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完结

补天

作者:浪子刀 | 修真小说

收藏

  这方天地蕴含三千道则,化成十八种天道血脉传承世间,一切修佛者都必有一种天道血脉,各有一门天道特长,造化无穷。  蛟脉威,鸾脉妙,鲲脉厚,鹏脉霸;  虎脉刚,鹤脉灵,龟脉玄,猿脉精;  狐脉变,獬脉凶;  天下五洲四海,十万修士,唯他一位属草上升过程中,无数法器从八面砸来。剑光粼粼,镜花相映,杀气漫天。上万件法器姿态各异,不仅有洪荒巨人外形的机械巨型法器张巨口咬来,还有百尺大剑斩落,万千青丝缠绕绞杀。。

浪子刀小说作品_补天(完整版)_第二章 蛟鲲斗,入魔疯

    迈的福伯被人撵到柴房门口蹲着,哆浑身哆嗦嗦的抱着一杆竹帚,浑浑噩噩。  一袭锦缎黑袍的秦膺身形矮小,昂头虎踞龙盘的坐在大堂里的金赤木雕太师椅上,左手端着青瓷茶盏,就像是这栋石园的主人。  四名秦家堡壮丁守在大堂门外,飞扬跋扈,瞥着缓缓地步入院中的木它是福,也是祸。。...

      石园,它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隐藏着深邃的隐秘,也是灵鲸岛上所有血仇争端的源头。

      它是福,也是祸。

      秦玄由死转生后不久就有族人在石园的井水里投毒,目标是他,却害死了十几位家仆丫鬟,历经三百年富荣繁华的庞大石园自此无人当差,日渐变成一片蛇蝎繁多的荒废竹海。

      石园的西厢院是一栋深宅大院,院内有一口灵泉石井,为了控制水源不再被别人下毒,木隐、秦玄和老管家秦福都住在这里。

      进入大院,秦玄抬眼看见老迈的福伯被人撵到柴房门口蹲着,哆哆嗦嗦的抱着一杆竹帚,浑浑噩噩。

      一袭锦缎黑袍的秦膺身形高大,昂首虎踞的坐在大堂里的金赤木雕太师椅上,一手端着青瓷茶盏,就像是这栋石园的主人。

      四名秦家堡壮丁守在大堂门外,飞扬跋扈,瞥着缓缓进入院中的木隐和秦玄,一副等着要看他们舅甥出丑的恶毒模样。

      不等木隐、秦玄进门,秦膺的眼帘微缩,一股强悍霸道的蛟血脉气息从体内冲涌而出,就像是凶残恐怖的黑色巨蟒张开血盆大口。

      铿。

      木隐残缺羸弱的身体里涌出鲲血脉的厚重气息,在周身化作一只蓝色巨鲸,双鳍舞动,镇压住秦膺的蛟气。

      两人用彼此的天道血脉气数相斗,比起秦膺无爪无角的蛟血脉,明显是木隐的血脉气数更完整。

      “石园果然是我们秦家的风水宝地,贤弟隐居石园短短六年,修为就已经能和本岛主并驾齐驱,堪称进步神速。”秦膺阴冷怪笑一声,收回气息。

      秦玄收缩双眸,正视着这位几次三番谋害他的恶贼。

      他很平静,继续推着木隐的轮椅进门,心中的仇恨无声燃烧。

      “木贤弟,本岛主素来不喜欢说没有用的客套话,我今天既然来了,就是要你给一个明确的答复。”秦膺站起身,负手而立,透过门窗环视整座石园,感悟这里的气息,仿佛这一切都应该归他所有。

      “不知道岛主想要什么样的答复?”木隐神色淡定,手中羽扇轻摇。

      秦膺目露回忆光芒,道:“当年为了避免你们木家夺取秦玄的家业,我和秦氏的四位家主联手,迫使秦玄将名下的万亩上等茶田和三十亩灵田沽售给我们。后来是你回来了,为免秦木两家交恶,我们才退让一步,和你定下十年之约。”

      “是啊,一晃都是六年过去了!”

      木隐感慨一番,他当年回来的稍晚一步,秦玄的家业大多都被秦氏的各大宗伯家主霸占,只剩下一栋石园,经他一番周旋,才让各家签订这份十年之约。

      按照这份约定,秦玄名下的灵田茶园划分为六份,木家、秦膺和秦家的四大家主各得一份,十年之后,如果秦玄能晋阶炼血境,就可以按照约定的价格赎回六份家业。

      “还有四年时间,希望岛主能遵守当年的约定,以免毁了秦木两家的三百年交情。”木隐拱手抬扇,明知秦膺不可能束手就擒,还是好言相劝。

      “可笑,这天下终究是强者为尊,秦玄实力孱弱,即便他能凝结血种也不过是一介废物小修,根本不配拥有青提茶园,更不配拥有石园!”秦膺冷冷的一抬眼帘,一股杀气直冲秦玄和木隐,“你们根本不懂石园意味着什么,也无法得到它的庇护,更无法守卫此地。”

      木隐虽是残疾之身,只斗修为也不怵对手,轻轻拂扇而去,身前一道灵光宛若流水东去,须臾之间将对手的杀气化解于无形。

      秦膺此刻才意识到木隐在石园这种宝地隐修六年,修为早已胜他一筹,眼中凶光凝缩,心中对石园的觊觎也更强烈紧迫。

      他恶狠狠的威吓道:“凡事都要有实力支撑,你有锻灵境的修为才敢和本岛主当面对峙。秦玄实力卑微,凭什么能拥有灵鲸秦氏的半壁祖业?”

