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已完成

诡面观音

作者:梧桐阅读 | 其他美文

收藏

  《诡面观世音》关于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花容,张天师,千顺,许青凤间的事迹。诡面观世音约14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诡面观音张天师_诡面观音张天师小说_诡面观音小说张天师

    张天师小说名叫做《诡面观世音》,提供诡面观世音张天师,诡面观世音张天师小说。诡面观世音小说张天师节选:张天师在大家的护送下,走去了宗祠之前面村民们刚弄好的法坛之前。张天师看了看烛火下映着几十张村民满是欢喜期待着的脸,心…...

    张天师小说名字叫做《诡面观音》,这里提供张天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诡面观音小说精选:天很快就黑了下来,张天师在大家的护送下,走到了祠堂前面村民们刚弄好的法坛前。张天师看了看烛火下映着几十张村民满是欢喜期待着的脸,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在蔓延,沉思了一会,叫大家都回去,只要了大柱和良生两个人当个帮手。月色惨兮兮的,张天师换上了金黄色的道服,道服的前襟后背,都绣个八卦的图案,他给了大柱一个拳头大的铃铛,给了一面良生古色古香的铜镜,说等下如果有脏东西出来的话就要不断的摇铃铛,还要用镜子照在脏东西身上,…

    天很快就黑了下来,张天师在大家的护送下,走到了祠堂前面村民们刚弄好的法坛前。张天师看了看烛火下映着几十张村民满是欢喜期待着的脸,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在蔓延,沉思了一会,叫大家都回去,只要了大柱和良生两个人当个帮手。

    月色惨兮兮的,张天师换上了金黄色的道服,道服的前襟后背,都绣个八卦的图案,他给了大柱一个拳头大的铃铛,给了一面良生古色古香的铜镜,说等下如果有脏东西出来的话就要不断的摇铃铛,还要用镜子照在脏东西身上,这样可以消他们的戾气。大柱和良生看着周围一片黑黝黝的空旷,不住的抖着身子,连说话都不利索,结结巴巴的答应了句。张天师看着大柱和怕成良生这样,便摇摇头,叹了口气道:

    “等下要是有危险,我会让你们先走,不过,若是失败了,你们还是要死,只不过是晚天而已。”

    听着张天师安慰中又带点戏谑的话,良生和大柱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张天师说的对,若是今天晚上失败了,以后大家都得死,为了家里的亲人,就算是死在这里,也不能临阵脱逃。

    良生大柱和打起好精神,一种英勇献身的壮烈感在心里滋生,之前的害怕恐惧一扫而光!张天师看着抬头挺胸的两个后生,点头笑了一下,但只是一瞬间,立即用手里的桃木剑挑起桌上的符,上下左右的舞动,嘴里在不停的低声念着一些咒语。大柱看着祠堂里那一排排直挺挺的尸体,便使劲的摇着手里的铃铛,清脆的铃声在黑暗中像是泛起一层水波一般,一圈圈的向四处扩散。

    四周空气越来越沉闷,张天师大喝一声将剑间燃烧的纸符使劲的往祠堂的大门口一丢,顿时,呼啦一声,整座祠堂就迅速的燃烧了起来。祠堂的那扇打开的大门,就像是一个饥饿的喉咙吞食食物一般,狠狠的将大火吞入祠堂的内部。许久,一股烤肉的香味随着滚滚的浓烟飘散在祠堂的四周。

    大柱和良生闻着祠堂里飘出来的肉香,联想到里面马三和马狗子那两具肠子内脏流的满地都是的尸体,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般的翻涌,嗓子一酸,把今天晚上吃的那些大鱼大肉都吐了出来。

    ——“啊……!”

    还没等大柱吐干净,只听见一声尖利的女人叫声从祠堂里头传了出来,大柱心里一惊,赶紧把将要突出来的泄物咽了回去,用袖子猛擦了下嘴巴,抬头往祠堂门口一看,只见那个漂亮女人穿着死前的那件旗袍漂浮在祠堂门口,面色铁青恐怖,但却没有像死之前那般衣服敞开,腰间用了根**的肠子捆住了些,整根肠子随着鬼婆娘的飘动而左右乱晃起来,一股说不出的恶心。

    “大柱,良生!看来这个女鬼已经有了自己的灵智了,快,大柱,使劲的摇铃;良生,用镜子反射的火光照射在女鬼的眉心当中!”张天师快速的吩咐着,手里拿起一叠黄符,撒至空中,念了串咒语,大喝一声,整个身子往前一弓,顿时,数张黄符纷拥而上的向女鬼扑去!噼里啪啦的声响传过来,数道黄符一齐在女鬼身上炸开,火花四溅!大柱看准机会,使劲的摇着手里的铜铃,铃声急躁刺耳,良生也很专注,无论女鬼怎样动弹,良生总是很快能把镜光照射在女鬼的眉心之间。而张天师,握着桃木剑像是很吃力一般在空中乱舞,嘴里飞快的念着一些咒语。

