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38骗子

    江鸿宝愣了好一会,回神后气的眼睛泛红!抬步就得去砸了项家的招牌!凭什么给他假的!众家丁见此,吓的更甚,全然不顾身份差异,一哄而上按到自家小侯爷,不能够乱来啊!…江小侯爷什么人!太后娘娘的掌上小侄孙,疼爱的心肝宝贝像!两人但是血缘关系也不是太近,但皇上为表愧疚,封了当初仅仅是妃的太后做了皇后,儿子也得以有机会封为太子。。...

    江鸿宝愣了好一会,回神后气的眼睛发红!抬步就要去砸了项家的招牌!凭什么给他假的!

    众家丁见状,吓的更甚,不顾身份差异,一哄而上按住自家小侯爷,不能胡来啊!

    江小侯爷什么人!太后娘娘的掌上小侄孙,宠爱的心肝宝贝一样!

    两人虽然血缘关系不是太近,但江家家族最为太后争气,抵御外族入侵几百年,十几年前更是祖孙三代死在了战场上。

    皇上为表愧疚,封了当初仅仅是妃的太后做了皇后,儿子也得以有机会封为太子。

    太后娘娘怎么会不心疼老姐姐家的小孙孙,就觉得小家伙是她的小福星,与江小侯爷过不去,就是与她当朝太后的福运过不去,与皇上的运道过不去。

    有太后这份偏疼,江小侯爷得以叱咤京都这么多年,京兆尹见了都绕道走的人物!会受这个蒙蔽!

    “凭什么关着我!放我出去!她们李代桃僵她们还有理了!他们项家以为没人敢对他们怎么样就撒这个弥天大谎!我江鸿宝可不受他们蒙蔽!”

    江夫人都要急死了,怎么就发生这种事了:“我的小祖宗,您就别闹了,谁能拿这件事骗你,项府的三姑娘就是项府三姑娘,还能有假的,庚帖都换过了你这是要怎样……”

    “狗屁庚帖!现在还不明显吗!项府就是故意用一个美的骗我去提亲!他们好把丑的嫁给我!好深的算计!告诉他们门都没有!我换的是我的天仙妹妹,谁稀罕她们那家的女儿!”

    “你说的什么话。”项家没事这么害自己女儿的吗:“你是不是看错了……”

    江鸿宝气的踱步!烦躁的将桌子上的茶碗都扫了下去:“我怎么会看错!”有人敢骗他!他江小侯爷还没有怕过谁!项家这样整他!他就让项家好看!把他的人还回来!不还回来!他没完!

    江夫人急的不行,自家儿子这是要干什么呀,项家的姑娘中,长的好看的不就是三姑娘,怎么又不是了!

    江夫人听着里面哐当的几声响,心里更没底了!

    院子里围着的下人更是不知所措,这是何等大事。

    江鸿宝还是觉得不解气,怒气冲冲的将房里的东西都砸了,脖子里的八宝环也摔在地上:“放我出去!娘!你放我出去!我要去找他们问清楚!项堰敢玩小爷!当咱们江家好欺负!我不管他们项家怎么想!让把我要的人换回来!否则我让他们不得安生!”

    “你少说一句吧,让人听见……”

    “我怕人听见!他们项家做的出来我就喊的出来,让他们——”

    江老夫人拄着拐杖,不顾丫鬟的搀扶加急茫茫的来了。

    江夫人像看到救星一样,急忙奔了过去:“娘,娘——”

    “喊什么!一点小事也闹成这个样子!”自己却早气喘吁吁,她接到汇报衣服都没换就赶来了:“把院门关了!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出府!”

    院子里的人立即行动起来:“是!”

    江鸿宝听到动静,顿时有了精神:“老祖宗!是不是老祖宗来了!老祖宗你快把门打开!我要找项家说理去!我不认那个丑八怪!”

    江老夫人恨不得一拐杖抽死他,这话是能随便说的,两家儿女亲事,结的的两族之好,不是你们两个人的闲事,更不是结仇!“你给我闭嘴!项家三姑娘我看着长大,哪里就是丑八怪!”

