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结

诡案七宗罪

作者:寒少风 | 灵异恐怖

收藏

  主角是林峰的小说叫《诡案七宗罪》,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寒少风最新写的一本推理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是一名刑警,在他人的眼睛里,刑警天天都会和尸体和杀人现场打交道,说心惊动魄并不为过。三年的时间走下来,这种感觉却已是逐渐趋于发麻,变稀疏平常。可是半年之前的那起杀人案,却将我原本的生活彻底击碎。那是一具,被扒去了脸皮的女尸……...除却几条无用的线索之外,案件似乎一切都已然回到了原点。。

诡案七宗罪第16章 傀儡,诡案七宗罪第16章 傀儡免费阅读

    复原图片片上的哪个女孩,正是第二起杀人案,在我家楼下避雨的那人。我确信我没有看错或者记错,哪个女孩面部所露出了笑容,和复原图片片上的一模一样。笑容!就在这个时间,我的身体猛的一颤。是说当初,咋回事我感到哪个女孩的面容如此熟悉。那脸上的笑容,和第一我确信我没有看错或者记错,那个女孩面部所露出了笑容,和复原图上的一模一样。。...

    复原图上的那个女孩,正是第二起凶杀案,在我家楼下避雨的那人。

    我确信我没有看错或者记错,那个女孩面部所露出了笑容,和复原图上的一模一样。

    笑容!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体猛的一颤。

    是说当时,为什么我感觉到那个女孩的面容如此熟悉。

    那脸上的笑容,与第一起案件女尸脸上那诡异的笑容,一模一样。

    “这,怎么可能!”

    陈颖的脸部复原技术,在整个白银市内都算得上数一数二。

    一般做出来的图像,基本上就和死者的容貌八九不离十了。

    “会不会是双胞胎!”

    陈颖听完我的叙述,脸色也微微一变。不过随后,她倒想出了一个可能。

    “那种笑容,我不可能记错。就算是双胞胎,怎么可能连脸上的微表情也一样!”

    我摇了摇头,努力的深吸了几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颤抖的内心。

    而且,第二起凶杀案,这个女孩出现在了凶案现场。可当我不到两三分钟转身回到我家楼下的时候,那个女孩却又不见了。连附近的监控摄像头,都没有拍摄到女孩的影像,怎么可能这么巧!

    想到这,我身体又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难不成,凶手割了第一个人的脸皮下来,就是为了戴在脸上,当人皮面具!”

    而这个时候,站在一侧陈颖,提出了自己的猜想。

    人皮面具!

    听着陈颖的猜想,我和27都不由的震了一下。

    很快,我又想到了之前的另外两起杀人案。我的脑子瞬间犹如一道炸雷炸响。

    可能,凶手所佩戴的,不止人皮面具那么简单。

    第一起案件当中,凶手将脸皮割掉。

    而第二起案件,双手以及双臂的皮肤被完全剥离。

    第三起案件,黄媛的大腿已经看不见任何的皮肤组织。

    将这些东西稍稍的一组织,一具大概的人体,就这样出现了。

    而现在所欠缺的,就是上半身的皮肤组织了。

    想到这里,我的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一下。

    如果将这些东西稍加处理,一套完美的人皮套装就此可以出炉。

    难不成,几个已经死亡的不同人身上的皮肤组织组合在一起,那么完全可以拼接出一个从未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人。

    难不成,凶手是打算披着这套人皮套装,继续在白银市生存下去?

    如果真的是这样,难不成那天在我家楼道底下躲雨的,就是披着人皮面具的凶手。

    可是,这些人体形形态都有所区别,一个人,怎么可能一次性使用不同人身上的皮肤,作为人皮套装。

    “这个推测不是没有可能!”

    听着我说完我的想法,27沉吟了一阵,道:“只不过,这套套装,可能并不是给人穿的!”

    “不是给人穿的!”

    听见27的话,我和陈颖不由的一惊:“什么意思!”

    “我今天在交接资料的时候看见,第二起案件现场出现了带有枪击灼痕的木屑。而第一起案件现场,则在高墙上有一行反着的脚印!”

    27并没有直接回答我们,而是眉头一翘,开口反问道。

    “没错!”

