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神品狂医

作者:吃猫的鱼 | 总裁小说

收藏

  你问我这个官居一品会什么?实际上我会的也不多,是懂一些天文地理,药性医理,五行八卦,乾坤阴阳,观相祝由,驱灾辟邪,和一点点翻云覆雨的能力,只此而已。东临市丽景花园小区的一栋别墅里,林初音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仿佛以命令下属的语气说道。冷漠至极。。

第23章 生孩子的事不用你_神品狂医_ 陆晨, 林初音

    最后结束了的时候,本来自大的林秀芬和杜景升等人希奇的亲手把陆晨一家人送上了车才离开了。要明白现在他们可从来不也没正眼看过陆晨。就连每日都要对陆晨骂上几句赵桂芝昨天都出要知道以前他们可从来没有正眼看过陆晨。。...

    最后结束的时候,原本自傲的林秀芬和杜子明等人稀奇的亲自把陆晨一家人送上了车才离开。

    要知道以前他们可从来没有正眼看过陆晨。

    就连每天都要对陆晨骂上几句赵桂芝今天都出奇的露出了笑脸。

    回到家,林文栋和陆晨都喝的有些多。

    林文栋招呼:“桂枝,去煮点茶水醒醒酒。”

    赵桂芝一愣下意识看向陆晨,但紧接着便跑去厨房。要知道这活以前可都是陆晨做的。

    客厅就剩下林初音陆晨林文栋三人。

    林文栋语重心长的对两人说道:“初音,你们也结婚两年了吧?”

    林初音和陆晨对视一眼,疑惑的点了点头。

    “都这么久了,你们也是时候要个孩子了。”

    闻言,林初音两人都是浑身一颤。前者脸一红,低着头:“爸,你胡说什么啊。”

    “我这怎么是胡说呢,难道不对么?你看看别人家的孙子都打酱油了,我要个外孙还不行?”林文栋眼睛一瞪,有些不悦的说道。

    “爸说的对,也是时候要个孩子了。”陆晨不知所谓的附和道。

    话音刚落,就感觉腰间的肉拧在了一起,疼的他满头大汗却不敢喊出声。

    转过头去,只见林初音咬牙切齿的悄悄对他做着口型:“跟我上楼.....”

    陆晨一愣,紧接着脸色一喜对岳父道:“内个,爸,我有些累了,就先上楼睡觉了。”

    “去吧,早点休息。”

    林初音也跟父亲道了晚安,起身迈着步子向着一边的楼梯阶走去。

    陆晨也随即迈步跟上。

    陆晨边走着,边欣赏着林初音曼妙的身姿。

    闻着她身上飘来那熟悉却又从未仔细闻过的淡淡幽香,体内热血有些不受控制。

    陆晨心砰砰的跳,暗道这女人叫自己上楼,难不成是答应了要孩子的事?自己可以转正了?

    想到这,他便激动的呼吸急促。

    差点笑出声的陆晨,根本没有看到突然停住的林初音。

    “陆晨......”林初音忽然停住脚步,转过身,可还没等说话,陆晨却直径撞了上来。

    陆晨只觉得冲进了一团棉花里,柔软温热。

    还没来得及享受,一声惊呼唤醒了他。

    “啊.....”林初音没有站稳,一声惊呼,整个人往侧边扑倒而去。眼看着就摔倒在楼梯,吓得她大惊失色。脑海中下意识的浮现出自己滚下台阶摔得头破血流的情景。

    心中充满了恐惧。

    陆晨吓了一跳,紧忙前倾身体,同时快速的伸出手,一把搂住已经腾空的林初音,用力将她拉向怀中。

    一时间,清香扑鼻,温软入怀。

    被陆晨拉住,林初音仿若死里逃生一般,靠在他的身上大口的喘息。

    突然她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低下头一看,只见自己胸前一只大手正在紧紧粘在上面。

    浑身一颤,顿时惊呼一声。

    “啊......”

    陆晨顺着林初音的目光看到了自己的手,脑袋轰的一声。下意识的收了回来:“对.....对不起。”

    这时,在楼下喝茶的林文栋听到惊呼,大喊:“怎么了?喊什么?”

    “啊.....没事。”陆晨紧忙心虚的回应。

    林初音深吸一口气,铁青着脸:“陆晨,你过分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再说刚才若不是我,你早就滚下台阶了。”陆晨皱着眉头。

    “你还敢说,要不是你......”林初音瞪着眼睛冷哼一声:“算了,我不跟你计较。我叫你上来是要告诉你。我爸说要孩子的事,你别忘心里去,也不用你操心,到时候我自己会想办法。”

    陆晨宛若雷劈,当场定在原地。

    她想办法?还不用自己操心?

    这算是要光明正大的给自己戴绿帽子?还他妈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回到自己的屋里,陆晨越想越生气。

    虽然跟林初音有名无实,但这绿帽子戴的也是在憋屈。更可恶的是这女人还提前跟自己打了个招呼。

    真当自己有异于常人的胸襟?

    陆晨咬牙切齿的去卫生间用凉水狠狠的冲了一个澡。这才冷静了些。

    在她看来林初音应该不是那种女人。她说的办法应该是领养一个小孩之类的。

    反正陆晨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第二天一早,跟往常一样 ,陆晨起床吃了早饭去医院看赵老。

    “陆先生!”

    陆晨刚进医院大门,便听见身后有人叫住自己。

    回过头,陆晨看到一脸疲惫的赵书记正朝自己走过来,脚步虚浮。

    “赵书记,你怎么脸色不太好?是因为火灾的事么?”陆晨问道。

    赵书记摇了摇头:“火灾虽然有些头痛,但好在没有人员伤亡。不幸中的万幸,现在下面的人已经去做后续工作了。”

    “那您这是?”

    “哎!一言难尽啊。外面的事还没处理完,家里的事却又不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儿子总是生病,爱哭闹,医院也查不出个问题,昨晚更是哭闹不止。我跟我老婆都是一夜没睡。”赵书记叹了口气,显得很无奈。

    陆晨皱着眉头打量着赵书记,犹豫了一下问道:“赵书记,你可还记得那日在医院外,我跟你说的话?”

    赵书记眼神一凝,脚步停了下来:“你是说?”

    陆晨郑重的点着头:“你的情况我心中大概有些数。但具体的情况我需要到你家里看过之后才能下结论。只要找到了原因,保证药到病除。”

    “真的,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带你去。”赵书记迫不及待的说道。

    “上楼去看下赵老,交代一下事情,咱们即刻出发。”

    “好!”

    赵老的情况比起昨天恢复的好得多。看着架势用不时尚几个小时就能苏醒。

    陆晨跟胡老简单的探讨了接下来的调养药方。

    胡老连连夸赞陆晨厉害。药方开的丝丝入扣,冷热平衡,五行浓郁,没有一丝瑕疵,绝对称得上是绝世良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