    女鬼悬在半空中尖利的惨叫着,那张惨白的脸扭曲在了一起,她把她那双原好看的眼睛张的巨大,像是怒了一般,“嗷嗷……”的像野兽般朝天乱吼,却又被张天师的黄符困住,动弹不得。

    这时,一件意想不到、却也是预料之中的事请发生了。——在火光冲天的祠堂里,渐渐浮出了一抹嫣红的光影,一个女人身体的光影。它正缓缓的向外面飘移过来,当张天师看清了这个光影时,眼睛顿睁大了。那个光影,也是和死了的那个女人的躯体一模一样,只是,它此和女人死之前那般穿戴的整齐,头发一丝不乱,白皙的几乎近健康的脸,一切都如女人生前那般美好;可唯一不同的就是它那张嘴,嘴角极度的往上翻,形成一个很诡异恶心的笑,就像一弯被砍去两端的缺月,被贴在她的脸上,唇色艳红艳红,红的就像是剥了嘴唇上的那层皮,那鲜红,就是它流出来的血。

    ——它是那个观音煞!

    观音煞一出来,女鬼身上的符咒立马就失了作用,“噼里啪啦”的全部炸裂,女鬼用僵硬的手缓慢的拉了拉紧自己腰间的那根恶心的肠子,冲着灵台咧嘴笑,嘴里黑漆漆的东西就一丝丝的流到地上,腐肉的味道传到灵台,奇臭无比。

    两个穿着同样旗袍的女人,就漂浮在祠堂的左右两边,而且脸上都露出一种和恐怖的笑,无声无息的正在慢慢的向灵台逼近。

    大柱和良生,都不由自主的往张天师身边靠近了些,抬头看张天师该怎么办?却见此时张天师就像那些个和尚一般,眼角蜿蜒流下了两道诡异的血水,全身僵硬的站着。

    大柱和良生吓着了,不断的摇着张天师,问张天师他出什么事了?可是已经没时间多问了,眼见女鬼靠的越来越近,大柱急了!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张天师脸上。张天师咳出了口猩红的鲜血,也来不急跟大柱和良生解释什么,拿起木剑,直指上天,嘴里大声念道:

    “玉清始清,真符告盟,推迁二#,混一成真。五雷五雷,急会黄宁,氤氲变化,吼电迅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只见黑漆漆的天空中忽然雷声滚滚,大风呼呼!接着,几道闪电僵硬的从天上直直的劈在了两个女鬼声上,顿时,白烟滚滚,两个厉鬼凄厉的尖叫一声,声音尖细刺耳,传到几里之外!瞬间,四下一片安静,静的就像是时间静止了一般了无声息,就连那祠堂梁木轰然倒塌的声音都听不见。几人站在烟雾里,等过了好几分钟浓烟逐渐散去了,耳朵像是开窍了一般,灵通了起来。

    大火焚烧祠堂的声音在风中“呼啦呼啦……”作响,但地上却只有一具女尸在火中“噼哩啪啦”的燃烧。另一具不知所踪。

    大柱正想问张天师另外一个女鬼哪里去了,转头间,张天师忽然”嘭“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大柱和良生一惊,赶紧扶起张天师问他怎么了?张天师摇了摇头,无力的道:“大柱,良生,我真的尽力了,这个观音煞,她的戾气深重,我无法降服它。”

    说着颤抖的从裤兜里掏出两面很小的铜镜,交给大柱和良生,一人一个。

    “这两个乾坤八卦镜,是我的祖师爷传下来的,你们俩拿着它快逃命去,观音煞的煞气太重,它已经记住这方圆五里内每个人的气息,目前没有人能救得了这里的人了,这两个乾坤八卦镜,会掩护你们,你们快带着这镜子走,若万幸是活了下来,今后成了家,也要切记绝对不能把着镜子丢了,一定要、好好的要放在身边,一定不能让你家人脱离了这块镜子的庇佑,不然你们是永远逃脱不了的!”

    张天师说罢,喘的厉害,眼看就要不行了,在死之前使劲的推了一把大柱和良生,叫他们快走!大柱和良生心里乱的就像是一团绞成一团的细线,大脑一片空白,已经什么思维都没有了,只知道迷迷糊糊有人推他们走,求生的**使唤着他们的行动,两人同时起身,飞快的到不远处牵起张天师的那匹大马,一起坐在马背上,一拍马屁,扬蹄奔跑,渐渐远离了马家村。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回去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