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阴魂缠身

作者:尖叫 | 灵异恐怖

收藏

  我们这儿兴闹伴娘,表哥结婚了那天闹死了伴娘,而她的阴魂却困住了我……自从我能听见他们临死前前的声音,我的人生再无宁日!身前男人长身玉立,一袭黑袍猎猎,如神般救下我。。

    我先想起的是地皮,都说城里头一寸土地一寸金,可这儿而已城外的小镇子上。  孙二娃这家伙了跟那六七个孩子打成一片,这厮哄孩子还挺有一手的。  孩子!  黄先生想的是这几个孩子?  表哥不只是是这家孤儿院的资助者,表哥也曾说这里是他孙二娃这家伙已经跟那七八个孩子打成一片,这厮哄孩子还挺有一手的。。...

      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地皮,都说城里头一寸土地一寸金,可这儿只是城外的小镇子上。

      孙二娃这家伙已经跟那七八个孩子打成一片,这厮哄孩子还挺有一手的。

      孩子!

      黄先生想要的是这几个孩子?

      表哥不仅仅是这家孤儿院的资助者,表哥也说过这里是他精神寄托的地方,他很喜欢这几个孩子,更喜欢宋雅。

      在表哥心里,恐怕那个妻子的地位还没有这群孩子高,这应该就是表哥的底线了。

      我的猜测就是这样,至于那黄先生真正的目的我还不清楚,表哥不能得罪他,也不能让他伤害这几个孩子,所以才一阵愤怒。

      表哥下了楼,给我一把车钥匙,说:“勇子,我信得过你,你骑宋雅的车子去大桥铺设处监视,二娃,你也一起去!”。

      我没问什么,他这是在暗中监视黄先生,而这边也不能没人照看,临走前表哥再次嘱咐我俩一定要小心点,别被那黄先生发现了。

      “吴勇,你表哥这是啥意思?”

      “不清楚,反正表哥现在有麻烦了,而且很可能还会波及那孤儿院!”

      “卧槽,哪个混蛋玩意儿?小孩子都不放过。”

      刚才我就看出了,孙二娃很喜欢那几个小孩,再者,孙二娃比我大好几岁,他虽然单身,但一直都对小孩非常的疼爱。

      现在听到这么个事儿顿时气了,而且我们要去的地方是那个黄先生的场子,这件事肯定也跟他有关系。

      “我就说昨天见到那崽子就不爽,果真不是什么好货。”

      我骑着电单车载着孙二娃来到这座跨江大桥一侧,江边两岸都在大规模的建设,大致都已经成型。

      我俩躲进了紧挨着施工处的几栋楼盘里,按照表哥说的,如果那黄先生要来,必然要经过外面这条大路。

      “二娃,你去外头弄点吃的喝的过来,我们今晚就住这儿了。”

      “那你就在这儿等着,等会儿咱俩好好喝几杯!”。

      这个楼盘已经结束,就差安装涂刷了,里头的绿化也已经做好,门口没有人守着,我就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我就看见有五六个男女正在前面布置广告牌,上面有‘黄氏产业旗下珠宝店’几个非常醒目的大字。

      黄氏产业,这就是那黄先生自己的企业,黄氏的产业有很多,但我看到这个广告牌上竟然还印有黄先生的头像,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太嚣张了。

      忽然

      “你们等等,嘛呢,没看见这位置被我们先占了么?”

      从另一边绿化带走来了四五个年轻男子,他们身着统一的服装,腰间别着个对讲机。

      这几个人手里也拿着广告牌,上面写着‘徐氏集团’四个醒目的大字,看来这两家要开撕了。

      我在旁边也乐得稀奇,摸支烟出来抽着。

      “你们先占?证据呢?”

      “你他妈眼瞎么,没看见这广告位上面绑着红绳么!”

      这两家正吵的炉火纯青时,却都把目光看向了我,并叫我过去,对于这种事我本来就是能躲多远就多远。

      “小兄弟你过来给我们作证,这根红绳究竟是谁绑上去的?”徐氏集团的人说道。

      “我?我上面的活儿还没干完呢,不打扰了!”我撒了个谎证明我就是这儿的。

      “别吵了,那红绳是我绑上去的!”

      忽的,一道清甜的声音响起,同时,一名身着淡蓝色花裙的年轻女孩从售楼部那边走了过来。

      这女孩看上去显得有些稚嫩清纯,和那天的小兰要大方许多。

      “徐氏集团没本事,抢个广告位都能把总裁千金拿出来,真他妈丢脸,这广告位送你们了!”黄氏产业的人说完就走。

      徐氏千金是谁我不知道,她来到这边先是看了我一眼,吩咐这几个人赶紧把事情办完。

      “这位朋友,你似乎并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吧?”她问。

      我连忙道:“当然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了,我是楼里贴砖的,昨天刚来”。

      刚才进门的时候我就看见那些楼底下堆了很多地砖和材料,所以我就拿这个冒充了。

      女孩点了点头,随即离开。

      边上几个人忙完之后就对我笑道:“人都走没影儿了还看什么,这是我们徐氏集团的千金二小姐,大的那个已经结婚了,对了,那个人叫什么来着?”。

      “陈强,乡下来的小子,又丑又矮,不知道大小姐图他什么?”。

      “管他呢,又不关我们事儿,那边还有几个广告位,干完咱就收工了!”。

      众人走后,我却是一阵目瞪口呆,一脸的难以置信,他们口中的陈强,而且还是又丑又矮,这不就是我表哥么!

      那这么说来,我那位表嫂就是这徐氏集团的大小姐!

      从刚才的事情来看,这个徐氏集团的名号应该是城里响当当的,这个徐氏大小姐图表哥啥?

      表哥对我隐瞒的太多了。

      正想着,孙二娃回来了,这家伙倒是不客气,买了一大堆东西。

      我也把刚才那事儿给抛之脑后,正想把东西搬到楼顶上去,忽然外头一排豪华车队浩浩荡荡的驶过。

      表哥说过,这黄先生出门向来都是非常高调的,就算是去买个吃的也得这种形式招摇过市。

      所以当下我就确定这是黄先生来了,领头那车里就是黄先生,后面这四五辆豪车后备箱没关严,里面载着东西。

      仔细一看,里面有很多成条的木板等物,车队抵达施工处停下,黄先生没下车,倒是有一位身着黄褂子背上画着八卦的人最先下车。

      随即后面那几辆车里下来七八个人开始把后备箱里的木板搬出来,那黄褂子整的就跟张拐李一样,手里托着个罗盘走上大致完成的跨江大桥。

      这是请的风水先生么?

      在我们农村,无论是修房还是建房,都需要找风水先生来卜卦,让风水先生找出个最好的方位祭拜神灵。

      但现在这跨江大桥已经快要完工,所以找方位是不可能了,看他这阵势似乎在找最佳祭拜点。

      我隔得远也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现在这大白天的靠近就会被发现,而且白天这黄先生也不会举行祭拜大典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