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诡案七宗罪

作者:寒少风 | 灵异恐怖

收藏

  主角是林峰的小说叫《诡案七宗罪》,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寒少风最新写的一本推理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是一名刑警,在他人的眼睛里,刑警天天都会和尸体和杀人现场打交道,说心惊动魄并不为过。三年的时间走下来,这种感觉却已是逐渐趋于发麻,变稀疏平常。可是半年之前的那起杀人案,却将我原本的生活彻底击碎。那是一具,被扒去了脸皮的女尸……...除却几条无用的线索之外,案件似乎一切都已然回到了原点。。

诡案七宗罪第19章 赎罪,诡案七宗罪第19章 赎罪免费阅读

    借助着手指电的光,能看到此刻张萱正面身体上的皮肤,已被完全割到。粉色的肉裸露在外边,鲜红的学业不断的向外渗出,看起床一幅血肉迷糊的模样,着实恐怖。“脸上,手指,腿,身体,凶手指果然还是组成了人皮套装吗?”陈颖看着眼前的画面,眉头皱起不由的开口粉红色的肉裸露在外面,鲜红的学业不断的向外渗出,看起来一幅血肉迷糊的模样,着实恐怖。。...

    借助着手电的光,可以看见此刻张萱正面身体上的皮肤,已经被完全割去。

    粉红色的肉裸露在外面,鲜红的学业不断的向外渗出,看起来一幅血肉迷糊的模样,着实恐怖。

    “脸,手,腿,身体,凶手果然还是组成了人皮套装吗?”

    陈颖看着眼前的画面,眉头皱起不由的开口道。

    从张萱的尸体出现在我们眼前开始,就已经基本上锁定了案件的一点。

    这起连环杀人案,绝不是简单的随机杀人,而是一起针对二十四年前那起奸杀案的报复。

    “不,应该至少还有一名受害者!”

    陈颖将张萱的身体翻了过来,打算进行检查的时候,却开口道。

    我低头看了过去,双眸微微的一凝。

    张萱所失去的,只是前半身的皮肤组织。而至于她的后背,依旧是相当完整,没有任何残缺的迹象。

    也就是说,凶手还缺一部分皮肤,才能将他的套装组合完毕。

    我的心微微一沉.,凶手的目标,至少还有一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目光向着四周的坡子上看了过去。

    张萱已经死亡,不可能是自己翻下来的。这也就说明了一点,肯定是有人将她推到我们身边。

    这个人,应该就是凶手。

    只不过,他这次的多此一举,看起来完完全全就是和警方挑衅。

    不过,这也说明,凶手就在这附近,没有走远。

    “沙沙沙!”

    就在这时的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似乎是有人穿越草丛传来的沙沙声。

    “谁!”

    掏出手枪的我,双手握着手枪,双目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

    而此刻,却并没有人回答我。依旧只是那“沙沙作响”的声音,并且速度频率也在加快。

    “砰砰砰!”

    我没有再犹豫,抬起手枪顺着声音传来的位置就选择了开枪。

    巨大的枪击声划破了沉寂了山林,而随着枪响之后,再度沉寂了下去。

    “击中了?”

    我眉头微皱,向着我开枪的方向扫去。

    这时浓雾却依旧没有消散,外加黑夜的笼罩,根本看不清前方的状况。

    “妈妈穿好我的我的红嫁衣,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

    正当我准备上去查看情况的时候,陡然间,原本归为沉寂的山林,一曲《嫁衣》突然响起。

    “《嫁衣》!”

    听见这首歌,我和陈颖的瞳孔微缩。

    《嫁衣》的声音由低沉到高昂,那一声声不断反复的歌词,似乎是在不断的刺激着我的声音。

    而歌声传来的方向,应该还在上面。

    我没有过多犹豫,就顺着这条小路,几乎是以小跑的姿势冲了上去。

    而陈颖椰树一咬牙,就跟了上来。

    就目前这个位置而言,根本不可能有人破坏案发现场,所以已经对案发现场没有了保护的必要。

    就这样以小跑的姿势顺着泥泞的小路向上跑了十几分钟,我和陈颖两人都已经差不多摔成了泥人。

    我们也终于找到了《嫁衣》这首歌传来的地方——一台配了扩音器的老式收音机。

    而收音机内,这首歌依旧在不断的做着单曲循环。

    关掉这有些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之后,我的目光扫向四周。

    整个山林在瞬间重归沉寂,只剩下了树叶在“沙沙”作响。

    “起风了!”

