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诡案七宗罪

作者:寒少风 | 灵异恐怖

收藏

  主角是林峰的小说叫《诡案七宗罪》,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寒少风最新写的一本推理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是一名刑警,在他人的眼睛里,刑警天天都会和尸体和杀人现场打交道,说心惊动魄并不为过。三年的时间走下来,这种感觉却已是逐渐趋于发麻,变稀疏平常。可是半年之前的那起杀人案,却将我原本的生活彻底击碎。那是一具,被扒去了脸皮的女尸……...除却几条无用的线索之外,案件似乎一切都已然回到了原点。。

诡案七宗罪-第七章 :探望老秦

    正当我与27打了一个照面,认为27是啥放荡不羁的世外高人的时间,27再次刷新了我对他的看法。27,正是我对派遣员的称呼。当下列车的时间,派遣员就让我这般称呼他。虽然一开始感觉叫的怪怪的,就像不是在叫一个人,而是啥养植场即将出场的一...
    正当我和27打了一个照面,认为27是什么放荡不羁的世外高人的时候,27再一次刷新了我对他的看法。27,正是我们对派遣员的称呼。当下火车的时候,派遣员就让我们这般称呼他。虽然一开始感觉叫的怪怪的,就像不是在叫一个人,而是什么养殖场即将出场的一个动物一般。不过叫多了,也便习惯了。一切都是按照寻常的步骤去走,我和陈颖在接到27后,首先为他进行了接风洗尘。不过就他那形象,估计进了大饭店,估计也是会被当做流浪汉要饭的给骂出来。于是乎很正常的,我们就随便找了火车站旁边的一个小餐馆就当接风了。不过,那饭菜我和陈颖是一筷子都没动。点的那四菜一汤,几乎就是风卷残云一般,被他嚯嚯几下子,外带着一大盆米饭,全给倒进肚子里去了。我从没见过吃的那么干净的红烧鱼,连鱼骨头都被咬开一节节的,基本上都被吸白了。这家伙,绝对上辈子是饿死鬼投胎。看着如此场景,我“咕嘟”一声吞了一口口水,目光瞧向了身在一旁的陈颖,低声道:“你说是不是省厅都穷的没钱发工资了!”陈颖抬头,目光看了一眼27。突然拿出了手机,“啪啪啪”的闷头打起字来。正当我好奇这小妮子准备干啥的时候,小妮子倒是直接一下把手机推到了我的面前。在手机屏幕上方的留言板上,我找到了这样的一行字:“我倒是很好奇27这家伙的胃有多大,如果他不是派遣员的话,我一定把他逮回去切片!”看着陈颖打的字,我很是尴尬的冷冷的笑了一声。这小妮子,绝对是腹黑的很。27酒足饭饱打了个饱嗝,正蹲坐在椅子上拿牙签剔着牙齿,而我则准备去结账。也许是27这动作,让平常天天喜欢和骷髅尸体打交道都没什么的陈颖都稍稍有些忍不下去,觉得自己再和这家伙多呆一会儿形象绝对是大打折扣,我前脚刚离开饭桌,陈颖后脚也就跟了过来。看着我过来结账,老板娘倒是也一幅笑嘻嘻的模样,一边接过我递过去的钱,一手又将一堆零钱递给了我,随口说道:“你们这小两口倒是难得,居然还会请外面的流浪汉吃饭,现在这种社会风气可少了,得好好弘扬啊!”听着老板娘的话,我瞬间冷汗四起。“呵呵”两声随口应付了一下。反倒是这个时候,我在突然间感觉到身旁一阵寒意袭来。扭头一看,陈颖的目光正冰冷的看着我,而手里,正把玩着手机上一把挂着的手术刀般的挂件。那充满寒意的目光之中就说着这样几个字:“你丫再笑信不信我给你切片了!”当时的我,瞬间寒毛一紧收回了笑容。这小妮子,除了性格是那种盛开在南极的一朵奇葩之外,果断是有暴力倾向的。结完帐后,看着还蹲坐在椅子上剔着牙的27,我立刻把他拉了出去,开始了买买买的时候。就穿着这样一身出去办案,先说这家伙是警察会不会有人信,就算别人信了,就这一身传说说出去,绝对是有损警队还有省厅的形象。找了个理发店将那一头油光四溢的头发给剪了个干净,又拉到澡堂让搓澡师父给27搓看差不多半斤泥下来,随便找个路边摊买了两件合身的衣服换上。