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你好公爵大人

作者:白逸安 | 游戏竞技

收藏

  男人轻轻上挑的眼角冷冽而魅惑,眉目如画,薄红的唇角钩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别想逃,我亲爱的我的未婚妻。” 冒名顶替步入白家报名参加未婚妻特训,她该如何在这个男人面前完成4这月光透过纯白的纱帘洒落在房内精致华美的欧式家具上。厚实绵软的高级波斯地毯中央是一张垂落着华丽帷帐的实木大床,低调而奢华。。

第27章 徒手杀死一只狼_你好公爵大人_ 白珺扬, 萧潇

    “少夫人,您回去了。”远远超过听见院子里传来的脚步声,李姐就迎到门外,递上了一条纯白的湿毛巾。“谢谢您。”萧潇递过来毛巾轻轻地拭擦脸上的汗珠,在花瓣水中侵泡过的湿巾清爽自然中远远听到院子里传来的脚步声,李姐就迎到门外,递上了一条纯白的湿毛巾。。...

    “少夫人,您回来了。”

    远远听到院子里传来的脚步声,李姐就迎到门外,递上了一条纯白的湿毛巾。

    “谢谢。”

    萧潇接过毛巾轻轻擦拭脸上的汗珠,在花瓣水中浸泡过的湿巾清爽中带着一股清甜的香气,沁人心脾。

    室内地面是顶级红木实木地板,间或铺着厚实柔软的圆形地毯,赤脚踩上去的触感舒适宜人。悠扬的乐声低低地吟唱,几位穿着深蓝暗纹制服的女佣正将新鲜采摘来的鲜花装点在室内的各个角落,待完成后便静静退出了房门外。

    萧潇撩开高垂的纱帘走到露台上,娇嫩欲滴的粉红玫瑰在圆形沙发旁的茶几上羞答答地开放着,散发着馥郁芬芳的香气。

    这两日沐浴时,水中浸泡的便是岛上这种鲜嫩的玫瑰花蕾。

    见萧潇正窝到了沙发上闭着眼,李姐慢慢地走了过去。

    “少夫人,您累了吧,待会要不要为您准备香薰按摩?”

    闭眼深吸了一口带着微咸湿气的海风,萧潇摇摇头:“不用,这样坐着就很舒服了。”

    “那么下午您是想要怎么样的安排。水上瑜伽、游艇冲浪,还是为您安排专业潜水教练带您去潜水?”

    “潜水教练吗?可是我连游泳都不会。”

    李姐含笑看着眼前显得有些苦恼的少女,“没有关系,主要是看少夫人您有没有兴趣。其实如果少爷没那么忙的话,他也可以教您呢。”

    “他也会吗?”萧潇转过头来,略有些惊讶地问道。

    “回少夫人,少爷持有专业潜水资格证,可以单独下海深潜。”李姐恭敬地说道,提起自家少爷似乎也带上了一丝骄傲。

    马术冠军,飞机驾驶,现在还有专业潜水,对于这个男人来说,是不是就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萧潇水眸微转,心中灵机一动。李姐在白家应该待了有段日子了吧,比起自己,她对白家少爷的了解肯定更多,不如从她口中多了解一些。

    沉吟片刻,萧潇开口问道:“李姐,不知道你来白家多久了?”

    “回少夫人,大概有十几年了。我刚来白家那会,年纪跟您现在差不多大。那时候的少爷,也才十岁。”

    一打开这个话匣,李姐脑中的回忆便渐渐流淌了出来。

    “虽然才十岁,少爷那时的性情便已经不像同龄人那般无忧无虑了,总是不爱说话。那时候老爷夫人常年居住在国外几乎不会回来,大宅里只有我们这些下人和管家一起在打理着。少爷从小在欧洲居住长大,只在每年假期回到大宅里来住上一段日子,而且总是只有他一个人回来。”

    听到这,萧潇有些吃惊,才十岁的孩子,怎么……

    思及此,萧潇不禁有些急切地追问道,“那他的爸爸妈妈呢,不陪着他一起吗?”

    李姐摇了摇头,眼中浮上了一丝惆怅,“一开始我也觉得奇怪,但是也不敢多问。是后来忍不住好奇,一位比我资历大很多的管事悄悄告诉我的。但是这些我们是不敢在私下多说的,您知道,大宅里是绝对不允许下人多嘴的。”

    垂下眼眸,萧潇心中升起一股急迫的欲望,只觉得这个男人身上带着重重的谜团,如此神秘又叫人捉摸不透,不禁认真说道,“李姐,你也坐下来,慢慢讲给我听。”

    “不不,这可使不得,不合礼数这可……”李姐哪里敢坐,慌忙摆手道。

    “这是我的要求,这算不算礼数?”萧潇调皮地眨了眨眼,直接伸出手拉着李姐坐在了沙发上。

    “好好,只要少夫人愿意听,我就讲。”

    双手放在膝盖上端坐在萧潇的旁边,李姐缓缓透露了一段令人震撼的属于白家的记忆。

    “刚来到白家的时候,我就知道拥有这样华丽的城堡庄园的主人绝对不是一般的富贵人家。那位管事告诉我,这座白家大宅是早在老爷的祖父祖母那一代就修建了的。老爷的祖父祖母是最早一批远渡海外的华人,凭借着卓越的胆识与才能,帮助弥月国国主守疆拓土,军功卓越,所以被赐予公爵爵位,这是世袭贵族中最高等级的爵位。”

    听到这里,萧潇着实非常震惊,虽然知道白家肯定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大户之家,但像这样拥有至高无上的贵族血统的,绝对是绝无仅有。

    难怪白家旗下的度假酒店规格如此之高,相当于只给各国王公贵族专门在全球最好景点开设的后花园。

    “老爷的父母继承了贵族爵位后,亲手开设了第一家皇家度假酒店,那酒店原本是老爷的父母专门修建来供家人度假的,后来才正式对外开放。夫人是弥月国王后的干侄女,她嫁给老爷后,便生下了少爷。所以这公爵的爵位,传到少爷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了。”

    说到此处,李姐的眼中居然带了些湿润,忍不住低头吸了吸鼻子。

    萧潇一惊,忙递过去一张纸巾,“李姐,你怎么了?”

