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神品狂医

作者:吃猫的鱼 | 总裁小说

收藏

  你问我这个官居一品会什么?实际上我会的也不多,是懂一些天文地理,药性医理,五行八卦,乾坤阴阳,观相祝由,驱灾辟邪,和一点点翻云覆雨的能力,只此而已。东临市丽景花园小区的一栋别墅里,林初音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仿佛以命令下属的语气说道。冷漠至极。。

第17章 败露_神品狂医_ 陆晨, 林初音

    “陆晨,你别走留在一陪我,好么?”刘蓓麻酥酥的声音传来。陆晨深吸口气:“别这样,我们才认识了将近半个小时,这么做不最合适。”“那正好啊,弄完了谁也不认识了谁,反倒不陆晨深吸一口气:“别这样,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小时,这么做不合适。”。...

    “陆晨,别走留下来陪陪我,好么?”刘蓓麻酥酥的声音传来。

    陆晨深吸一口气:“别这样,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小时,这么做不合适。”

    “那正好啊,完事了谁也不认识谁,反而不尴尬,你说呢?”刘蓓眨着大眼睛,羞涩又带着一丝期待盯着陆晨。

    陆晨的心脏狂跳,若不是刚刚看到的那东西,也许自己真的会控制不住吧。

    陆晨叹了口气。强行平复翻腾的热血:“刘蓓,你费尽心思算计我,甚至现在不惜自毁清白,到底有什么目的?”

    刘蓓浑身一颤:“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不懂?我不管是因为什么,但我劝你,女孩还是爱惜点自己的好。”陆晨说着一把推开刘蓓,走到卫生间门口,从角落里掏出一个只有纽扣大小的监控器。

    “说说吧,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陆晨坐在了沙发上,把监控器扔进了还没喝完的热水里,听到监控器发出‘滋啦’的声音后,面无表情的缓缓问道。

    “你是男人么?”刘蓓没有回答陆晨的问题,反而咬着朱唇,皱着美眸反问了一句。

    “嗯?”

    刘蓓深吸一口气,小脸上露出些许怒气:“老娘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我都穿成这样了,你竟然不为所动,反而在这给我讲道理?你还是男人么?”

    “若只是因为心动就要做点什么,那和野兽有什么区别?我可没有跟刚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女人就上床的习惯。更何况还是在别人的监视之下.....”陆晨指着杯子里的监控器。

    “监.......监控?你.....你这话什么意思?”刘蓓一愣。

    陆晨看着刘蓓的表情不像是在作假,疑惑的问道:“怎么?你不知道你家里有监控器的事?”

    刘蓓忽然瞪大了眼睛,好像想明白了什么。看着水杯里的监控器气的直咬牙:“这是监控器?妈的,这个混蛋,明明告诉我只要勾引住你就行,没想到竟然提前在我家装了监控器。”

    “是谁?”陆晨脸色一变,果然是有人想要害自己。

    见事情败落,刘蓓干脆也不再隐瞒:“我也不知道,有个人找到了我,告诉我只要演一场戏就有十万块的收入。我头脑一热就......就答应了。”说着,一股懊悔出现在脸上。

    陆晨皱着眉头:“你有没有想过,我若是没发现这东西,没忍住真的把你那个了,你怎么办?”

    刘蓓想想有些后怕,紧了紧胸前的衣襟:“他说,会在.....之前及时赶来,然后告你强奸。保证不让我吃亏,我......我才答应的。”

    陆晨的脸色阴沉的要命,告强奸?好狠的手段,这是要自己身败名裂啊。到底是谁跟自己有这么大仇恨?

    看着水杯中的监控器,陆晨的脑袋里忽然闪过一张及其讨厌的脸。

    “以后做事多用脑袋想想,别什么活都敢接,要不是遇见我,你铁定要出事。哼!我还有事,先走了。”陆晨说完气势汹汹的起身离开。

    留下一脸呆滞的刘蓓。

    这......这就走了?不知怎的,刘蓓心中还有一丝失落。

    但紧接着她坐在沙发上,脸上露出了自嘲的笑意:“刘蓓啊刘蓓,你是有多贱啊,连这种钱都开始赚了。”

    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手里死死的攥着手机,一条短信跳了出来。

    “刘子琦家属您好,人民医院提醒您,医药费余额以不足,请及时缴费......”

    .........

    小区门口的一辆宾利车里,马真怒火中烧:“妈的,你个废物,你不是说你那是最新的设备么?为什么会没有图像?”

    副驾驶的青年一脸委屈,他明明试过很多次了,都没问题,怎么会突然没有图像了?

    “妈的,搞砸了老子的计划,我让你吃屎去。”要不是马真的手还帮着绷带,他真想一拳怼死前面那个没用的废物。

    明明已经上钩了,可他妈关键时刻设备却不好使了,留不下证据,空口无凭,不是反而便宜了陆晨那家伙么?

    自己掏钱给陆晨找女人?

    想到这,马真气的不行,单手从口袋里掏出根烟:“妈的,我得抽根烟冷静一下,我怎么有你这么个废物手下。”

    刚降下车窗,一张笑眯眯的脸出现在马真面前。

    “马少爷,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好想你呀。”

    马真像是见了鬼一样,‘妈呀’一声把烟扔了出去:“陆晨......你......你不是应该......”

    陆晨咧着嘴角:“我不是应该在楼上享受春宵,对么?”

    马真脸色一变:“你......你都知道了?”

    “是呀,所以我特意来谢谢马少爷为我准备的这一切。”陆晨冷笑着说道。

    “喂,你什么人?”副驾驶的青年下车冲着陆晨大喝。

    “滚,没你的事。”陆晨一脚,那人飞出去足足有十几米。

    我靠。

    马真吓的紧忙升起车窗。

    但就在此时,一只大手却已经先伸了进来,一把抓住马真完好的那只手臂:“马少爷是嫌这只手也多余是吧,那我来帮你。”

    “啊......不要......你敢,我可是马家少爷.......”

    “咔擦!”

    陆晨利用车窗,做一个简单的杠杆原理,毫不费力的掰断马真的另一只手臂。

    “啊......我的手,疼.......陆晨,我饶不了你。”车里顿时传来了杀猪般的惨叫。

    “嗯?没记性,还敢威胁我,是嫌两条腿也多余?”陆晨轻挑眉头。

    “啊.....不......不多余。”马真吓的汗毛炸裂,疯狂的往后退,额头上冷汗密布。

    车里瞬时多了一股尿骚味。

    陆晨在车外面都闻到了,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冷笑道:“最好不多余,否则我不介意多帮你几次。还有,你给我记住,我随时欢迎你来挑衅。前提是......你的胳膊腿要够用才行。”

    说完也不管马真惊恐的脸色,转身就走。

    对于这种只会在背后玩阴招的家伙,陆晨可不会惯着。

    本来还想着去看看开医馆的店面,但被马真这么一闹,完全没了心情。打车回了家。

    刚进门,便看到客厅里四个女人在打麻将。

    “陆晨,你回来的正好,我们有点渴了,去煮点茶水。”赵桂芝撇了一眼,很随意的命令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