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成

怪我过分沉迷

作者:竹子小说 | 其他美文

收藏

陆致远小说最新章节_陆致远小说在线阅读_怪我过分沉迷小说陆致远

    陆致远小说名叫做《怪自己过分沉迷》,提供陆致远小说最新章,陆致远小说在线阅读。怪自己过分沉迷小说陆致远节选:陆致远小心翼翼的把姚曼抱在怀里,面色也阴沉的厉害,目光恨不得在自己身上戳出一个洞来:“简小单,如果这孩…...

    陆致远小说名字叫做《怪我过分沉迷》,这里提供陆致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怪我过分沉迷小说精选:第3章我才不会后悔我眼睁睁看着姚曼挺着肚子撞在我的手臂上,然后又撞上了一旁的衣柜,重重的倒在地上,身下晕开一团鲜红的血迹。“小曼——”陆致远小心翼翼的把姚曼抱在怀里,脸色也阴沉的厉害,眼神恨不得在我身上戳出一个洞来:“简小单,如果这个孩子再出了问题,我就让你给他偿命!”“阿远,不是我......”“简医生!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这里,不是你难道是我自己去撞的柜子吗?我好心好意的带你上来包扎伤口,你怎么能这样恩将仇报!”姚曼哭喊着,泪水…

    第3章我才不会后悔

    我眼睁睁看着姚曼挺着肚子撞在我的手臂上,然后又撞上了一旁的衣柜,重重的倒在地上,身下晕开一团鲜红的血迹。

    “小曼——”

    陆致远小心翼翼的把姚曼抱在怀里,脸色也阴沉的厉害,眼神恨不得在我身上戳出一个洞来:“简小单,如果这个孩子再出了问题,我就让你给他偿命!”

    “阿远,不是我......”

    “简医生!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这里,不是你难道是我自己去撞的柜子吗?我好心好意的带你上来包扎伤口,你怎么能这样恩将仇报!”姚曼哭喊着,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留下来。

    眼前的阴暗一片,我能感觉到陆致远身上蓬勃的怒气。

    “让开!”他重重的推了我一把,抱着姚曼急匆匆的走下楼去,剩我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地上的血迹浑身冰冷。

    我跟陆致远,或许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我为这个错误付出了代价,我愿赌服输。

    隔天,我去了医院上班,刚换上白大褂准备去查房,就看到主任推门走了进来。

    他眉头紧紧拧着,我便已经知道了大概。

    我把白大褂脱下来,问道,“姚曼流产了是吗?”

    “嗯,”主任点了点头,“陆总向院方施压,抱歉小单,这个职位......我们没办法再帮你保留。”

    我点点头,“多谢主任这几年的栽培,我现在就去办离职手续,不会让你们为难。”

    “不用了,”主任叹了口气,“院方已经帮你办妥。”

    我最后看了一眼工作了两年多的医院,转身离开。

    回到住处的时候,陆致远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浑身冷的像冰,“签了这份离婚协议,从这里滚出去。”

    我楞了一下,随即扯了扯嘴角,“如果我不签呢?”

    陆致远拧着眉看我,“简小单,我当初为什么娶你,你心知肚明。我跟小曼的两个孩子不能白死,签了它,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一马。”

    我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打量着他,这个男人的眉眼一如既往的俊秀桀骜,完全就是我爱的样子。我闭了闭眼睛,“要我签可以,你好好听我说一句话,就一句,可以吗?”

    陆致远没说话,我只当他是默认。

    “姚曼的两个孩子都不是你的,月份不对,我是妇产科医生,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对劲,第一次姚曼被送来我们医院的时候,她的子宫壁已经因为多次流产薄到一碰就破,孩子根本保不住。还有这一次,是她为了掩饰自己孩子的月份不对,故意撞上了柜子却把责任推到了我头上。”

    我尽量心平气和的跟陆致远说清楚,希望他能去找别的医生查一下姚曼的堕胎史,他信不过我,就找信得过的医生去查,子宫壁那么薄不可能只流产过一次。

    等他查清楚,一切就都真相大白。

    我忐忑的等着,却听到他讽刺的说:“你的一句话可真长,流产史?小曼的第一次就是给了我,之后也一直跟我在一起,怎么可能有流产史?你要编也得编个像样的借口。”

    “我没有编,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急于向他说明,“你能不能相信我哪怕一次?”

    陆致远冷笑:“我相信小曼就足够。两年前我喝醉晕倒,是素昧平生的她精心照顾了我一整晚,当我看到她从我身边醒来,看到床单上鲜红的血迹时,我就发誓一辈子对她好。这样善良的女孩怎么会骗我?”

    他讽刺的看着我:“而你呢?除了用卑鄙手段逼着我回来上你,用最恶毒的心思揣摩一个无辜的女孩,你还会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决定赌一把。

    “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想跟你说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你以为两年前送你去艾菲尔酒店的不是姚曼,其实是我......”

    陆致远万般不耐的打断我:“还在编故事?如果真的是这样,难道你被我睡了之后不要求我负责,反而这么多年一声不吭?简小单,别把旁人都当傻瓜!”

    “你不信?”

    陆致远冷笑一声:“从头到尾,一字不信。”

    他的一句话,足以将我的一腔期盼击得粉碎。

    我摇了摇头,苦笑道:“陆致远,我不会签的,我们刚刚才有过夫妻生活,不符合离婚的条件。”

    哐啷——

    烟灰缸被摔的七零八落,满地都是玻璃渣。

    他冷眼看我:“你最好不要后悔。”

    门被猛地甩上,震天响。

    我听着汽车的轰鸣,叹息。

    我有什么好后悔?

    至少我现在还是陆太太,我才不会后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