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41委屈

    凝六堂内。项老夫人现在的头尤其疼,二儿子还也没回去,先来了哭哭啼啼的二儿媳妇。这么多年婆媳,她对二儿媳妇也没意见,而已这件事,她本意是想先与儿子商讨,并且……哎……项二夫人虞氏哭着跪在地上,早以哭的泣不成声,她是真的不不服气,凭什么!凭什么她女项老夫人现在头特别疼,二儿子还没有回来,先来了哭哭啼啼的二儿媳妇。。...

    凝六堂内。

    项老夫人现在头特别疼,二儿子还没有回来,先来了哭哭啼啼的二儿媳妇。

    这么多年婆媳,她对二儿媳妇没有意见,只是这件事,她本意是想先与儿子商议,而且……哎……

    项二夫人虞氏哭着跪在地上,早已哭的泣不成声,她是真的不服气,凭什么!凭什么她女儿要受这份委屈。

    老夫人赶紧让张嚒嚒去牵人:“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

    虞氏不起,纤细柔弱的身姿匍匐在那里要为这件事讨个公道:“娘,您要给心艾做主啊。”

    “这还用你说,这件事江家必须给三儿一个交代!你先起来,我已经让人去叫堰和国公回来了,不会就这么算了。”

    二夫人哭得心都寒了,这是丝毫不像提五房了,说是给心艾交代,还不是想偏袒了那些罪魁祸首!

    如果这件事她都低声下气地咽了,那以后岂不是谁都能爬到她头上!

    虞氏倔强的抬头看向主位上的老夫人,眼睛通红,蒲柳无依,自有其风韵姿态:“娘,儿媳嫁入项家这么多年来,从未要求过娘什么,今日,儿媳斗胆,请娘让项七给我女儿一个交代!”

    项老夫人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你……”又想了想,克制了一瞬,算她关心则乱:“说什么!这是江家与项家的事,国公府自然会替你们做主。”

    “娘!”她女儿都要被人退亲了,连要个公平相待的机会都没有吗!谁可怜可怜她的女儿:“娘竟然不想说,儿媳就直说了!”

    项老夫人脸色阴沉的给张嚒嚒一个眼色。

    张嚒嚒立即将不相干的人都带了下去。

    “儿媳自成婚以来,知道五弟不易,和二老爷一直对五弟多有关照,儿媳这个当嫂嫂的,不敢说做的多好,但自认没有亏待过五弟,如今项七大了,五弟他心急想给项七说一门好亲事,这是人之常情,可也不能假借她人的名义让别人落得这样的下场!老夫人,您可要为心艾做主啊……”

    “浑说什么!”老夫人没了刚才的好脸色:“你一向明事理,这件事别说和项七没有关系,就是有!也不可能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怎么不可能!“娘您不能因为我不抢不闹就让儿媳咽下这件事情吧,没有这样的道理——”

    “我看你是猪油蒙了心!什么话都往外说!这里我量你心急不与你计较,你也不想想项七平日连门的不出,你五弟更不可能给项七说门高亲事!你怎么能那么想!”

    谁知道他会不会变!谁不想女儿嫁给的好:“不是她,还有谁?”现在还想偏袒:“如果不是,怎么会传出那些话。”什么叫‘倾慕,就是见过’,她女儿不值得人倾慕,她们二房舔着脸接的五房种下的因吗!!她们二房有那么没脸没皮!简直欺人太甚!气的她都不知道要找谁发泄!

    “你冷静一点儿!这不是还没有出结果。”老夫人有点不耐烦。

    “娘你既然这么说,那我也只有一点要求,如果事情查出来与五房有关,娘不可以再偏袒他!”

    项老夫人看她一眼。

    虞氏不退不让!

    项老夫人叹口气,她心里认定这件事与小儿子没有关系!她不想看到的也是几个孩子之间心生隔阂!混账江家!这次要不是江家做出这等没脸没皮的事来,虞氏也不会气的没了理智。

    本来江鸿宝也不是多好的选择,二儿媳应了,本以为江家该知足,结果却闹出这样的事情来,二房恐怕拆了江鸿宝的心都有!

    项老夫人点点头:“如果真是你五弟做的,我和老太爷绝不让你们受委屈!”

    “有娘这句话——”

    凝六堂的大管事匆忙走了进来,见二夫人在,立即要退出去,刚才老夫人让他有线索了立即来报,他没想到如今二夫人会在。

    老夫人当然看到了他。

    虞氏自然也看到了,目光已经落在了蒙户身上,眼泪先落了下来

    老夫人也懒得遮掩:“查到了什么,说吧。”

    蒙管家上前几步,恭身回话:“三少爷的小厮招了,说是前段时间三少爷带七小姐出去过几个时辰——”

    “你说什么?”虞氏不敢置信地看蒙户。

    蒙管家肯定地点点头:“三少爷带着七小姐去了众生入色,遇到了遇到了挑衅三少爷的江小侯爷。”只有这一点交集,剩下的事儿就不用说了,以七小姐的容貌,的确有可能让江小侯爷……

    虞氏瞬间脸色煞白。

    项老夫人不说话,等着她反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