    这对于我们来说,无异于是一个好消息。风能够驱散这些白雾,为我们提供良好的视线。

    这个位置,看起来是一个平整之地,不像刚刚的那些地方一样山路崎岖,连站的位置都不稳。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拍我的肩膀。

    我回头看了一眼陈颖,此刻的她正靠在我身旁的一颗树上,脸色显得并不怎么好。

    “难道是我感觉错了吗?”

    我内心不由的这般想到,目光又落在了手中的这台老式收音机上。

    收音机没有什么特别,如果想调查这收音机的来源的话,也根本是没多大的可能。

    虽然这玩意儿是很久以前的产物,现在几乎看不见踪影,但是当年基本上是人手一台的,根本没有办法进行调查。

    “噗!”

    就在这个时候,我又感觉我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我立刻又回头,只是背后依旧是空空一片,没有任何人影。

    “怎么回事!”

    我的内心这般喃喃道,目光无意当中的抬头一扫。

    “嘶!”

    可就在这一瞬间,我的内心如同被针扎一般,猛的一惊。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个人,正直勾勾的挂在陈颖靠着的这棵树上,脖子被一根绳索套着。

    如同一个断线被挂在树上的风筝一般,随风来回不断的摇摆着。

    只是目前还看不清楚,这个人究竟是谁!

    “快救人!”

    我这般喊道,不由分说的向着树上爬了上去。

    而陈颖也发现了异常,开始在地上清理着杂石。

    “砰!”

    我很快便爬了上去,那人套在脖子上的绳索的另一头,挂在了一根树枝上。

    我没有多想,对准绳子就开了一枪。

    瞬间,绳索断裂,那人的身体猛的下坠,“咚”的一声发出一声闷响之后,摔倒在了地上。

    站在一旁的陈颖,立刻走上前去,拿着手电检查此人的生命体征状况。

    我从树上跳下来之后,走到了陈颖的旁边。可当看见此人面容的时候,我的脸色却不由的猛的一沉。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苦苦追踪的人,张勇。

    此刻的张勇双目紧闭,嘴角还残留着一些污秽,脑袋偏向一边,整个面部呈现死灰色。

    经过一会儿的临时急救之后,陈颖却站了起来,摇了摇头开口道:“已经没救了,瞳孔涣散,心脏脉搏都没有了!死因,应该是机械性窒息,看样子应该刚死不久!”

    听着陈颖的话,我的面色骤然阴沉了下去。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当着警察的面连杀两人!”

    我的拳头微微的紧握,咬牙切齿的开口道。

    陈颖的检查是,张萱和张勇几乎都是死亡时间不超过十分钟,那么也就相当于,凶手竟然是在我们面前杀人后又跑掉!

    这无异是两道耳光,扇在了我的脸上。

    “张勇应该是自杀!”

    而这个时候,再度蹲下来检查张勇尸体的陈颖开口道。

    “怎么?”

    我眉头一瞥,开口问道。

    “尸体表面的伤看起来大多都挫伤与擦伤,并不像打斗的时候造成的。张勇的双眼翻白,衣服紊乱,应该是在上吊后有挣扎的痕迹,说明至少在吊在这颗树上的时候,意识的清醒的。”

    陈颖在又检查了尸体一番之后,站起身来身体靠着树开口道。

    “张勇本身没有自杀的理由,也不可能还没看见女儿就选择自杀。也就是说,凶手是以张萱为条件,逼迫张勇自杀!”

    我双眼闪过一道凌然之色,声音低沉,道:“可惜,张勇死了都不知道,她女儿最终还是被凶手杀了!二十四年前的案件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就是不肯说,白白的搭上了两条性命。”

    话音一落,我无意当中的一瞥,看向了此刻的陈颖。

    此刻的她情况看起来也不怎么好,面色显得有些没有血色。

    但是此刻的我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因为我在她身后的那棵树上,又有了新的发现。

    “陈颖快看你的身后!”我立刻开口道。

    “身后?”陈颖疑惑的一转身,这才看见了这颗树上的异常。

    之前由于陈颖靠在树上,挡住了视线。然后又是因为张勇,压根没有注意到这棵树。

    在树的树干上,被人用刀在上面深深的刻了两个暗红色的大字——“赎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