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阴魂缠身

作者:尖叫 | 灵异恐怖

收藏

  我们这儿兴闹伴娘,表哥结婚了那天闹死了伴娘,而她的阴魂却困住了我……自从我能听见他们临死前前的声音,我的人生再无宁日!身前男人长身玉立,一袭黑袍猎猎,如神般救下我。。

阴魂缠身第6章 又疯一个,阴魂缠身第6章 又疯一个免费阅读

    赵老二还在那里用双手捧血来喝,那穿着红衣服的女人迈着步子往我这边缓缓地走回来。一阵阴风吹过,带回来的是阵阵寒冷的天气的气流,这种感觉就放佛置身于于冰窖里头。本能反应时让我一咕噜爬出来就得跑,突然间脚脖子被勾住,和昨天像的粗壮黑红色藤蔓死死地的缠着。那藤蔓勒一阵阴风吹过,带过来的是阵阵寒冷的气流,这种感觉就仿佛置身于冰窖里头。。...

    赵老二还在那里用双手捧血来喝,那穿着红衣服的女人迈着步子往我这边缓缓走来。

    一阵阴风吹过,带过来的是阵阵寒冷的气流,这种感觉就仿佛置身于冰窖里头。

    本能反应让我一骨碌爬起来就要跑,忽然脚脖子被勾住,和昨晚一样的粗大黑红色藤蔓死死的缠着。

    那藤蔓勒的我脚脖子生疼,解又解不开,那浑身是血的女人越来越近,当距离我只有三四米远的时候。

    忽的就从她背后窜出七八条粗大的藤蔓将我死死捆住,这东西好不恶心,就好像有七八条巨蟒缠在身上一样。

    粗大藤蔓把我抓起来吊在半空中,那女人越来越近,每向前一步那逼人的寒气就越让我不舒服。

    我拼了老命的喊‘救命’,哪怕现在只有一个人出现在我面前也好。

    军娃那家伙肯定是害怕的溜了,这么不靠谱的人却非要跟我一起。

    绝望之中,忽的我听见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身上缠着的藤蔓猛的用力,我疼的呲牙咧嘴,而力道还在不断加强,不到片刻我就被勒的晕了过去。

    “这是哪儿?”

    我醒过来一看四周围了好几个人,蹲在我边上的是孙二娃,定神一看,我还在这片树林里。

    之前所见到的那个佛头已经不见,周围的一切都很正常。

    “我们几个听到这边有呼救声就赶过来,看到你掐着自己的脖子在地上打滚,意识到不妙我就打晕了你,怎么样?”。

    “你大爷的,疼死老子了。”

    我这才发觉我的后劲生疼,原来是被孙二娃给打的,不过之前那个是什么情况?我产生的幻觉么?

    “军娃呢,还有赵老二呢?”

    “都在队长家里头,赵老二似乎安静了。”

    “走,回去看看。”

    回到村子走进队长家,军娃一脸煞白目光呆滞,似有之前赵老二疯了的样子。

    赵老二还是被捆着,但和之前相比要安静许多。

    队长家里头,张拐李正和队长说话,我们村儿的村队长是个中年男人,全村子里就属他最有钱。

    “幸苦了各位,外面已经备好酒菜,大家吃点热乎的放松下。”队长说道。

    他这意思就是别让我们打扰他和张拐李谈话,我也没那闲工夫,忙了一天肚子早就饿了。

    “你去隔壁村儿办事,有什么进展?”我问向孙二娃。

    “倒也打听到了一些东西,但都没啥用处,张拐李这个保密的倒是挺不错。”

    “我昏迷了之后,这军娃在现场不?”

    孙二娃点头,说道:“在,只不过也昏迷了,醒来之后就变成那个样子了,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吓的”。

    那这么说来我之前遭遇的是真实情况,我可能被缠上了!

    早前我听村儿里的老一辈人说过,人要是碰上冤死鬼,会用东西缠住这个人,这个叫阴魂缠身!

    我们这一大桌子人吃着队长家丰盛的晚饭,正吃到一半,忽听屋内一阵躁动。

    有人暴动了。

    这一次不是赵老二,而是军娃,他现在就和白天的赵老二一样精神失常发了疯,在屋里见啥砸啥,直把队长家翻了个底朝天。

    一旁的赵老二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发了疯的军娃一个劲儿的傻笑。

    张拐李见状从旁边抓起一壶酒就泼了过去,酒洒在军娃身上,军娃顿时浑身一个激灵,两眼一闭全身一软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赵老二在旁边傻笑的让我们一阵头皮发麻,众人把军娃捆了起来。

    大约过去十分钟,军娃醒了,不过精神却似乎恢复正常了,但那脸还是一片煞白。

    “张先生,这是怎么回事?”队长问向张拐李。

    “他被妖物蛊惑,叫人弄点鸡血给他俩喝。”

    我们这边的华愣子和剩儿都害怕了,这两个家伙也是闹伴娘的几个人之一,另外几个人死了俩疯了俩,不知道下一个遭殃的会是谁?

    这张拐李说小兰的阴魂真正现身的时候是在她的头七当天,可从昨天到现在我已经碰到了两次,到现在已经接连害了四人。

    “借个座”张拐李来到我旁边,把孙二娃支开,“你身上戾气很重啊!”。

    我看了看张拐李,说道:“我可没钱让你瞧,况且,我八字儿硬!”。

    “阴魂缠身你就不怕?你八字儿虚着呢。”

    “虚?我虚过谁?”我就是那种死鸭子嘴硬,其实心里早就虚了。

    “别逞强,那东西已经缠上你了,多少意思点,给你药到病除!”

    “我可是个三无人员,你跟我要钱?”

    张拐李这家伙果然是要跟我谈买卖,自然是瞧准了我那有钱的表哥,但现在表哥去了城里,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钱我就不收了,今后给我一碗饭吃就行!”张拐李一副憨笑。

    这张拐李的目的很明显了,他虽然年进花甲,但终究还没死,嘴巴还要吃饭身体还有享受,蜷在村子里也不是个事儿。

    经过这件事,如果张拐李真能给咱顺利解决,到时候让我到表哥那引荐下,张拐李就得搬到城里享乐子去了。

    而表哥一直对张拐李心存芥蒂,担心他是来搞事情的,一时间我也没答应。

    那边,喝了一碗热腾腾的鸡血之后,军娃的意识也彻底恢复,脸色虽然还是一片煞白,但也好了不少。

    不过,为了防止意外再次发生,军娃和赵老二绑在一起,赵老二已经完全疯掉了,一直不停的傻笑,军娃就算没疯都快要被逼疯了。

    “放开他吧,戾气没了,今晚那东西不会再出现了”张拐李‘吧唧’着烟斗说道。

    军娃一被放开顿时就抬腿踹了赵老二一脚,骂道:“妈的,我让你笑!”。

    赵老二被踹一脚还是在不停的傻笑,已经完全疯掉了,军娃还想揍他,孙二娃将他拦下来。

    记得昨晚闹伴娘时我去阻止那会儿,就是军娃这厮推开了我,村儿里的人对他这种爱挑事儿的行为非常不爽。

    晚上,众人挤在一起燃着一堆篝火将就着睡下。

    第二天早上,赵老二的爹妈从外城赶了回来,一见到已经完全疯掉的赵老二,两口子顿时承受不起双双当场昏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