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神品狂医

作者:吃猫的鱼 | 总裁小说

收藏

  你问我这个官居一品会什么?实际上我会的也不多,是懂一些天文地理,药性医理,五行八卦,乾坤阴阳,观相祝由,驱灾辟邪,和一点点翻云覆雨的能力,只此而已。东临市丽景花园小区的一栋别墅里,林初音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仿佛以命令下属的语气说道。冷漠至极。。

第18章 火光四起_神品狂医_ 陆晨, 林初音

    陆晨点了点点头:“好的,我这就去。”不一会儿,陆晨端着茶水从厨房走出:“妈,要不然也没什么事我就先下楼了?”“下楼?你一大清早上干什么去了,没看见屋里这么乱,么你不一会儿,陆晨端着茶水从厨房走出来:“妈,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上楼了?”。...

    陆晨点了点头:“好的,我这就去。”

    不一会儿,陆晨端着茶水从厨房走出来:“妈,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上楼了?”

    “上楼?你一大早上干什么去了,没看到屋里这么乱,难道你让我收拾么?”赵桂芝吃了张牌之后,冷声喝道。

    “桂枝啊,你们家这上门女婿训练的可真好呀。”一个跟赵桂芝同龄的妇女笑着说道。

    陆晨眉头微皱。‘训练’这是说狗呢吧。

    忍着愤怒,陆晨低声说了句:“妈,我这就去收拾屋子。”说完转身就走。

    对于家务这种事,陆晨这两年来可是熟能生巧。以至于这两年,家里从来没雇过保洁员。

    虽然陆晨入赘之后没为家里赚过一分钱,但却也为家里省了不少钱呢。

    “废物一个。看见就烦。来来来,咱们继续打牌。”赵桂芝白了陆晨一眼,招呼姐妹继续。

    陆晨很快换上了围裙,开始了保洁员的工作。

    一旁打麻将的女人忍不住调侃道:“桂枝,你家女婿真能干,你看看这屋子收拾的可真干净。”

    “是啊,我要是有这么个女婿该有多好啊。”

    赵桂芝哼了一声:“你可拉倒吧,谁不知道你女婿可是公司老总,你还指望人家收拾屋子?像这废物除了收拾屋子什么都干不好。我都不知道我是找了个女婿还是保洁员。”

    “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赵桂芝又忍不住发出一阵感叹。为什么好女婿都是别人家的。

    陆晨暗自攥着拳头,自己辛辛苦苦在这边干活,那边却仍在嘲讽。

    “哎!老了,这才打了两圈麻将,肩膀就受不了了,再打一圈不能再打了。”那个女婿是老总的女人,活动了一下肩膀,皱着眉头说道。

    “别啊。”赵桂芝紧忙道:“咱们好不容易聚到一起,这才多大一会儿啊。不就是肩膀疼么。”

    “陆晨,过来。”赵桂芝大声喊道:“过来给你杨姨揉揉肩膀。”

    “啊....别啊,那多不好啊。”杨姨有些不好意思。

    赵桂芝无所谓的道:“这有什么啊,闲着也是闲着。废物利用嘛。”

    “啪!”

    陆晨阴沉着脸,一掌拍在麻将桌上,纯实木的桌子顿时四分五裂,麻将散落一地。

    “啊!”

    “啊!”

    这可吓坏了这几个打麻将的妇女,一个个尖叫着后后退。

    赵桂芝瞪大了眼睛,脸涨得透红:“陆晨,你他妈要造反啊。”

    陆晨眯着眼睛:“妈,我希望你记住,我是你女婿,是林初音的老公,你可以看不起我,但请把我当个人看。我不是奴隶,更不是狗。”

    “你.....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信不信我让初音跟你自离婚。”赵桂芝大怒,气的手都颤抖。

    “随便。”陆晨哼了一声,潇洒转身上楼。

    楼下四个女人大眼瞪小眼。赵桂芝气的都站不稳,瘫坐在沙发上嘴里还不住的嘟囔着:“反了.......反了.......”

    “内个,桂枝啊,我家里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咱们 改天再聚啊。”

    “那我也走了.....”

    “桂枝,你保重身体啊.......”

    今天算是把林家的脸丢到外面了。赵桂芝心里算是恨死陆晨了。

    居然敢跟自己顶嘴。

    不行,必须要让他们离婚,赶紧让他滚出林家才行。

    到了晚上,林初音铁青着脸敲开了陆晨的房门。

    开口就问到:“你跟我妈吵架了?”

    陆晨并没有狡辩:“嗯!”

    林初音冷着脸:“我希望你记住自己的身份,你现在还没有资格在这家里提意见。”

    “你也当我是奴隶?”陆晨沉声问道。

    林初音皱着眉头:“没有人想要你当奴隶,你现在的地位全都是你自己造就的。想要别人的尊敬你,你得拿出让人尊敬的能力。并不是威胁别人尊敬你,明白么?”

    犹豫了一下,她又继续道:“行了,明天我爸过生日,这件事我不想再说了。明天早上我还要去机场接他,先回屋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

    林初音离开陆晨的房间,只留下一缕香气。

    陆晨叹了口气。没错,自己现在的地位和口碑的确是这两年来的懦弱造就的,也怪不得别人。

    心有思绪,陆晨辗转难眠。

    一直到了凌晨才得已入睡。

    以至于一觉睡到了上午十点多,要不是林初音的一个电话,陆晨说定要错过岳父的生日聚会了。

    简单的洗了把脸,陆晨换上身干净的衣服,背上装着古董大碗的背包就出了门。

    打车直奔今日宴会的地点,万阳饭店。

    车行驶在半路上,陆晨刚准备闭目养神补一觉的时候,忽然听到警笛声,睁开眼睛一看,一辆辆消防车正飞速的驶过。

    “前方车辆让开,前方车辆让开.......”

    陆晨紧忙朝车窗外看去。

    不远处一道冲天的火光,正在吞噬着一栋老旧的居民楼。浓烟遮天蔽日。

    陆晨暗道不好,这种年久失修的老楼,一般防火工作做地都不是很到位,一但发生火情,火势蔓延一定飞速。

    陆晨没敢犹豫,给了钱直接下车冲向火场,帮忙救援。

    此时着火的居民楼外,闻讯赶来的消防车已经架好了云梯,四五个巨大的水枪几分钟后压制住了火势的蔓延。

    顺势,被困在楼里的人员也开始陆陆续续的撤离。

    这时一辆轿车穿过人群,停在了消防车旁边。

    “赵书记!”消防指挥官紧忙打招呼。

    来人正是东临第一书记,他正在这附近的一家商场做调研,突闻火灾,紧忙赶来查探情况。

    “现在情况怎么样?”

    “报告赵书记,人员正在有序的撤离,我们官兵已经在维持秩序。马上就能撤离完毕。救护车还未赶到,不过这位小兄弟正在帮忙救治伤员。”指挥官指着一旁忙的满头大汗的陆晨。

    “陆晨?”赵书记惊呼一声。

    “赵书记认识他?这小伙子是主动要求帮忙的。”

    赵书记点头:“这人前天才救了我父亲,医术了得,有他在,伤员的安危怕是不必担心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