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阴魂缠身

作者:尖叫 | 灵异恐怖

收藏

  我们这儿兴闹伴娘,表哥结婚了那天闹死了伴娘,而她的阴魂却困住了我……自从我能听见他们临死前前的声音,我的人生再无宁日!身前男人长身玉立,一袭黑袍猎猎,如神般救下我。。

    “小美和康康神秘失踪了.....”表哥很痛苦……的地说。  小美和康康是宋雅这个孤儿院里几个小孩中的两个,他俩是兄妹,同一天生,我之后夜间的时候看见过。  表哥见我要拿起一旁座机,铁青的地说:“没有用的,我明白是谁干的,王八蛋!”。  表哥说的这美美和康康是宋雅这个孤儿院里几个小孩中的两个,他俩是兄妹,同一天生,我之前白天的时候看到过。。...

      “美美和康康失踪了.....”表哥很痛苦的说道。

      美美和康康是宋雅这个孤儿院里几个小孩中的两个,他俩是兄妹,同一天生,我之前白天的时候看到过。

      表哥见我要拿起一旁座机,阴沉的说道:“没用的,我知道是谁干的,王八蛋!”。

      表哥说的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那个人面兽心的黄先生,果然,之前表哥和他说的那件事有问题。

      不过,既然知道是谁做的,为什么不过去找回来?

      表哥阴着脸不说话,我就问旁边的孙二娃,他说美美和康康是在今晚大家都睡着的时候被掳走的。

      等他们追出去的时候人早就不见了踪影,倒是表哥看清楚了其中一个人,他就是黄先生身边的人。

      黄先生派人把美美和康康抓走,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怕是只有表哥才知道了。

      连续抽完三支烟,表哥抓起旁边的车钥匙起身,走到门口说道:“我回去一趟,这两天你们就呆在这里哪儿也别去!”。

      表哥说完就走,我和孙二娃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表哥说回去肯定是回表嫂那个家,他回去干什么?

      我见过徐莹莹,莫非这件事与徐家有关系?

      客厅里一下就静了下来,依稀之间,宋雅那屋子传来悲伤的哭声,这事儿对宋雅的打击无疑挺大的。

      表哥让我俩留在这里无非就是害怕黄先生那王八会再次过来,我只希望表哥能把这对兄妹平安带回来。

      想了很久,表哥着急忙慌的带我们来城里,说是一起挣大钱,可到现在我和孙二娃连手都没动过。

      表哥突然叫我们来城里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

      “吴勇,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睡觉!”我抓起旁边的一条毯子倒在沙发上就睡。

      可是,又怎么睡得着,宋雅那哭声依旧回荡耳边,许久之后,或许是因为我困了,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孤儿院少了两个人,但课程不能耽误,我起来从窗户看向后院,宋雅说是在教课,但整个人一直魂不守舍。

      孙二娃早就在后院那里了,这几个小孩还不知道这件事,他们只是认为美美和康康有事出去了。

      要到中午的时候,孤儿院来了一个客人。

      这位客人是徐莹莹,她今天的装扮看起来非常严肃,很有当代女强人的风范。

      她来这儿干什么?

      “徐小姐你来了,上次你捐助的善款我们还没用完呢!”宋雅强拉着一张笑脸。

      “我这次来是想替我一位朋友领养的,这是他们夫妻俩的资料你去审核一下。”

      宋雅接过一份资料,转身就往二楼走,她实在是没太多的心思去和别人多谈。

      “咦,你怎么在这儿?”徐莹莹看到了我。

      “我听说这儿附近有租房的,我就过来看看。”

      看样子这徐莹莹似乎很早就知道这家孤儿院了,不仅只有表哥,她也捐助了这家孤儿院。

      之前我就听宋雅讲过,以前的孤儿院有二三十个孩子,这么些年下来已经陆续领养走了一些。

      也可以想到徐莹莹还不知道表哥也是捐助人的其中之一。

      “这雪,怎么是黑色的?”徐莹莹望着天空疑惑道。

      雪?

      我还没抬头,忽然一朵黑色的东西落在我的手上,这黑色的东西触手即化,而且还很冰。

      下雪了,下了黑色的雪!

      天上艳阳高照,下雪本来就奇怪,更加奇怪的是这雪是黑色的!

      我看了看旁边的人,他们都不知道已经下雪,脸上也没有丝毫奇怪的表情,各做各的似乎根本看不见。

      “你俩这是看什么呢这么专注?”孙二娃突然打断我。

      孙二娃他看不见这黑色的雪,能看见的只有我和徐莹莹两人,这又象征着什么?

      以前有人说瑞雪兆丰年,那么这黑色的雪是个什么征兆?

      “你也看见了!”我和徐莹莹异口同声的说道。

      “黑色的雪,好漂亮!”徐莹莹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

      “漂亮吗?很奇怪。”

      孙二娃不解了,“你俩这是说啥呢?有点莫名其妙!”。

      我问孙二娃见到过黑色的雪么?孙二娃立即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突然,我抱着脑袋倒在地上蜷缩着,脑袋突然就剧烈的疼痛起来,那种感觉就仿佛有人在生撕开我的脑袋一样。

      一股陌生的记忆突然涌进脑海中。

      一条奇怪的街上,街上有模糊不清的行人,以我的视角走来一名身着白色长衣的清纯女子,她也和行人一样模糊的,看不清楚什么模样。

      当我和她碰面,天上下起了一场黑色的雪,女子见到黑色的雪就欢快的在原地跳舞,她的舞姿是那么的迷人。

      视角一转,白衣女子倒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上的白衣已经被血染红,她则躺在那血泊之中。

      之后我的视角变成了一团漆黑,随即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身上已经被汗打湿。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目前知道的是,当看到这场黑色的雪之后,某个人就会死!

      是我还是徐莹莹?

      “你怎么了?来把这东西吃下去会好点”孙二娃拿着一小包东西给我。

      “这是啥?”

      “头痛粉,治你这种偏头痛的”。

      我没理会孙二娃,黑色的雪没有出现了,一切都归于平静,徐莹莹已经站在原地望着天空,她很希望再次看见那黑色的雪!

      她的表情有点痴,似乎根本就没注意我刚才发生的事。

      不久后,宋雅走了出来对着徐莹莹说道:“徐小姐,资料我看过了,没什么问题,但我只接受其本人来领养孩子,请你回去转告一下!”

      “徐小姐?”宋雅摇了摇正望着天一脸痴醉模样的徐莹莹。

      徐莹莹惊醒过来,脸上一红知道自己刚才出丑了,宋雅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好的没问题,我这就回去转告,有什么需要就跟我电话,拜拜。”

      徐莹莹红着脸快步离开孤儿院,宋雅看了看我,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没把这事儿说出来,孙二娃就跟着宋雅去帮忙,我一个人坐在地上,拿出烟抽了一口,刚才那段记忆是什么意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