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40决定(二)

    项老夫人手一顿,立刻想起了项七,但迅速被她遮盖过去的,明白小七不存在的下人都是忠仆,外院下人都不明白小七的不存在,更更何况府外:“我们家好看的也不是都要被你家小子娶走了……”“我有话就说了,你可能会不明白,我家鸿宝是在众生入色没见过一位天仙似的项姑娘后才江老太君脸上的神色立即变了,茶也不品了,笑也不用了:“老姐姐是什么意思。”。...

    项老夫人手一顿,立即想到了项七,但很快被她遮掩过去,知道小七存在的下人都是忠仆,外院下人都不知道小七的存在,更何况府外:“我们家漂亮的不是都要被你家小子娶走了……”

    “我有话就说了,你可能不知道,我家鸿宝是在众生入色见过一位天仙似的项姑娘后才来府上求亲的,当时你府上的三少爷也在,又护的紧,行为习惯展现的都是护妹妹一样……”江老夫人很有技巧的将那天的事说了一下:“其实吧,孩子一直强调他的钦慕,三少爷又见过,我们就以为项二爷是知道的。”

    江老太君脸上的神色立即变了,茶也不品了,笑也不用了:“老姐姐是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意思,就是把这件事告诉您一声,我也是为贵府三小姐着想。”江老夫人说完这个问题,断不会再久留,起身就走了。

    项老太君气的没有送人,这老东西什么意思,看错了!看错什么了!“项七呢!给我把项七那孽障……不!等等,让我想想。”

    这是让二房自己提出退婚!这还了得,又牵扯了小七,到时候二房还不跟五房打起来!江家好大的胆子!当初可是他们指明的三姑娘!

    张么么也知道事情不好,见老太君冷静下来,小心询问:“老夫人,还让人传七小姐吗?”

    “不用,你派人去将二老爷叫回来,动静不要大,也不要提小姐的事,切忌不能提。”

    “奴婢知道了。”

    ……

    二夫人犹如听到了晴天霹雳!

    江老夫人过来,她自然要派人关注着,凝六堂又不是不透风的墙,江老夫人一走,她就听到了消息!

    “岂有此理!”项二夫人气的起身,抬步就要去找江家理论,结果才走一步,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夫人!夫人——”

    项家二房内立即忙成一团,掐人中,请大夫,各个吓的静若寒蝉。

    项二夫人很快醒了过来,整个人精神却不太好,看着更加可怜无助。

    三小姐项心艾忧心的看着母亲,见母亲醒了,小姑娘立即喜极而泣。

    项二夫人茫然看着眼前这张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心里瞬间像被人扎了一根刺,她藏在深闺,用心教导长大的女儿,怎能让人如此错待!

    “娘,娘——”

    “哭什么,傻不傻,娘没事。”

    小姑娘立即破涕为笑,笑的像天边的蒲公英,飘逸又可怜,项心艾今年十五岁,长像肖似母亲,是众姐妹中十分出众的一位,说话也像母亲一样细声细语的,是那种别人戳一下都好脾气笑笑的软乎人,下人们没有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真的没事?”项心艾不太相信。

    项二夫人看着女儿圆滚滚的眼睛,笑道:“真没事,刚才就是起的猛了些。”退过婚!呵,江家好大的脸,敢让她女儿退过婚!

    她现在并不在乎自己丢出的脸,她气的人有人敢如此对她的女儿!还有五房的那个孽子!

    明明是那个贱种闯了祸,却让她的女儿背!

    “如果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

    “要说不舒服,确实有点,就是这些天太累了。”

    “娘,都什么时候您还开玩笑,您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再让大夫来看看,这些天您就歇歇,女儿帮你盯着下面的事。”

    “你帮我盯着,库房还不让人搬空了。”

    “娘——”怎么就总不相信她。

    项二夫人见女儿嘟嘴,心里又欣慰又不悦,不悦这孩子这么大了还这个心性,让人看了还怎么信服与她,可又心怜孩子天真,若能有人护着一辈子——“娘没事,你也在这里守了很久了,回去吧。”

    项心艾摇摇头头:“娘,我不累,我在这里陪娘。”

    “你在这里气我还差不多,赶紧回去,娘没事。”

    “娘,我不走,我——”

    崔姑姑也赶紧劝,劝了好久才将三小姐劝走,

    项夫人靠在床头。

    崔姑姑安静的站在一旁。

    房里所有伺候底下人都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项二夫人目光嘲讽的靠在床头,整个人都没了刚才的柔和,散发着逮谁要弄死谁的阴翳。

    她有什么好丢人的,该丢人的是他们,她倒要看看,她如果把五房七姑娘的身份说出去,他们江家还有没有脸!

    他们江家还真能娶了那位七小姐!长得好看!?哈哈好看有什么用!全京城的笑柄!

    说她的女儿不好看,不是他江鸿宝看中的人!她倒要看看,她把这件事宣扬出去,到底谁吓谁!“五房那个就是贱人生的贱种,她江家还能娶回去供着,我这次还非得让他娶回去!也好娶回去让京城的人看看,他们江家怎么丢人现眼!”

    “夫人,您冷静冷静,夫……夫人您做什么!”

    项二夫人下了床!一把扫落丫鬟手里的药碗!喝什么药!贱人们都得到报应她自然就好了!“我咽得下这口气吗!”

    “夫人——夫人你这是要干什么!”崔姑姑立即追出去!

    老夫人不是想和稀泥吗!她偏要去:“我去找老夫人做主!我倒要看看老夫人还怎么偏袒五房!”他五房的女儿是女儿我房里的女儿就不是女儿了!合着二老爷没有找一个那样的女人,没有在仕途上受挫!还是她们二老爷没理了!她女儿就活该替他背这个黑锅!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