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中

你好公爵大人

作者:白逸安 | 游戏竞技

收藏

  男人轻轻上挑的眼角冷冽而魅惑,眉目如画,薄红的唇角钩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别想逃,我亲爱的我的未婚妻。” 冒名顶替步入白家报名参加未婚妻特训,她该如何在这个男人面前完成4这月光透过纯白的纱帘洒落在房内精致华美的欧式家具上。厚实绵软的高级波斯地毯中央是一张垂落着华丽帷帐的实木大床,低调而奢华。。

第11章 不要抱,很疼_你好公爵大人_ 白珺扬, 萧潇

    “我刚会觉得自己快无法呼吸了!”小雅惨呼一声,俊秀的五官都皱了出来,咚一下将脑袋搁在了桌子上。“幸苦你啦~我们亲爱的我的小雅。”望着小雅一副可伶兮兮的样子,萧潇都忍笑“辛苦你啦~我们亲爱的小雅。”看着小雅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萧潇忍不住笑出了声,双手合十道谢。。...

    “我刚刚觉得自己快窒息了!”小雅惨呼一声,清秀的五官都皱了起来,咚一下将脑袋搁在了桌子上。

    “辛苦你啦~我们亲爱的小雅。”看着小雅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萧潇忍不住笑出了声,双手合十道谢。

    突然想到今天最重要的目的,小雅猛地抬起头来,紧张又期待地问道,“怎么样,顺利吗,见到你妈妈了吗?”

    喝了一口饮料滋润自己干涩的喉咙,萧潇深深叹了口气,将心底汹涌的情绪压制了下来,眸中闪着希冀,哭泣后的嗓音透着一点嘶哑,“嗯,见到了。只是……短时间内我可能都没有办法去看望她,只能拜托你,有时间的话替我去陪陪她,好不好?”

    豪气地拍拍胸脯,小雅身板坐得笔直,正色道,“当然可以,我会经常去看望伯母的,有什么情况也会跟你说的,你放心!”

    看着眼前自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认识了十几年的好友,萧潇心中的愁绪好似也渐渐消散,眼中浮上了轻松的笑意。

    谢谢你,小雅。

    ……

    “少夫人,您回来了。”

    “嗯,白少爷回来了吗?”

    “回少夫人,少爷今天一整天都还没回来。”

    呼,那就好。

    下午几乎是在烈日下来回不断奔波,身上早已经出了一层黏腻的薄汗。现在松懈下来,萧潇就觉得绷带下还没完全愈合的伤口好像又有些隐隐作疼。

    在佣人的细心服侍下,萧潇避开伤口沐浴了身子,才感觉浑身舒适,一天的疲劳好像也消除了不少。

    穿着象牙白蕾丝大圆领睡裙的少女赤着雪白的双足踩在柔软的地毯上,似乎还萦绕着氤氲的水汽,沐浴后的白净小脸干净无垢,带着一抹温热的红晕。

    原本蓬松油亮的茶色秀发沾上了湿漉漉的水珠,丝丝缕缕地垂落在肩头,随着主人轻缓的步伐微微佛动。

    女佣拿了一块柔软的纯棉毛巾轻轻擦拭着湿润的头发,萧潇舒服地眯起了眼睛,想着今天终于可以暂时安下心来,美美地睡一觉。

    大门轻轻开启,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女佣刚一看到这道身影,忍不住弯腰叫道,“少……”

    男人将手指放在唇间,比了一个噤声的姿势,然后轻轻挥了挥手。

    女佣将毛巾放到桌上,躬腰退了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一身纯白睡袍的少女还乖乖巧巧地坐在椅子上,微眯着眼睛等待佣人替她擦干头发。

    柔软的毛巾又缓缓地覆盖在了茶色发丝上,轻柔地擦拭着上面的水珠。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从顺滑的发间穿过,体会着柔腻的触感,又缓缓来到白嫩纤细的脖颈,沿着优美的线条来回摩挲,反复流连。

    “唔,好痒。”

    萧潇只觉得原本舒适的擦拭变成了麻痒的触摸,忍不住侧头躲开了,小声地抱怨道。

    宽大的领口因为少女的动作又滑下了一些,手指的主人顿了顿,顺着纤细的脖颈滑到了圆润的肩头,缓缓下移……

    身子猛地一震,萧潇睁开眼仰头一看,反射性地往后一跳,又后退了好几步,莹润的水眸因为诧异睁得大大的,全身的毛孔都快竖了起来,“白少爷,怎么是你!”