至于那一床发黑的军大被,直接是给扔了。经过这般拾倒,一个中年帅大叔形象的27再度出现在了和陈颖的眼前。这还差不多顺眼多了,至少没有了那种看见了上去丢几块钱的冲动。一上车,27就直接窝在了后排,蜷在一起开始闭上眼睛,开口道:“走吧,去医院看看秦明那家伙,十几年没见了,没想到再看见这家伙做事还是这么冲动,居然把案子闹得这么大,还把自己送进了医院!”说完,27还“啧啧”了两声,语气颇有几分耐人寻味。听见27这般话语,我顿时一愣,问道:“你认识我师父?”可是,回答我的,却只是27那家伙,如同雷一般的鼾声。驱车十几分钟,很快便到了我们要前往的位置——白银安定医院。听这名字也就知道了,这医院里的病人都是一些在精神方面,出现了某些障碍的人。而由于老秦在苏醒之后的表现,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省厅和市局的人一合计一咬牙,就把老秦给送到了这里进行干预治疗,并且安排了专人进行看护。老秦的病房位于医院的六楼,要说这六楼,可是一个特殊的病号区。六楼的楼层是与其他楼层有一扇铁栅栏所隔离开来,而原本便是,六楼所住的病人,基本上都是一些在精神认知上出现了重度障碍的家伙。甚至还有几个家伙,在发疯之后手里还背着几条人命。把老秦安排在六楼,则是为了方便对老秦的保护。毕竟,黄媛死了,老秦成为了那起案件的唯一目击证人,保不齐凶手万一想杀人灭口呢,所以已经不容许他再出事。不过,当我们看见老秦的时候,老秦的情况看起来比我们预料当中的貌似好了不少。虽然面容显得有几分瘦削,血色还没回来,但穿着一身病号服的他,似乎已经不像前几日那般,只会蜷缩在病房的角落,嘴里念念有词。手里拿着一个他已经用了十几年的杯子,里面正冒着热气,而另一个手里端着一份报纸。看着我们的到来,老秦并没有什么意外,示意我和陈颖坐下,而我也将顺手买的牛奶那些放在了一边。一会儿之后,跟在后面的27才慢慢悠悠的走进了病房。而在走进病房的一瞬间,老秦的27的目光产生的对视。两人的眼神在对接的时候,似乎都产生了一种耐人寻味的感觉。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老秦道:“我说省厅派的是哪位派遣员,面子居然这么大,还得下派任务几天后才来报到,原来是27你这个家伙!不过省厅应该没那么大的面子请你们组的人下来吧,或者说,这个案子已经传到省厅上面去了!”27随意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也不客气的随手拿了一个不知道谁送的果篮里面的苹果就这样啃了起来,看着老秦开口说道:“那也不至于,事情没有到那一步也不至于会动我们组的力量。只是刚刚在附近处理完一个案子,听说白银这边的案子有点棘手,又看着貌似是你这个家伙的管辖区,就随便过来看看了!”说完,27还很耐人寻味的“啧啧”两声道:“不过,看起来你这个家伙和十几年前也没什么差别,当了二十多年的刑警队长,连气都沉不住。这次,估计你队长的这顶乌纱帽子保不住咯!”老秦和27的对话,把我和陈颖说的是一愣一愣的,似乎如同打哑迷一般。基本上一句话都没听懂是什么意思。不过,从对话当中,我也知道27和老秦应该是旧相识了,而且应该还是关系很熟的那种。而对27的身份,这个时候的我也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这个家伙看起来平常邋里邋遢的不注意形象,但是貌似他的身份,还要比寻常省厅那种派下来督导辅助办案的派遣员,要高出了不少。而此刻的我,又想起了27初下火车我与他眼神对视的那一瞬间。一个问题瞬间萦绕在我的脑海之中,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