忘了那位通宵熬夜为他煮粥,死在厨房里的秀姑,无法忘了提着无法步行时间的他,在海边看风景的秦虎,无法忘了细心教他再次陌生练气的铁狼。  修佛者的记忆力极长帆飘扬,海天一色。。...

      两天后,巨木道院的那艘到各岛迎接弟子的十丈法船,终于在清晨时分抵达灵鲸岛,秦玄在港口同前来送行的木隐道别,乘船而去。

      长帆飘扬,海天一色。

      秦玄站在船尾,看着木隐在港口的身影渐渐模糊,最后连灵鲸岛都被飘渺的海雾遮掩,他才从袖囊里取出那枚石园秦家的传家宝戒,轻轻摩挲。

      那些人不管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都给了他一个完整的家。

      她们包容了他转世后的各种笨拙,将最好的东西,最深厚的感情都无条件的奉献给他,他永远无法忘记,那几个可爱漂亮的贴身丫鬟,吐着黑血,死在他身边的那一幕幕。

      他无法忘记那位熬夜为他煮粥,死在厨房里的秀姑,无法忘记背着难以步行的他,在海边看风景的秦虎,无法忘记细心教他重新熟悉炼气的铁狼。

      修行者的记忆力极强,很多小修都能做到过目不忘,凡事种种,喜悦、伤心、痛苦都铭刻于心,永难忘记。

      那些人,那些事,所有记忆就是他在这方天地的家。

      “玄师弟,在咱们灵鲸岛,你舅父也是一言九鼎的人物,想必你身上还真是有万枚灵玉吧?”秦川的声音阴沉响起,冷漠刻薄,也不怀好意。

      秦玄回头望去,但见秦川还是那副抱剑而立的模样,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剑术造诣冠绝巨木道院。

      和秦川不同,秦玄最精通的是轻功,这和他坚持六年苦行修炼有着莫大的关系。

      这艘法船就算是巨木院的地界,在这里,师兄终究是师兄。

      “师兄!”秦玄冷淡的拱手,顺势将传家宝戒藏入袖囊,暗中戒备。

      “少在这里和我装腔作势。”秦川余怒在胸,哼道:“咱们巨木院都是一群寒门子弟,没见过什么世面,一万灵玉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小心点,别被人抢了。”

      他心里疯狂嫉妒,恨他爹玩物丧志,不知努力修行,恨家中财力有限,恨秦玄有木隐那种锻灵后期修为的舅父,恨秦玄天生就坐拥半壁祖业的石园,恨秦玄老爷子临死还能留下百万灵玉。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一切不是他的。

      “不劳川师兄操心。”秦玄不冷不热。

      木隐当时和秦万侯父子说的不过是推诿之词,但在秦玄此次返回道院,身上也恰恰带着一万余枚灵玉,这是一笔不折不扣的巨款。

      秦玄犯了一个错误。

      他的这副身躯血脉复杂,父系是蛟血脉,母系是鲲血脉,外甥像娘舅,他的主血脉是鲲,一旦觉醒,基本也是和木隐一样的巨鲸之相。

      可惜,他过早采用易筋洗髓秘术中的苦行法门,结果让自身隐藏的蛟血脉快速崛起,形成了蛟鲲相争的死局。

      为了不耽误他的前途,木隐只能将希望寄托于价值不菲的鲲血草,想用丹药钱财帮他破局。

      这一万枚灵玉仅仅是刚开始,顶多能买到五六株百年期的鲲血草。

      昔年为了预防不测,石园秦家的那位老爷子暗中在神宝阁存了数百万灵玉,木隐一直在谋图复兴,这些年间用去许多,剩下的部分正好用于购置更多的鲲血草。

      察言观色,确信秦玄身上确实是有万枚灵玉,秦川一阵阴森冷笑,转身离去,“你会后悔的,我不会放过你。”

      这种话,秦玄转世以前经常听,转世以后更是听了一万遍。

      麻木了!