    对啊,怎么又是他!这明明是她的房间,他是不是又弄错了打开方式!

    白珺扬站在原地,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勾,“过来。”

    凭什么他可以这样自由地出入她的房间,凭什么他可以这样为所欲为!

    今天她又没有事要求他,凭什么要听他的!

    想到这,萧潇把头一扭,并不搭话。

    眼前的少女因为不悦微微鼓起了脸颊,像只被侵略了领地而竖起软毛反抗的小松鼠,傲娇又傻气。

    见此情景,男人浓眉一挑,长腿几步就迈到了跟前,轻轻松松地一把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呜……疼……疼!”猛然曲起的膝盖刚好伤口未愈,突来的疼痛令萧潇蜷缩起了身子,水眸浮上氤氲的水汽,看起来无辜又可怜,不由自主往男人的胸膛里缩进去。

    白珺扬抱着怀里的柔软的少女坐在了自己的腿上,声音不自觉放柔,“哪里疼,嗯?”

    “这里疼,这里也疼。”萧潇伸出手指指自己的腿,又指指自己的胳膊,软糯的声线中带着丝丝委屈和娇嗔,尾音轻颤带着勾人的甜意。

    黑眸微微眯起,闪过一道暗光,白珺扬调整姿势让怀中人更舒适地躺在自己的臂弯里,左手手掌放在她缠着绷带的膝盖上,轻轻抚摸,低沉地道,“这样就不疼了,好不好?”

    萧潇此时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受伤昏睡后刚刚醒来时的画面。

    男人居高临下地站着,高大的身影将背后的光线全都遮住,看不清他的表情,只一双漆黑幽暗的眼眸定定地看着她,却在发现她醒来后,转过身去头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冰冷淡漠,好似眼前的一切都只是空气,甚至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不是根本就不关心吗,现在又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语气来问她?看着她那样狼狈不堪的样子,肯定只觉得很可笑吧……

    她今天很累,身心俱疲,已经没有心思再来应对他的戏弄!

    “放我下来,我不要坐在腿上!我、不、要!”

    心头浮上一阵莫名的恼怒,只要落入他的掌中,她就好像失去了对身体所有的控制权,只能任由他摆布,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

    狠狠咬住下唇,萧潇不顾身上的伤口,更加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白珺扬收紧手臂,牢牢禁锢住怀中不安分的娇躯,薄红的嘴唇缓缓凑近,低沉的嗓音透着一丝沙哑,“再动,就把你抱到床上。”

    萧潇猛地一震,想到男人的那句威胁,却只能强压下心中的不甘与害怕,不敢再多动,心底却早已磨着牙将他翻来覆去地骂了一通。

    这个道貌岸然,徒有其表,从里到外一肚子坏水的大坏蛋!

    怀中的少女因为他的碰触软软地倒在他的臂弯里,裸露在领口外的白嫩肌肤绽开了朵朵樱红。

    “咚咚咚——”

    “少爷,领事馆来电。”

    门外传来的声音,打破了房内的极致旖旎。

    “记住,下次再不听话乱跑,就不止今天这么简单了。”

    低沉的嗓音消散在空气中,男人的脚步声消失在了门外。萧潇抱着膝盖蜷缩在躺椅中,伸手捂住自己已经滚烫的脸颊,紧紧咬住下唇,一双耳朵红得好像要滴出血。

    等到她任务完成,一定要马上离开这里,这个男人,她绝对招惹不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