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36

    还想砍谁。项心慈宁静的躺了一会,又软绵绵的从榻上出来,束好的发髻歪在边她也不在乎,慢腾腾的往外走。项逐元赶忙收起来书:“你干什么!”她能干什么呀,一惊一乍的,她能跑了,府都出不去:“回去……”“等等,我送你。”几息后。项逐元站在角门和正门项心慈安静的躺了一会,又软绵绵的从榻上起来,束好的发髻歪在一边她也不在意,慢腾腾的往外走。。...

    还想砍谁。

    项心慈安静的躺了一会,又软绵绵的从榻上起来,束好的发髻歪在一边她也不在意,慢腾腾的往外走。

    项逐元急忙收起书:“你干什么!”

    她能干什么呀,一惊一乍的,她能跑了,府都出不去:“回家……”

    “等等,我送你。”

    几息之后。

    项逐元站在角门和正门的岔路口,坚持:“走正门。”

    项心慈站在通往角门的小路旁,小身板立的直直的,指着前方也很坚持:“这边近。”

    两个人站在烛光如昼的庭院里,就这么站了很久。

    项心慈见他没有要动的意思,自己向角门的方向走去。

    项逐元跟上。

    ……

    令国公府二房与江侯府心照不宣的婚事其乐融融的推进着。

    凝六堂内。

    令国公老夫人喝了一碗绿豆甜汤,听完张么么的汇报,叹口气。

    她不甚满意的这门婚事,三孙女镇不住江小侯爷,又是那面绵软的性子,恐怕以后会被下人拿捏。

    她不是没有向二儿媳妇透漏过这么个意思,但看二儿媳妇那架势,是认准了。

    江家的侯爵之位,当然值得嫁过去,可谁嫁过去也比三孙女要好,罢了罢了,有国公府在,家里的男人又是立的住的,嫁了嫁了,量他们也不敢欺负了三孙女。

    “老夫人就是太爱操心。”张么么为老夫人捏着肩:“有这个时间老夫人不如也想想其她几位姑娘的婚事。”

    这么一说,老夫人还真有一位看的入眼的孩子,现在想起来老夫人都忍不住眉眼含笑,真真是个好孩子啊。

    大梁国四大国公,除了她们府上,就数莫国公府了,莫家这一辈的长孙,可是与她那孙子齐名的京中才俊。

    那孩子她见过几次,长的周正不说,人也有气节,说话明理懂理,能力自不必说,据说最近一段时间要被外放了,等回京后前程还不是稳稳的,怎么能不令人心生欢喜。

    可惜啊,她们项家没有合适的孙女占这一席位喽,二姑娘虽然还没有定人家,可毕竟不是长嫡,也无甚名头在外,中规中矩的姑娘家,莫家想来是不会同意的,她也懒得让人去顶她这话头。

    到不是她们二姑娘不好,将心比心的说,如果柳家把嫡出二女儿嫁过来,她们家也是不同意的:“我呀,现在就只能看着别人争了。”

    张么么笑着开口:“老夫人就是不知足,咱们府上已经人杰地灵了,老夫人还想全占了。”

    “是,是,我贪心了。”

    ……

    “听说了没有,江小侯爷与项二爷家嫡女的婚事定了。”

    那人一惊,放下茶盏:“就这么定了?!”听说那天之后有意向提亲的人家很多,这么快就决定了。

    “还能怎么复杂,一个勋贵一个名门,门当户对,没有可周折的可能。”

    宋宣当然也知道,但还是忍不住小声问:“是那天咱们见的那位……”他没明说。

    那人点点头,可不是吗!哎,出身好就是好,江小侯爷那草包也能抱得美人归:“子恒你怎么不说话?”

    明西洛没什么想说的,众生入色的茶最近越来越没味了。

    宋宣突然来了兴致:“子恒,那天只有你距离近,看的最清楚,真那么漂亮。”

    几位朋友也立即看了过来,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一撇,啧啧:“把阅尽千帆的江小侯爷迷成那样?”

    明西洛突然皱眉。

    众人才反应过来说的是谁,立即喝茶的喝茶,聊天的聊天,当什么都没问过。

    ……

    “以前也没见有人来提,最近总有人来问,哎,提亲也凑堆的。”

    “奶奶,那是咱们小姐人美心好,名声在外。”

    二夫人嗔笑:“就她,我天天最头疼的就是她了,如今她的婚事定下,我也算放心了。”

    崔姑怎么会不知道自家夫人担心什么:“小姐就是性子软和了些,是非都在心里的。|

    二夫人提起这些就头疼:“她有什么是非,人家换了她的簪子,她还傻呵呵的跟人当姐妹呢,以为做了什么好事!”

    崔姑急忙帮着说话:“小姐年龄还小,夫人慢慢教就是了。”

    “五房的那个年龄更小!你看人家脑子拐几道弯,你再看看你家小姐!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二小姐心底善良。”崔姑是真这样觉得,她们小姐是最好相处不过的一个人,是几位小姐里最赤诚带人的,好人总有好报,这不,侯夫人的位置就来了:“夫人也别总想着小姐的不好。”

    “我能想她什么好,我不得事事看着她。”一不看着,花花草草都能欺负了她:“逐言呢,最近怎么没见他,是不是又去逞英雄了!”

    “没有,没有,世子爷拘着他在学堂做学问呢。”

    二夫人不相信:“你少伙同他骗我!让我知道了——”

    “真没有,奴婢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少爷的学问跟奶奶开玩笑。”

    “他也是个不省心,我也不求别的,他能有老爷一半我就安心了。”

    “少爷定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怜贫惜弱是青出于蓝,看着这个妹妹也可怜,那个妹妹也想帮一把,五房那位也是个眼皮子浅,到底是匆匆忙忙取回来的,上不得台面,连前面留下的女儿都管教不好,还让人爬到她的头上,我要是她,我都没脸出门。”

    崔姑不好接这话,沉默着伺候。

    与这样的人做妯娌,她都觉得心累:“不说她们了,以前给小姐备下的东西,都要拿出来重新规整,还有我去年得的那对花瓶,也给她放进去。”

    ……

    项家满意侯府的世袭罔替,江家无比满意项三姑娘的出身。

    最主要的是江小侯爷喜欢,否则以江家嫡出本身,真不愿给自己找这么一位位高权重的岳父在头上压着。

    可谁让小侯爷就是中意呢,在家不依不饶的闹。

    到了月中。

    江家正式请媒人上门,彼此的赞美瞬间放到了明面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