      巨木道院的这艘十丈法船上有一位金丹真人坐镇掌舵,秦玄并不担心在船上遭遇不测,继续在船尾观望片刻,这才回到自己的船舱里,将门关上,盘膝养气。

      星辰派的法船有独树一帜的地方,白天靠风帆,晚上则靠星辰阵法牵引星辉助力,紧急之时也能靠船阵中的那些灵晶。

      灵鲸岛位置偏远,这艘法船是单独过来迎接学员,沿路顺道才会接应另外几个偏远岛屿,此时,船上只有出身灵鲸秦氏的三名弟子。

      到了夜晚,在船阵的助威下,璀璨苍穹和巨大星环中的星辉不断被吸收到法船中,流溢在法船的每个角落。

      秦玄将这些星辉吸收入体,随着功法流转淬炼全身的肌骨经络,滋养出一丝丝新的精血。

      整艘法船都静悄悄的,只有海风的呼啸声在船舱外回荡。

      他的身体中,千缕精血再次分成两股,一鲸一蟒彼此对峙,不仅无法融合为一,相互争斗的趋势也越来越强烈。

      他暂停了修行,避免两股血脉突然发生恶斗,心里默默思量对策。

      良久,船舱外的过道里传来一阵极其轻微的声音,而且像是有两个人。

      秦玄身上带着万枚灵玉,难免有些草木皆兵,一手握住身边那根七尺长的七星齐眉棍,悄然跃起,无声无息的施展壁虎游墙之术,背部吸住船舱顶部。

      对方似乎已经走到了舱门外,脚步轻盈,很快,舱门和地板的缝隙里就吹入一阵白烟。

      秦玄静静无声的从袖囊里取出一枚解毒丹,含在口中屏住呼吸,心想,这是秦川吗?太胆肥了,居然真要动手劫财,当掌船的那位金丹真人是瞎子吗?

      到了金丹真人的境界,灵识足可覆盖数里方圆,船上弟子的一举一动都应该在那位金丹真人的观察中。

      除非……!

      秦玄忽然觉得事态不妙,心中一寒,不由得抱紧七星棍,所有力量都要在一瞬间迸发出来。

      时间过的异常缓慢,直到整个舱室里都被白烟笼罩,舱门才被人咯吱咯吱的缓缓推开。

      映入秦玄眼帘的第一个人并不是秦川,而是一名黑衣少女,脸上蒙着面纱。

      嘭。

      不等对方观察到具体的位置,秦玄猛然一记抱山式,连人带棍撞了下去,一棍直冲对方胸口,对方只是闷哼一声就被捣了出去,还撞的后面那人踉跄后退。

      “啊?”

      秦川果然也在门外,被撞的一阵头晕。

      秦玄的这根齐眉棍是很特殊的低阶法器,重三百斤,专门用于苦行修炼,平时带在身边很不方便,打架时倒是异常好用。

      黑衣少女差点被一棍捅穿胸口,千斤力道击打在要害,当场昏厥,连喊痛的机会都没有。

      她蒙着面纱,也没有机会开口说话,秦玄却知道她是谁,因为大家都姓秦,还被秦玄拒绝了她父亲秦膺的提亲。

      秦玄已经冲到舱室外的过道里,身体就像快速旋转的纺锤,疾速闪开,夺路而去。

      啪啪啪。

      他沿着过道的舱壁狠踩数脚,提一口气施展追星步。

      不等秦川追杀过来,秦玄宛若烈马狂奔一般冲向甲板,眼看就要逃出去,忽然一股奇怪的力量凭空出现。

      这简直是一堵透明的铁墙,轰然挡住秦玄,让他撞的全身剧痛,气血溃散。

      “两个废物,连一个没有血种的小道童都杀不死!”船舱的过道里传来一阵阴恻恻的沙哑声音,却看不见人,似乎人在其他地方,根本不在这里。

      局势陡然颠倒。

      秦川恼羞成怒的提剑追上来,一剑刺向秦玄的后背。

      铿。

      一道异声响起,仿佛远在数十丈外,却能顷刻而至。

      秦川莫名诡异的应声倒地,昏死过去,背上被斩开一道深邃的血痕,鲜血溅射了数步远,却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斩伤。

      “谁?”沙哑男人惊恐的尖叫一声,分明是做贼心虚,全然没有刚才那番阴狠的高人气度。

      “我,天异师弟!”

      甲板上传来一声冷笑,头昏目眩的秦玄苦苦支撑的想站起来,听着这声音,心中一阵侥幸:原来是有一位师伯出手救我。

      “风魔剑……风师兄,你不是背叛师门了吗?”沙哑男人更加惊悚,肝胆俱裂。

      “别紧张,只是和你借一个人。”

      那位风师兄语声平缓,听起来并没有杀人灭口的意思,话音刚落,一袭黑袍的身影就到了船舱过道里,翻手一袖挥过,戏法一般将秦玄变没了。

      “风师兄,这个弟子……!”

      沙哑男人似乎不甘心让秦玄逃掉,当着风师兄的面,却又不敢说清楚。

      “我知道你想除掉此子和他的舅父,还答应那位灵鲸岛主,举荐对方的女儿入学道院,事成之后能得到灵鲸岛的数千亩茶田和那片宝地,好买卖,换了我也会动心。”

      风师兄习以为常的幽幽冷笑。

      “别小看那个坐轮椅的,他很阴险,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灵鲸岛更不是你能觊觎之地……!”他的话音犹在,人已远在百丈外,很快化作一道流星远遁而去,遥遥不见踪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