    “还不丑!与我的神仙妹妹比起来,差远了!老祖宗你快放我出去!老祖宗——”

    江老夫人也才发现不对劲,项三姑娘确容貌不俗,尤其是那股让人怜到心里的气质,得男人垂青也极有可能,但:“你在哪里见过项三小姐?”

    江鸿宝闻言,好像又看到了她,整个人软在门上,就想到了众生入色那天的情景,羞羞涩涩的将那天看到的事说了一遍,最后强调自己绝对不会听错,她叫了项逐言‘哥’,后来赶到的项世子也说了她是妹妹,不是三姑娘是谁。

    江鸿宝说完更理直气壮了:“老祖宗你快放我出去!我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

    门外,江夫人小心翼翼的一声不吭。

    江老夫人气的险些昏过去,不争气的东西!不争气的东西啊!:“叫声‘哥’你就觉得是三姑娘,叫声‘侄子’你是不是以为是姑姑辈的,哥就是亲妹妹了,表妹,堂妹、庶妹都不能叫‘哥’了!”你还有脸闹!还有脸!

    “庶妹当然不会那么叫‘哥’!”江鸿宝丝毫不心虚,给他庶妹十个胆子,他庶妹也不敢扯他衣袖叫哥!堂妹就更不可能了,堂妹一定叫排序,所以那就是三姑娘:“我不管!我不管!老祖宗我要娶的是我见过的妹妹不是那个项三姑娘!他们家骗婚!他们家肯定骗婚!怕自己女儿嫁不出去!老祖宗你快点去找她们算账!让他们换回来!换回来啊!”

    江老夫人觉得自己胸口都气疼了:“项家什么人家!骗你这门婚事!这话你连说都不能说!”这是结仇!

    江夫人觉得可能啊,忍不住小声嘀咕:“咱家世袭罔替的侯爵,怎么就不值得了……”

    江鸿宝才不管!天大地大,也是他姨奶奶最大:“不娶!他们项家用美的骗我在先,嫁丑的再后,背信弃义!我跟他们没玩!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们不帮我理论!我自己去理论!别指望我会娶那个女人!”

    江老夫人拄着拐就要敲坏了这门,砸死里面的孽障!

    江夫人见状,急忙拦上去,她自然知道自家有错在先,可:“娘,娘,您别生气,您先别生气啊,再说……宝儿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会不会是项家骗……骗婚……”

    江老夫人像看一个死人一样看着江夫人。

    江夫人勇敢的没有退缩,事已至此,宝儿明显是不同意,如果死活不娶,总要有个说法,不能让儿子把错全背了,最后落得不是人的下场,只能往对自己最有利的方面想。

    而且,她儿子见过了那位……漂亮的姑娘后求娶的,也一再说过,钟情三姑娘,钟情自然是见过。

    是他们家不严谨,是不是……

    江老夫人难以相信这个蠢儿媳妇——“你不劝说你儿子,你却想着——”

    江鸿宝拍门的声音越来越大:“你们关的了我一时能关我一世!我不娶那个丑八怪!就是不娶,如果他们家硬逼着我娶!我就让他们女儿好看!你们不是最担心结仇吗!我就给个大仇给你们看!我看他家还会不会死皮赖脸的将女儿嫁过来——”

    江老夫人气的就要命人开门打死他。

    江夫人立即跪在地上,哭的痛心不已:“老祖宗,老祖宗,您也听见了,他就是一个混账的,从小到大都这样,改不了了,难道您还能为保两家之好,弄死了您的亲孙子吗!咱家可就这么一根独苗苗了……”

    江夫人抱着老夫人的腿,余光看了眼老夫人接着哭:“咱家又不是靠他项家庇护的,老祖宗,儿媳知道您的顾忌,儿媳不争气没能给您教导出一个好孙子,可您孙子这段时间的变化您也看见了,如果能给她娶一位他心怡的姑娘,难保宝儿不会变好啊,老祖宗,老祖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