    “谢谢少夫人,只是我想起了少爷小时候的模样,觉得很心酸。”

    “怎么会?”萧潇忍不住脱口而出,“这么显赫的家世和财富,白少爷应该过着非常优越的生活啊!”

    李姐摇了摇头,重重地叹了口气。

    “您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少爷的时候,就非常惊讶,因为我从没见过一个十岁的孩子会有这么冰冷的眼神,他也几乎不曾开口说话。少爷从小在弥月皇家学院与其他贵族的孩子一起学习,接受皇室最高规格的严格教育。虽说名义上是回国过假期,但实际上一天下来除了睡觉,其他时间几乎全都是在训练中度过的。您可以想象,一个才十岁的孩子,每天就是机械性地不断学习与训练,根本没有玩乐时间。但是少爷很乖,已经是个小绅士,从来不多抱怨也不挑剔。而且后来我才知道……少爷的母亲,白家的夫人,早在生完少爷后不久,就因病去世了。此后老爷就将家里所有有关夫人的照片都清理走了,一张照片也没留下。恐怕少爷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长什么样吧。”

    听着这段话,恍惚中,萧潇的眼前慢慢走出了一个小男孩,一头柔软的黑发贴在白嫩的额头上,红润的嘴唇紧抿着,圆圆的眼睛像黑玻璃一般透着冰冷的光泽。

    小小的身子穿着一件做工讲究的小西装,每天往返于课堂和各种课外训练课程上。他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走路。他不会哭,不会撒娇,也不会大笑,因为在他的身边总是只有不同的佣人。

    小男孩独自站在高高的窗前,看着操场上嬉闹着奔跑着的孩子们,孤独身影默默转身走远。

    李姐还沉浸在回忆中,缓慢地说着,“直到少爷满十五岁的那年,老爷将他一个人丢在深山老林之中,背包装上了定位器,只派了一架直升飞机在头顶跟随着他,要求靠他自己的力量走出森林。”

    顿了顿,李姐眼中带着深深的不忍,话语中透着艰涩,“本来我们是不会知道的,但是那一年的暑假,少爷没有回来。后来管家说起来的时候,我们都快听不下去…!”

    “后来…怎么了?”萧潇的声音带着连她自己都没发觉的颤抖,手指紧紧攥住膝盖上的裙摆,指尖发白。

    是什么样的父亲,才会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孩子?

    “据说,当晚少爷就失踪了。搜救队带着警犬整整找了一天一夜,最后终于在一个陡坡下找到已经被咬碎的背包,和躺在草丛中奄奄一息的少爷。他浑身是血,已经意识不清,手中还攥着一把带血的尖刀。旁边,居然是一只成年野狼的尸体!”

    萧潇的瞳孔一阵猛烈的收缩,脑海中猛然浮现出男人赤裸着的上身,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疤痕。原来每一道都是野兽的利爪和尖牙撕开血肉,疯狂咬噬的印记!

    十五岁的少年,还是放下书包拿起电动玩具尽情娱乐的年纪。他却拿着一把尖刀,在黑洞一般的夜里独自面对着一匹嗜血的恶狼!

    难以置信…难以置信…!

    那个倒在血泊中的少年,在他昏迷前的一刻,心里面想的会是什么…?!

    没有发现旁边少女的异样,李姐深深叹了口气,“那次的重创,少爷在病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月。后来第二年再见到少爷的时候,他变得更加沉默了,一双眼睛不再只是冰冷,我们都知道少爷已经彻底不一样了。”

    嘴唇干涩,萧潇伸手想要端起一旁的玻璃杯喝口水,却发现手抖得都快拿不住。

    李姐怔怔地望着眼前无边无际的大海,心中感慨万千。

    “此后每一年,只要少爷没有回来,或者带着一身的伤回来,我们就知道他又要经历这样相同的可怕的历练。少夫人,我们现在所在的兰蒂斯度假酒店就是少爷二十五岁那年首次以白氏继承人的身份出面接管的,所以这家酒店对少爷来说应该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吧。作为白氏唯一的继承人,少爷背负得太多太多了……”

    回忆渐渐结束,李姐这才转过了头,这一瞧可吃惊不小,“少夫人!您…您哭了!”

    哭了么…

    被李姐这么一叫,萧潇才有些迟缓地举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一片湿润,原来已经泪流满面。

    为什么…自己会哭呢?

    是因为同情,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她只知道,她的心现在痛得无法呼吸。

    “少夫人,对不住对不住!我本来就不该多嘴,只是我觉得……觉得少爷在你面前真的变得不一样,所以我才会…才会…”李姐万分懊悔,只想抽自己一巴掌。

    “没事,我没事。李姐我想一个人呆会,你去休息吧。”

    李姐还想再说点什么,但看到眼前少女的神情,终是静静退出了房门外。

    萧潇独自坐在沙发上,目光幽幽地望着远方。

    那个孤傲的冰冷的男人,在他冷漠的外表下又藏着一颗怎样的心?但是她的出现,本来就是一场谎言,又何尝能给他带去丝毫的慰藉呢…不过是,又一个伤害罢了。

    白珺扬,希望那个能给你带来温暖的人,早日出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