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你好公爵大人

作者:白逸安 | 游戏竞技

收藏

  男人轻轻上挑的眼角冷冽而魅惑,眉目如画,薄红的唇角钩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别想逃,我亲爱的我的未婚妻。” 冒名顶替步入白家报名参加未婚妻特训,她该如何在这个男人面前完成4这月光透过纯白的纱帘洒落在房内精致华美的欧式家具上。厚实绵软的高级波斯地毯中央是一张垂落着华丽帷帐的实木大床,低调而奢华。。

第14章 亲自驾驶私人飞机_你好公爵大人_ 白珺扬, 萧潇

    正主仆谈话间,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整齐有序又低沉的脚步声。转眼间间,飞机坪的空地上就齐刷刷列了两排军队。身穿绿色军服、手拿礼宾型步枪的军人身材矮小,目光如炬,昂头挺胸抬头地转眼间,飞机坪的空地上就齐刷刷列了两排军队。身着绿色军服、手持礼宾型步枪的军人身材高大,目光如炬,昂首挺胸地静待王室贵客的到来。。...

    正在主仆谈话间,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整齐又急促的脚步声。

    转眼间,飞机坪的空地上就齐刷刷列了两排军队。身着绿色军服、手持礼宾型步枪的军人身材高大,目光如炬,昂首挺胸地静待王室贵客的到来。

    又过了些时候,一阵轰鸣的螺旋桨转动声由远及近传来。蔚蓝的天空中一架红白黑三色相间直升飞机在天空中划出流畅优美的弧度,稳稳地落在了飞机坪上。

    “少夫人,来了!”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看皇室王储的到来,萧潇觉得既新鲜又激动,探着头看向玻璃窗外,恨不得手上有手机赶紧多拍几张照片视频留作纪念。

    这架直升飞机有五个旋翼,与电视中看到的直升飞机相比,机身线条更加流畅优雅,尾翼部分也喷上了红蓝相见的“白”字。

    机舱门缓缓打开,一位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的外国男子首先走了下来,站在了门口。过了片刻,一位棕黄色头发,深眸高鼻,穿着传统正装的年轻男子弯腰走了下来。他举止高贵得体,自带一种威严气势,想必就是传说中最年轻的奥地利王储。

    在王子的身后,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异域美人。一头金棕色长发盘成优雅的发髻,合身的蓝白套装端庄雅致,含着笑意走在王子的身后,仪态万千。

    哇,这就是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与王妃!是她小时候最爱看的故事!

    粉嘟嘟的小脸搁在交叠的手臂上,萧潇无限向往地看着窗外一对璧人,眸中闪耀着粉红色的梦幻光彩。

    咦,机舱内还有人?

    长腿自舱门迈出,一道修长的身影静立在飞旋的直升机前。

    男人左臂随意挎着一只头盔,高大挺拔的身躯包裹在深蓝色飞行服中。高速飞旋的旋翼卷起阵阵狂风,漆黑的发丝随风飞舞,掀起桀骜不羁的洒脱。

    长眉入鬓,似工笔画细致描摹而出的精妙弧度,发与眸都如同至纯浓黑的墨玉,薄红的嘴唇似火光般鲜亮,这样极致的对比却融合出了极致绝代的风华,潋滟生辉。

    根本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萧潇似被蛊惑一般,情不自禁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紧贴着玻璃定定地看着窗外的男人。

    “咚咚咚”

    伸出手掌捂住自己的胸口,萧潇紧紧咬住下唇,心脏不受控制地砰砰砰狂跳,好像就快脱离束缚跳出来了。

    在即将进入楼层入口前,男人冰冷漠然的视线突然转了过来!

    刹那间撞入了一双深不见底的漆黑眼眸,萧潇屏住呼吸,只觉得耳中一片寂静,再听不到任何声响。身体好像不是自己了的一样,无法动弹,只能定定地与之对视。

    直到对方的视线转开,高大的身影消失在了空地的尽头。一瞬间仿佛魔咒解除,呼啸的风声重新又传入了耳中。

    不对,这扇玻璃只能由内向外看,从外部看来里面应该是空无一物的。

    所以,这只是自己的错觉吧……

    ……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缓缓开启,一道颀长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一抹嫩红的身影端坐在靠椅上,少女眼眸微垂,茶色发辫柔柔地垂落在耳际,纤细娇小的身子在窗外投射进来的金色阳光下变得有些透明。

    “蹬蹬蹬。”

    皮靴踩在地板上的声音逐渐清晰,一双笔直修长的腿出现在了萧潇低垂的视线中。

    “伤口还疼不疼。”

    “不……不疼了。”

    少女茶色的脑袋垂得更低,只在发丝间露出一双染了淡粉的耳朵,阳光顺着精致的耳廓滑落,慢慢没入了衣领之间。

    白珺扬缓缓俯身,将手扶在椅背上,骨节修长的手指捏住少女雪白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

    “怎么不敢看我。”

    “哪有,已经看了,看了。”两人此时贴得极近,萧潇几乎能够感觉到他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眼神闪躲就是不敢正眼看他,一张小脸染上了飞红。

    见此情景,白珺扬将脸凑得更近,几乎再往前一点点,就能吻住这张粉嫩的小嘴。少女独有的馨香自发丝间幽幽飘出,萦绕在鼻端。

    高大修长的男人,将娇小柔嫩的少女紧紧包围在自己的气息中,旁边的女佣早已转过了身退到角落里,不敢惊扰到这极致的暧昧,却偷偷羞红了脸。

    扭头躲开男人的禁锢,萧潇趁机从旁边的空隙钻了出来,然后迅速后退几步与他保持距离,板着小脸问道,“白少爷,你不去接待王子王妃吗?”

    “他们自然有人安排照顾,现在我来接你。”

    萧潇鼓起小脸,扭头不看他,无所谓地道,“我又不用接,我自己会走!”

    白珺扬薄唇微勾,冷声道,“以后马术课取消。”

    “为什么,我不要!你不可以总是这么擅作主张!”听到这句话,萧潇立刻回头拒绝。

    见少女终于正眼注视着他,白珺扬浓眉一挑,淡淡问道,“你不害怕?”

    “马术本来就是有魅力但又危险的运动,再说飞雪本来就不是故意的,是我吓到它了。要是有机会,我也很想能够想你一样坐在马背上,自由地在草地上飞驰,想跑多远就跑多远……”

    少女眼中焕发着奇异的光彩,小脸因为美好的遐想激动得红扑扑的。

    “所以,我还想学,好不好?”

    “不行。除非……”

    “除非什么?”

    萧潇因为否定而黯淡下来的水眸立刻又焕发出光彩,充满希冀地看着眼前勾起了一抹笑意的男子。

    黑眸中闪着兴味,薄唇缓缓吐出几个字,“除非我来教你。”

    萧潇被这句话堵得不知道该如何回——这个男人……他绝对是故意的!

    末了,白珺扬又走到萧潇面前,黑眸紧锁着她澄澈的水眸俯身轻轻耳语,“我能教你的,还有很多。”

    “少爷,晚宴筹备得差不多了,请您前去验收。”

    “嗯。”白珺扬饱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迈动长腿转身离去。

    萧潇坐回椅中,小手忍不住挥舞着给自己的面颊降温,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烫……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