    我点了点头。

    “你们看过三国志吗?”

    而在这个时候,27又问道。

    “三国志?”

    我和陈颖都不由的一愣,没想到27并没有把线索的话题接下去,而是话题一转。

    “《三国志》里面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情,诸葛亮复出祁山,以木牛流马运输粮草!”

    27的眼睛微微眯上,此刻的他,双眸闪过一道凛然之色,似乎是已经想到了什么。

    听着27的话,我不由的一愣:“木牛流马?”

    我隐约的记得,当年历史书上确实是有这一段。可是,这又和案子有什么关系。

    27的嘴角微微的翘起,继续道:“春秋战国时期,墨家与公输家以擅使机关术闻名于世!而木牛流马,则是机关术的产物,也就是傀儡术!”

    “傀儡?”

    我和陈颖的神情都僵住了,反倒是27,依旧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

    “咳咳,27,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我原本以为,27就是为了缓解现场逐渐冷却下来的氛围讲的一个冷笑话,道:“那玩意儿都是小说里面的东西,怎么可能出现在现实当中!”

    “机械表依旧没有任何动力能源,为何能动,运转不受限制!”

    27瞥了我一眼,开口道。

    27的这样一问,让我的神情不由的一愣,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说白了,傀儡术就是机关术的一种。而现在的机械表那些技术,甚至当年诸葛亮的木牛流马,也都是当年机关术的旁枝末节!”

    说到这里,27突然呢喃小声了说了一句:“原本以为,组里的那些档案记载都是虚谈,没想到今天能够让我在这里见识到了!”

    “组里,什么意思?”

    27的话,引起了我的好奇。但是27却没有继续将这句话说下去。

    到现在,我我对27的话开始有些相信了。

    虽然初见27的时候,着实是和一个街头的流浪汉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上面,绝对不可能派一个疯子下来主导探案的。

    如果真的是27口中的傀儡机关术的话,那么现场很多难解的问题,现在一下子便可以迎刃而解。

    那墙上一排反着的鞋印,人做不到,不代表那种东西做不到。而现场带有枪击灼痕的木屑,也可能是子弹击中傀儡的身上所造成的。

    这个时候的我,不由的想到了我那天,在和那名红衣女子相遇的时候,红衣女子身体微微向后一靠,发出“卡巴”的声响,难不成,这就是傀儡身上运行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但是,仅仅只知道杀人手法,却也是完全不够的。

    这东西,基本上是没有人知道的存在。这和在大街上找人,你只告诉别人这是一个男人,是一样的道理。

    只不过,你找男人,别人可能还会给你指一下哪里有男人。

    你在大街上问,谁会傀儡术。要不然别人直接把你当骗子,要不然会直接大个电话给120,把你拖到安定医院去了。

    所以说,仅仅只知道杀人手法,是完全不够的。

    没有其他的线索可言,作案手法的揭开也完全就是鸡肋。

    “轰!”

    正当我们三人,又陷入一筹莫展的时候。一声惊响,突然把我们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看着窗外的天空,此刻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完全黑了下去。

    乌云压的极低,整个空气在一瞬间变得十分压抑。

    “又是一场狂风暴雨!”

    看着窗外,不断的电闪雷鸣,27不由的开口道。

    而我的心,在此刻却是不由的一沉。但是眼神之中,却是难掩一种期待之感。又是一场雨,在夏天这个多雨的季节,可能又是要下一夜,不知道,那么到现在还没有露面的凶手,会不会在这个雨夜当中露面。

    而他这一次,下手的目标,又会是谁!

    一切都不得而知,而案件似乎再一次陷入了没有头绪之中。

    回到家的我,洗了个澡顺带将手臂上缠着的绷带换了一下,就躺在了床上。

    而刚刚等我睡着的时候,一个电话却在这个时候打了过来。

    看着电话那头的来电,正是陈颖。

    我的心中当时就暗道一声不好,因为我知道,这个小妮子绝对不会在没事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接了电话,电话的那头传来的却是27的声音。

    果然,又出事了!27让我赶紧归队。只不过,这一次并不是又第四具受害者的发现尸体了,而是因为张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