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44胡闹(二更)

    “扑什么扑!”项逐元松绑手:“胡来!”项心慈往墙上一靠不走了!不扑就不扑!谁希罕!你走!项逐元无可奈何的望着她,想起上一次没让她抱,她发了那么大脾气,是也没办法:“独此一次。”项心慈立刻眉开眼笑,迅速向前撤,还催着项逐元:“你向前走,快跑啊!”项心慈立即眉开眼笑,快速往后撤,还催着项逐元:“你往前走,快走啊!”。...

    “扑什么扑!”项逐元放开手:“胡闹!”

    项心慈往墙上一靠不走了!不扑就不扑!谁稀罕!你走!

    项逐元无奈的看着她,想到上次没让她抱,她发了那么大脾气,也是没有办法:“只此一次。”

    项心慈立即眉开眼笑,快速往后撤,还催着项逐元:“你往前走,快走啊!”

    项逐元哭笑不得的前行。

    项心慈看着他的背影,嘴角依旧忍不住浮现出笑意,心里那点不要靠他太近的想法,早丢到了一边,开心的快速跑过去,扑到了他背上,谁管立下的誓言,都是实现不了的东西。

    项逐元腰都没有弯一下,当感受到背上的温度时,一只手已经快速伸出,把她从背上捞了下来:“高兴了。”

    项心慈笑的眉眼弯弯,拽着他的衣袖跟着他的步调向后走,眼睛都是星星点点的笑。

    项逐元也跟着笑:“幼不幼稚——”

    项心慈晃着手里的衣袖不认:“我高兴吗。”

    项逐元不跟她争论这个,问道:“你爹呢?”

    “被那老太婆叫回去了。”项心慈试着将脚踩到他脚面上,让他带着走。

    项逐元轻描淡写的错开:“又胡说。”

    不是老太婆是什么,项心慈继续拉着他的袖子往上踩,像搭顺风车的植物种子:“项逐元,你刚才项七叫谁呢!”她睁着大而明亮的眼睛狡黠又控诉的看着她。

    项逐元再次将她推开一点,她靠的太近了:“那你项逐元叫谁呢。”

    项心慈拽着他袖子倒着走,身体所有的力量都在他的衣袖上,脚下还没有停着:“你管我叫谁,你刚才都没有看我。”他不看她的时候,就好像心里憋了什么,就要掰正他的眼!

    项逐元将她再推远一点,袖子依旧让她稳稳的抓在手里:“没大没小,我不看你不是显得更公平公正。”

    项心慈生气了,她都踩那么多次了,都没有踩上去,甩开袖子就往外走。

    项逐元反手将她抓回来,一天到晚的臭脾气。

    “给我踩!”

    “你自己没长脚。”

    项心慈立即把一只脚盘自己腰间,身体柔软的侧弯,线条流畅完美,笑的像吃到葡萄的狐狸:“你看,没有哦。”

    项逐元也来了兴致,好整以暇的双手抱胸,提醒她:“另一条腿也盘上。”摔不懵你!

    项心慈脑袋瞬间向他怀里扎去,借助他的力量,两条腿就要——

    项逐元立即推开她,把人放正:“好了!给你踩。”

    项心慈站定,头上的绢花歪了一点,眼光雾蒙蒙的,等一下:“哥,你刚才是不是凶我了,前面那一句的时候。”

    “你听错了。”

    “我又不耳聋,但我大度,嘿嘿,我饶你不死——”

    呵呵:“谢主隆典。”

    项心慈拉着大哥的衣袖,双脚自然而然的踩他脚面上,整个人的重心微微向后,找准位置,开心的让他带着走:“哥——”

    “嗯——”他似乎没觉得身上有什么重量。

    善奇捉摸着七小姐怎么能踩的那么漂亮,向后闪开的距离就像开在世子的花,丝毫不突兀。

    “我刚才追来的时候有人看到了我哦……”

    项逐元脚步未停:“嗯——”

    项心慈闻言用手戳戳他胳膊,就这一句?没有了?顿觉无趣的撇撇嘴,没意思,他以前不是最烦让人知道的:“骗你的。”

    项逐元不回话。

    “哥——”

    “嗯——”

    “我好想有点饿了。”

    项逐元一只手推开厚重的窄门:“让厨房给你做,我一会要去属衙。”

    项心慈从他脚上下来,甩开他的袖子就往回跑!

    项逐元又转身将她转过来:“看你吃完再走。”

    这还差不多,她又凑上去:“二伯母是不是要气死了。”

    项逐元闻言神色严肃了几分:“这是能开玩笑的事情吗。”

    项心慈见状,再次从他脚上下来,甩袖就走!

    项逐元看着她的背影,这次没有拉她,胡闹不能没有分寸。

    项心慈又不是做戏,走就走,谁稀罕看到他,回去睡觉!

    项逐元等了一会,叹口气,抬步,将她扯回来:“不吃饭了。”

    “饿死我好了!”

    “那就饿死你吧。”

    “那你别拽我啊,饿死我啊!饿死我啊!”

    善奇看看天,太阳好大。

    项逐元还是提醒:“不可以有下次。”

    项心慈听了当没听见,谁管那些,又甜甜腻腻的凑上去开始叫:“哥——”

    项逐元没搭理她:心累。

    “哥——”

    项逐元继续沉默。

    “哥——哥——哥——项逐元!你聋了!”

    “项逐元是你叫的!”

    项心慈笑了,笑的犹如此刻的骄阳,肆意又明媚:这是她熟悉的大哥,生她气永远不过两息。

    项逐元真想把她从身上甩下来,看着就头疼,回头一定建议五叔好好关她一个月!房门都不能出!

    ……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