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37项三?

    项家二房与江侯府联婚的消息,不胫而走,同僚之间贺喜声不断地。这件婚事没什么好诟病的地方,门当户对,势均力敌,不不存在谁家高攀不上谁家的说法,联婚是水到渠成、按部就班的通过。下聘的日子也紧锣密鼓的商讨着。要说,真的有不像的?大约是江小侯爷好像很这件婚事没什么好诟病的地方,门当户对,势均力敌,不存在谁家高攀谁家的说法,联姻也是水到渠成、按部就班的进行。。...

    项家二房与江侯府联姻的消息,不胫而走,同僚之间恭贺声不断。

    这件婚事没什么好诟病的地方,门当户对,势均力敌,不存在谁家高攀谁家的说法,联姻也是水到渠成、按部就班的进行。

    下聘的日子也紧锣密鼓的商议着。

    要说,实在有不一样的?

    大概就是江小侯爷似乎很满意这门婚事,以前非赌场、马局不去的江小侯爷,最近浪子回头的读起了圣贤书,游手好闲的做派,也准备婚前挂上一官半职,让岳家满意。

    就这劲头,看的京中人啧啧称奇,什么‘成家立业’‘责任担当’‘男孩还是要娶了媳妇才是男人’这样的话,此起彼伏。

    无形中让项堰和二夫人赚足了颜面。

    项二夫人嘴上谦虚着,心里却很满意江小侯爷的所做所为。

    在二夫人眼里,自家女儿的颜色是同辈姐妹中最出色的一位,不出门的那位不算。平日里向她打探的夫人本就不少。

    自家女儿脾气虽然软了点,可长相自不必说,拿捏个男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二夫人照着镜子,说话细声细语的唯恐惊了外面的蝉蜕:“也就是外面的人喜欢乱说,这男人什么样,还能因为女方随便变的,都是贴金罢了,不能信。”

    崔姑姑为夫人梳着头,笑道,:“这也要看谁家的姑娘,像二老爷和夫人这样的岳家,女婿家自然要掂量着点。”

    二夫人嗔笑:“你这张嘴,越老越贫。”

    “是,是,奴婢嘴贫。”

    ……

    江鸿宝的确没时间作妖,满脑子都是那双将他三魂六魄都吸干净的眼睛,想的都快魔怔了。

    就怕自己出去做点什么让未来岳父岳母知道了,一口否定了他的婚事。

    实在憋不住了也只是在院子里跟下人们斗斗蛐蛐,斗的也不认真,不一会就靠着廊柱开始傻笑,珠光宝气的衣服都压不住他身上那股傻劲,竟然真的成了,成了——

    下人对小侯爷这傻样已经见怪不怪,也忍不住托着下巴一块瞎捉摸,到底是多好看的姑娘,能把小侯爷迷的连蛐蛐都不想斗了。

    江夫人带着人过来,就看到儿子没出息的样子心里冷哼一声。

    江家三姑娘她见过,算不上天姿国色,顶多像她那位娘,有一股让人心生怜惜的气质,远不到令人神魂颠倒的地步。

    也就是她傻儿子,没见过什么世面,如今也是定了亲的人了,改天寻两位好的姑娘放他房里去,免得成婚时让项家女儿看了笑话,以为男人好拿捏。

    “娘,你怎么来了?”

    “先不要叫的那么高兴,没带你的好媳妇回来。”

    江鸿宝立即笑的见牙不见眼,脖子上的八宝环饰叮叮当当的热闹:“哪能,我就是想娘了。”

    “我会信你的鬼话。”江夫人为他正正脖子上的银盘,想起小的时候唯恐他长不大,一直用重金押着,如今呀,都到了该成婚的年纪了,如果老爷泉下有知也瞑目了吧:“过两天,项二夫人带女儿去庙里敬香,你远远的……”

    “真的!娘,你太好了!太好了!等我们成了婚,我和三小姐一定好好孝敬你的!”

    江夫人面上嫌弃的不行,心里却高兴:“你挺好了不准胡来,只远远的看一眼。”

    江鸿宝点头如捣蒜,往日富贵荣华、拽的二五八万的小侯爷形象也不要了,就像一个达成所愿的孩子,高兴的不得了:“娘,你说我穿什么衣服去好,我这些是不是都太不正经了——不行,叫衣行的师傅过来!爷要做衣服!快去叫——”

    江夫人头疼,没出息的样,不过好在都说项家三姑娘是个软和听话的,不会顶破天去。

    ……

    葳蕤院开饭了,还没有找到自家小姐,秦姑姑收好被小姐随意扔在厅中的琴,让人去花园假山那里寻。

    项心慈当初并不是为了算计项逐言特意选的这里,她平时就经常来这里坐坐,自己的院子和偷溜的这片净土是她在别人眼里唯几能活动的范围。

    如今的项心慈,自然不会再把这里当做‘救赎’,但在这里躺一会,吹吹风觉得分外不错。

    “小姐,开饭了。”

    项心慈将扇子从脸上拨开,太阳照的她眯了会眼,新作的衣裙也压不住这张懒洋洋的脸。

    项心慈坐起来,看着下面的焦迎,想起件事:“三少爷去哪了?”最近都没看见。

    “七小姐,内宅女眷不得打听前院的行踪。”

    项心慈看了她一会,从假山上跳下来,说的跟真的一样,她也是后来才知道焦迎是项逐元的人,要不然就焦迎平日老实巴交,不争不抢事事谦让焦耳,一心为自己弹琴的赤子之心样,还真看不出来。

    项心慈神色淡淡:“你去问问洪山。”

    焦迎有些为难,洪山是前院世子的人。

    项心慈眉毛一挑:“让我亲自去问?”

    焦迎立即摇头:“不敢不敢。”

    “傻样,说句话又不会要了你的命。”

    “小姐!”

    ……

    尽管大福寺群山环绕、层峦叠翠,素来有与绿意盎然中藏着一宝寺的称号,可对江鸿宝来说即便过了中午,太阳还是很烈。

    同样焦急的还有他的心情,和他身上新做的比阳光还宝气的衣服,手里的扇子被他翻来覆去打开又合上,合上又打开好几次,还是没有见到他的娘子。

    “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找?!”

    “侯……”

    “侯什么侯!啊呀,会不会从禅房来这里的路太崎岖,摔到了!我就说不要让她过来我过去!你们就是不听!不会是迷路了吧!你们快去看看!赶紧去看看啊!都愣在这里你们的女主人就能过来了!”

    几个人吓的一动不动,互相看一眼,均脸色发白,瑟瑟发抖,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因为刚……刚刚,三……三小姐过去了啊,就刚才,小侯爷说了句‘什么不相干的人,赶紧滚’几个人现在都不敢吭声。

    “都听不见是不是!还让小爷一人给你们一脚才肯走!”

    几人瞬间跪在了地上:“侯爷,侯爷……项三小姐刚过去了……”

    “你们说什么,我听不见。”江小侯爷觉得好笑:“那些庸脂俗粉!你们莫不是瞎了!”

    为首的侍从都要哭了,他十分确定:“刚才经过的人就是项家三小姐。”

    江小侯爷转头,刚才,刚才只有一个人经过,他不至于看不见,可刚才那人……“你说是谁?”

    “项……项家三小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