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阴魂缠身

作者:尖叫 | 灵异恐怖

收藏

  我们这儿兴闹伴娘,表哥结婚了那天闹死了伴娘,而她的阴魂却困住了我……自从我能听见他们临死前前的声音,我的人生再无宁日!身前男人长身玉立,一袭黑袍猎猎,如神般救下我。。

    随即我找到了了栓子和铁牛两人,也万般叮嘱他俩不能够逼近工地禁区,这两人和我一个村儿里来的,我不可能会让他俩在这里出事了。  栓子和铁牛而已脑子笨人还老实巴交的,他俩明白事儿儿的危险性,自然而然会去那些工地禁区。  早上九点钟,工人们就拾掇准备好下栓子和铁牛只是脑子笨人还老实巴交的,他俩知道这事儿的危险性,自然不会去那些工地禁区。。...

      随后我找到了栓子和铁牛两人,也百般嘱咐他俩不能接近工地禁区,这两人和我一个村儿里来的,我不可能让他俩在这里出事。

      栓子和铁牛只是脑子笨人还老实巴交的,他俩知道这事儿的危险性,自然不会去那些工地禁区。

      晚上九点钟,工人们开始收拾准备下班,我也等到工地上的人全部走完,最后,我还需要到我管辖的区域里巡视一遍才可以休息。

      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我就回到了宿舍,我很早就躺在床上睡下,可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全是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起床到了工地上,今天,红哥给我分配了一个秘书,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应届生。

      这女秘书长得也不怎么样,但以我的眼光来看倒也不错。

      想也知道这女秘书肯定是红哥特意安排的,我只是代替表哥来的,而且我也根本不需要女秘书,形同虚设。

      这女秘书叫张岚岚,二十一岁,身材一般个儿不高,脚丫子倒是跟得紧,我走到哪她就跟到哪,就连我上厕所都在外边等着。

      “你非要跟着我么?”

      张岚岚抱着份文件夹,说道:“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我刚走出校门,有什么不对请指教!”。

      张岚岚说的倒是客客气气,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摸了摸口袋,说道:“没烟了,帮我买包烟吧,要兰花牌儿的”我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块钱出来。

      “我这儿有钱,您稍等!”张岚岚红着脸快步往小卖部跑去。

      这个张岚岚倒也勤快,在我一番试验下似乎并非是红哥刻意安排在我身边的,只是,我一个替代表哥管理工地的,为什么会给我派个秘书?

      毕竟,我连个像样的办公室都没有。

      我问她:“你不觉得疑惑么,我只是一个包工头,根本不需要什么秘书,说吧,你跟着我是不是有人安排的?”。

      张岚岚点了点头说道:“我就是红哥安排到这儿来工作的,我学的就是管理层,我只有跟着您才能学到经验”。

      “那你跟我讲讲这个红哥到底什么来头?”

      “红哥是我们学校的招生办老师,别的我不太清楚。”

      问这小妮子也问不出个什么来,干脆就放弃没问了,最后,张岚岚说了一句话让我顿时来了兴致。

      “我爷爷是风水先生,小时候受爷爷熏陶,我也懂的一点,昨晚这里死过人!”

      我一脸震惊。

      “我家里有本爷爷给我的书籍,里面好像有记载这方面的东西,上面就说这一带是个凶地,冤魂缠绕,建成也必定是凶宅!”。

      “能借给我看看么?”我忙问。

      张岚岚点头,说道:“明天我带过来给你看看,不过你不准带走。”

      “不,等会儿下班的时候我去你家,我想了解一些东西。”

      今晚也和昨晚一样有工人加班干活儿,不过我早就带着张岚岚去了她家,工地那边我刻意嘱咐栓子两人,同时我也暗自祈祷千万别再出什么事。

      张岚岚的家距离这边也不远,打个车五分钟就到,她是外地人,这个家是她自己租的一间屋子。

      房间很小却非常整洁,屋子里也充斥着女孩的香味,第一次走进女孩子的闺房倒是让我紧张不少。

      张岚岚递给我一瓶矿泉水,然后到旁边衣柜里翻腾,一会儿后拿出来一本皱皱巴巴的老旧书籍。

      这本书不是用纸做的,是用的羊皮,再使用不掉色的墨水,这本书至少可以保存上千年之久。

      封面上本是有字,可因为长期摩擦早就面目全非,我只对里头的内容感兴趣,拿到手我就着急忙慌的翻开。

      这不仅是一本说风水的书,还是奇闻轶事的杂谈合集,成书年代应该不远。

      前面的内容就是解释风水相的,我也看不懂,但大致看得明白,和张岚岚之前说的一样,那片在建的楼盘个顶个的都是凶宅!

      看到奇闻轶事这里,在里面有几行字吸引了我的目光。

      黑色的雪,遇见的人会在某天死亡,其死亡惨不忍睹,其身以作祭祀,供妖灵食用!

      其实我也不懂这是啥意思,但可以确定,那天我和徐莹莹共同看见的黑色雪,其意思代表的就是死亡!

      那天,徐莹莹很喜欢这种黑色的雪,痴迷到完全忽视了周围的动静。

      还有,我那天听到的奇怪声音,开始我以为是宋雅的,可最后我感觉好像并不是她的声音,是另一个人的。

      “你见过黑色的雪吗?”我问向张岚岚。

      “没有,黑色的雪是什么样子?”张岚岚一脸好奇。

      我摇了摇头把书合上,我已经没心思继续看下去,那场黑色的雪,注定要死亡,是我还是她,还是我们两个人一起死?

      “你脖子上戴着的是什么,很奇特!”我这才看见张岚岚脖子上戴着一块八角形的东西,上面还刻录着奇奇怪怪的纹路。

      “这是我爷爷给的,说是护身符,我从小体弱多病,是这个护身符保护了我”张岚岚双手捧着护身符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

      “肚子饿了,感谢你让我了解这些东西,我请你吃饭吧!”我笑道。

      本来张岚岚是要拒绝,还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就答应了下来,我也不是什么土豪,就到拐角处一路边大排档坐下。

      “我刚才很好奇你是怎么看出来那边楼下死过一个人?”我问道。

      “那里有很强的血腥味儿,不过为什么这件事没有公布出来?”

      “你傻,假如你是老板你会让全天下人都知道这件事?”

      聊了几句,张岚岚懂得倒是挺多的,她爷爷那里的宝贝挺多,说的我都很想去见见她爷爷了。

      “你爷爷现在什么地方?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世外高人?”我笑道。

      张岚岚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也消了下去,说:“我也好久没见过爷爷了,他居无定所,很难找!”。

      我见她有些难为情就岔开话题,让张岚岚跟我讲了很多故事,这倒是让我俩的关系更加近了一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