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阴魂缠身

作者:尖叫 | 灵异恐怖

收藏

  我们这儿兴闹伴娘,表哥结婚了那天闹死了伴娘,而她的阴魂却困住了我……自从我能听见他们临死前前的声音,我的人生再无宁日!身前男人长身玉立,一袭黑袍猎猎,如神般救下我。。

阴魂缠身第27章 日本女人,阴魂缠身第27章 日本女人免费阅读

    我身旁的栓子他们个个消失了看不见,我转过身去看时却什么也也没,而镜子里却也可以看可以得到它!它身上还在滴血,红色的礼服破破烂烂,觉得它很陌生,并且它好像在我背上很久了!眼前一白,我被张岚岚摇醒,再看向镜子,我的后背什么也也没,但那种沉甸甸的重量却还阴魂缠身!。...

    我身旁的栓子他们个个消失不见,我转过头去看时却什么也没有,而镜子里却是可以看得到它!

    它身上还在滴血,红色的礼服破破烂烂,感觉它很熟悉,而且它似乎在我背上很久了!

    眼前一白,我被张岚岚摇醒,再看向镜子,我的后背什么也没有,但那种沉甸甸的重量却还在。

    阴魂缠身!

    我手里抓着的这块衣服碎片,掏出打火机将其烧掉,直到这衣服碎片燃烧成了灰烬,我身上也跟着减轻了许多。

    随后我把这灰烬丢到一旁的水盆里,顿时,我身上的那种负重感立马就没了。

    一觉睡了两天,如果我再这么继续沉睡下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不一会儿,张拐李也赶来,把所有人叫出去就给我一阵作法,我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但作了法之后就感觉精神头好了一些。

    “我就知道你肯定有事,那天我给你的东西怎么不戴上?”张拐李脸色有点不好看。

    我这才想起他给我的那个护身符,我当时并没有戴上,而是揣在了裤兜里。

    而现在我去摸了下裤兜,却是不见了。

    “工地那边怎么样了?”我问道。

    “你先把身子给我养好了,那边有我看着,这两天就让岚岚照顾你!”张拐李说道。

    我吃了一些东西又躺在床上去,一闭上眼我就能够看到背上背着一个人,我看不清楚它的脸,但总觉得很熟悉。

    我被阴魂缠身,第一次是去找小兰,第二次是去找赵老二,都是同样被小兰的阴魂缠住。

    而如今,我对小兰的信息还完全不知道,她这么个大活人无声无息的消失,不可能没有动静!

    休息了一整天,感觉我的身体恢复了一些,便穿好衣服准备着手调查这件事,至于徐莹莹那边有专业人员,倒也不用我担心。

    我想知道小兰的身份信息,而唯一的突破口就在表嫂徐欣那里。

    徐欣的信息在网上就能够查到,既然这小兰是她的闺蜜,那至少也得是豪门富家千金。

    我趁着这会儿没人绕着工地的小路出去,我首先要去的自然就是表嫂住的地方。

    这个地方基本上全城的人都知道,但保卫森严,正门处没有人带领是不可能进去的。

    碰巧的是,我刚刚来这儿不久,一个中年男人下车,正是那天的王万,他还带着一个女人,是个穿着和服的日本女人,非常的美!

    这日本女人派头还挺足,王万一路上都是低头哈腰的,刚刚下车就看到了我。

    “你这是在这里等人吗?”王万问我。

    “我在这儿等表哥回来,他找我有事!”我没敢说实话,就把表哥拉来当了挡箭牌。

    王万点了点头,随即带着这日本女人走了进去。

    表嫂的家也是挺奢华的,但我的目光没在这建筑物上面,我的目光全被王万领着的那位穿着和服的日本女人吸引过去。

    倒不是她长的太美,而是她身上有一种非常特别的气质,让人感觉不是那么容易亲近,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这王万到底是什么人?带个日本女人来又是要做什么?

    虽然不知道,但可以看得出来这家伙不一般。

    直到这俩人消失在我视野内,想要从正门进去是不可能的,而在刚才我来的时候发现有一处倒是可以进去。

    那里是别墅的背后,有一片小树林,栅栏上长满了藤蔓花草,从那里的确是可以进去,但风险太大。

    就是这别墅里头有巡逻队伍,白天显然是不适合,而我又特想知道这日本女人究竟是谁?

    正想着该如何进去的时候,一辆车缓缓驶来,里面坐着的就是表哥。

    表哥看到我先是惊讶,然后问我:“你怎么在这儿,几天不见,怎么瘦成这样?”。

    我看到是表哥顿时凑了上去,说道:“我有件事要问你,王万是谁?”。

    表哥说:“女人嘛,爱美,王万是美容专家,基本上一个星期就会上门服务一次,你来这儿就问我这件事?”。

    对于表哥,我还是比较信任的,他瞒着我的那些事我也多少知道,他不说明是有原因的。

    “别在这儿说了,进去喝杯茶!”表哥把车子交给旁边一个人就跟着我走了进去。

    在别墅一楼客厅,王万在旁辅助那名日本女人,而她则是在和表嫂谈论些什么。

    这日本女人的普通话倒是说的挺溜,而表哥也只是和表嫂打了声招呼就到旁边坐下。

    表嫂和表哥之间的关系还是挺僵硬的,我坐在表哥旁边,那个日本女人时不时的就会看我一眼,每一次我和她对视,她都非常有礼貌的对我笑了笑。

    之后,那日本女人在表嫂脸上画了一些点,随后表嫂就领着她上了二楼。

    客厅里就剩下了我和表哥以及王万,王万坐在沙发上喝着茶,但是,我发现了他有一个奇怪的动作。

    他会时不时的摸一下自己的右手背,我也瞧的清楚,他手背上也没有什么东西。

    王万那天一把抢走木雕玩偶和今天的王万判若两人,现在又有这样的举动,让我对他产生了怀疑。

    “勇子,你跟我出来一下!”表哥忽然起身对我说道。

    跟着表哥来到了后院。

    “还记得黄先生么?”,我点头,表哥继续说,“我没能办妥他交代我的事情,我怕是有苦头吃了!”。

    从一开始,表哥和那黄先生之间交谈的那件事儿我根本就不知道,到最后孤儿院两个小孩被带走我才知道黄先生要的是小孩。

    “事到如今我跟你说实话吧,你听说过生桩么?”表哥脸色阴沉。

    生桩?

    “建设路桥,开工之前为祈求一切顺利,会祭祀一对童男童女,我良心不安所以没有做!”表哥深吸了一口烟。

    我想起了,在我们村儿里,修房之前先打地基,而在动工之前会拿家禽家畜来祭祀,祈求神灵的保佑,让新房主人万事平安。

    用活物祭祀很普遍,但都是用的家禽家畜,用活人而且还是小孩,光是一听就不能接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