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阴魂缠身

作者:尖叫 | 灵异恐怖

收藏

  我们这儿兴闹伴娘,表哥结婚了那天闹死了伴娘,而她的阴魂却困住了我……自从我能听见他们临死前前的声音,我的人生再无宁日!身前男人长身玉立,一袭黑袍猎猎,如神般救下我。。

阴魂缠身第15章 工地禁区,阴魂缠身第15章 工地禁区免费阅读

    上一次我看见徐莹莹,并也没会出现黑色的雪,为什么会在昨天会出现?那段记忆说我,遇见了黑色的雪,征兆是死亡……,这就等于是一份死亡……通知书!前段时间很奇怪的事情真的是过多了,好像正预示未来着一场大事要突然发生!我一个坐在后院一棵大树下,突然间我的手机响了,这部手机是表哥打来的,我接下,表哥让我过去一趟,还叫我别对孙二娃他们说。。...

    上一次我见到徐莹莹,并没有出现黑色的雪,为什么会在今天出现?

    那段记忆告诉我,遇见黑色的雪,征兆就是死亡,这就相当于是一份死亡通知书!

    最近奇怪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似乎正预示着一场大事要发生!

    我一个坐在后院一棵大树下,忽然我的手机响了,这部手机是表哥买给我的,就是为了能在紧急时刻取得联系。

    是表哥打来的,我接下,表哥让我过去一趟,还叫我别对孙二娃他们说。

    表哥现在在城里的工地上,我赶到这里时表哥正在和一个约摸二十七八岁身上干干净净的青年男子交涉,那青年男子似乎在和表哥商讨着什么?

    我走了过去。

    “这是我表弟,以后就拜托兄弟照顾了!”表哥说道。

    “嗯,看起来也是一表人才,就交给我吧!”

    表哥要走,这青年男子叫住:“别忘了我跟你说的事儿,能不能成功就看兄弟你了!”。

    表哥笑着脸点头答应,随后就开着车子往外驶去。

    “我叫王一红,叫我红哥就行,你对管理这方面如何?”红哥微笑道。

    我这才明白,表哥原来是给我安排工作,但为什么不让孙二娃也一起过来呢?

    “我叫吴勇,我一定不会辜负你对我的信任!”我一脸坚定。

    红哥点头,说:“那就好,陈强最近事儿多,你先顶替一下他管理的这一片工地,记住,别惹事!”

    “你跟我来一下,我带你去几个不能涉足的区域!”。

    随即红哥带着我在这片楼盘的前三栋转了一圈,其中有三个地方不能涉足,而且这里也一直没有工作人员经过,显得非常安静。

    “没有我的允许,不得踏入这三个地方,这也是你的管理范围之内,别出岔子,不然我会很难堪,没什么事你就去人事部那里领取两套工作服和通讯器,然后去工地巡查!”

    红哥说完就走了,这个王一红看来也是这个工地上的包工头之一,表哥这次让我顶替他管理这片工地,我也不能让他难做。

    去人事部那里领了工作服到宿舍换上,腰杆上别着一只对讲机就往我所管理的工地上走去。

    走在路上我一直在好奇这三处地方为什么不能涉足?里面隐藏着什么秘密么?

    这片工地是楼盘,将来是人们居住的地方,这三处地方是三栋楼的地下停车场入口。

    那里显得非常安静,也早已竣工,门口上甚至连一点垃圾都没有,已经被一大片隔板阻挡。

    在之前来的时候就听表哥说过这工地上有很多地方不能进去,看来应该是每一栋楼的那个地下停车场不能进去。

    心中虽然好奇,但我也不能无聊到给表哥徒增事端,工地上的工人们努力的工作着,炎炎夏季,汗液早已把衣服打湿,这份幸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懂。

    巧的是,我管理的这片区域里,栓子和铁牛也在里头工作,他俩脑子笨,活生生的被工友当成牛来使唤,背水泥挑沙石,累得额头上青筋暴涨。

    我得躲开他俩,要是被发现我们一起来的,而待遇却完全不一样,他俩虽然脑子笨,但心里也会不平衡,说不定到时候又得闹出麻烦来。

    但事情总是那么违背意愿,刚转过正在建设的绿化带,栓子和铁牛陡然出现在我面前。

    “勇子?你没干活?”栓子惊诧一声。

    “怎么你穿的这么干净?”铁牛也是惊讶。

    也怪不得我会说这俩人是笨,我身上这套工作服明显就和这里的工人不一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是管事儿的,这两人愣是半天没看出来。

    我也不能利用他俩这笨的特性,就说道:“我表哥最近麻烦事儿多,就叫我来顶替他一下,没什么事就赶紧过去干活吧!”。

    “哦!”俩人点头,然后就去干活了。

    我是好气又好笑,正这么摇头苦笑的时候,我忽然看见有一个工人正在往那工地禁区过去。

    我吓了一跳,赶忙跑了过去。

    “站住,你不好好工作来这里干啥?”我问。

    隔了老远我就提了一嗓子,这人也是奇怪,这人身材很瘦小,整的跟个发育不良似的。

    要是这人还一身儿女人衣服,估计就只靠背影都能迷住一大群人。

    这人听到声音就转头看过来,我奔来是快跑的,刚一看见这张清秀的脸顿时放慢了脚步。

    这人长得太清秀了,不,应该说是女人样,瓜子脸上一双大大的水灵灵的眼睛,挺拔小巧的鼻梁樱桃般的小嘴。

    是我看错了么?

    揉了揉眼睛再睁开,没错啊,这分明就是个女人,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藏在那顶安全帽里头,一束头发从安全帽里跑了出来。

    “你是哪片工地上的?你的工作牌呢?”我跑了过来问道。

    这人摇头摇头没有说话,我看见她正在用一种诡异的微笑盯着我不放,这本来是种很迷的微笑,可为什么在我看来却是这么诡异呢?

    我又问了她几句,她还是不说话,只是点头摇头和微笑,始终就一个表情。

    这不会是个傻子吧?

    为了防止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我准备将她带到人事部那里看看,正准备伸手去带她,忽然这女人调头就跑,很快就消失在这片障碍物太多的工地上。

    什么情况?

    大白天的见鬼了不成?

    正在这时我看见那边有几个工人,我就过去问了一下,问他们这里是不是有个脑子不太正常的女工人?

    其中一上了年纪的工人说道:“女工人?女工人都在另一边建设完成的绿化带里干活儿呢,这里不可能会有女工人的!”。

    我点头陷入思考中,他们走了我都没感觉到。

    对于这个在建工地我多少还是知道一点规矩的,白天干活儿的时候除了午休之外不允许男工和女工互相串门,因为这会耽误工期。

    被发现有来串门的,会视情况来扣除工资,这里干活儿的人都是挣的血汗钱,谁还敢这么做?

    刚才那个女人长得很漂亮,一看就是个不干活的富家大小姐,还是说我就是大白天见鬼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