      木隐笑而不答。

      秦玄也在心中冷笑,感慨对方的逻辑很疯癫,奈何这个世界偏偏就是如此强横残忍。

      “毕竟还有四年时间,我们暂时不用为此纠缠!”秦膺似乎改了主意,又道:“木贤弟,秦玄今年已满十五岁了吧?”

      “不错。”

      “那再过几年就要行冠礼,该订亲了……时间过得可真快,我家艳儿也十七岁了。”秦膺露出阴森的冷笑,“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今天就由本岛主做主,为艳儿指定这门婚事招秦玄入赘我家。等到那时,石园和青提茶园既是秦玄的,也是本岛主的,你我化敌为友,一起掌控灵鲸岛岂不更好?”

      “哦?”

      木隐神采淡定的轻盈挥扇,问身侧秦玄:“玄儿,你怎么看呢?”

      “毫无兴趣可言!”秦玄的前生阅历虽不算丰富多彩,秦艳那种自恃有点姿色的小丫头还进不了他的眼界,何况他和秦艳在巨木道院早已形同水火,他斗智,对方斗体。

      此女年仅十七,却是卖弄风月的老手,和几名师兄有染,又和某位师叔有染,秦玄一直想抓住后面这件事的把柄,可惜迟迟未能成功,而他对此女的评价很简单——不知自爱,目光短浅。

      “本岛主却觉得很好!你祖父留下的家业太大,石园更是灵鲸秦家的半壁祖业,你这种可怜虫根本不配拥有这一切。”秦膺不以为然的冷嘲。

      他的神态变得更加傲慢冷漠,沉声威吓道:“本岛主不会一直等下去,入赘为婿,在本岛主和艳儿身边当一条听话的家狗,这就是你唯一的选择!”

      秦玄推测此贼的计划是先逼他入赘,利用十年之约将当年一分为六的所有家业都收入囊中,再将他杀掉,永除后患。

      他恨自己的弱小。

      他已经很努力,只是修行这种事既要勤奋不懈,更需要时间和资源,他也没办法在短短几年里改变现状。

      “岛主,既然玄儿不同意,此事以后就不用再提了!”木隐借势下坡,拒绝了秦膺的提议,又一字一句的沉声反逼,“木某身残,很难有后,家中两姐三妹都死于海匪之手,如今身边就玄儿一个外甥,视若己出,希望岛主多加慎重,不要逼人太甚。岛主也别以为木某只是一介心慈手软的书生,真要比起下毒谋害各家子孙的手段,木某未必输给你。”

      “好,话不投机半句多,本岛主不做口舌之辩,告辞了。”

      嘭!

      秦膺话音刚落就突然一拳冲向木隐,全身蛟影浮动,杀气凶残。

      一声暴响。

      木隐一掌挡住,周身浮现巨鲲,整座大堂里都迸发出一股狂流。

      秦膺一击未能得逞便不再纠缠,转身如蛟神行的冲出大堂,居然冲着庭院门口的福伯而去,想要杀之泄恨,将此视作对秦玄舅甥的警告。

      福伯痴傻,只是抱着手中的竹帚哆嗦,嘴里含糊不清。

      木隐早有提防的抬手射出一道碧波流光刺向秦膺后背,迫使对手返身一拳击退流光,保住福伯一命。

      “木隐,你终究只是一个先天残缺的废人,纵是殊死一搏也不是本岛主的对手,好自为之吧!”秦膺怒气而去,声音宛如雷鸣,响彻整个灵鲸岛。

      秦膺的那四名亲信仗着有岛主撑腰,素来不将秦玄舅甥放在眼里,各自冷笑,也起身一跃追随秦膺离开。

      等他们逐渐远去,木隐噗哧一声吐出憋在胸口的淤血,脸色惨白。

      远处,福伯继续抱着竹帚呢喃不休,仿佛在念一种神秘疯癫的咒语,浑浊的眼眸却盯着木隐。

      秦玄心中担忧,“舅父,你怎么样?”

      木隐抬手示意秦玄不用担心,“此人在走你父亲的旧路,看似霸道绝伦,却很可能在四五年间入魔疯癫。”

      “他恐怕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一反常态的急于求成,想在短时间里除掉我这个心腹大患。”秦玄分析局势,轻轻一叹,旋即冷笑。

      木隐慎密的沉思着,心中所想的都是秦膺此前的那番话。

      真正洞悉石园隐秘的人,在这座岛上并非只有长脉嫡传出身的秦膺,木隐身为灵鲸岛木氏家主,其实也知道一部分。

      石园,这是一切隐秘的根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