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连载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 其他美文

收藏

  项心慈死后,明西洛挖了她的坟并拎出鞭尸!项心慈表示一点儿也不出乎意料。刚成亲的时候,他娘在后宅指手画脚,她让他娘再敢吱声!再后来他的小表妹娇娇怯怯的想爬床,她命人吊在大门口游街示众!第二天他小表妹自杀身亡了。那就如此要脸,当年又何苦呢。她是世家大族嫡女,嫁了一个小门小户,么还看一个老农妇和她儿子的脸色!再再后来,明西洛杀人如麻,平步青云位高权重,彻底颠覆朝纲;她在内宅无趣,勾勾搭搭上了大梁国第一名士。总而言之理由过多了,数不回来,因为被鞭尸并不出乎意料。可,无论哪件事,都了是很久远的事了,以明西络的气量,当年不疯狂报复,不至于此事鞭尸。莫不是其中比较有耳熟能详的有折子戏《巾帼将军》、野史版的《风花雪月册》和正史版的《将军语录》。。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_033二夫人

    项心敏独自一人上去,还也没完全长开的小身板,背脊挺的笔直,不说话的时眼睛放佛也含着笑意思。总给人温温柔柔的面团样,她踏往最后一阶台阶,猛地看见姐姐衣衫不整的样子惊了一下,随后又有一丝羡慕嫉妒这份桀骜。项心敏又不好意思的垂下头,但下一刻但是勇敢地的看向走总给人温温柔柔的面团样,她踏上最后一阶台阶,猛然看到姐姐衣衫不整的样子惊了一下,随即又有一丝羡慕这份桀骜。。...

    项心敏独自上来,还没有完全长开的小身板,背脊挺的笔直,不说话时眼睛仿佛也含着笑意思。

    总给人温温柔柔的面团样,她踏上最后一阶台阶,猛然看到姐姐衣衫不整的样子惊了一下,随即又有一丝羡慕这份桀骜。

    项心敏又不好意思的垂下头,但下一刻还是勇敢的看向走廊上光芒万丈的身影,她的姐姐。

    秦姑姑陪着小心:“九小姐请。”九小姐打从心底让人喜欢,性格也好,老夫人教导出的孩子错不了,看着也可人疼,但想到自家小姐就坐在不远方,秦姑姑又赶紧收起这份小心,变得中规中矩。

    焦耳、焦迎立即将冰盆摆上来,给小姐乘凉。

    项心敏懂事的先给姐姐行礼:“姐姐午安,姐姐——”

    “还没睡醒,谈不上安,找我有事?”

    项心敏被噎了一下,卡了一下壳,下一刻又找回自信,上前一步,她知道姐姐没有恶意,就是不喜欢啰嗦:“听账房管事说,姐姐买了几身衣服?”项心敏说到正事的时,神色也严肃起来,莫名给人一种超脱年龄的信服力。

    项心慈抬头看她一眼。

    项心敏神色如旧的回视。

    项心慈心里冷哼,不愧是老太婆带大的人,一样讨人嫌:“你也想做几套?”

    项心敏没有答她的话:“姐姐这件事做的有欠妥当,五百两不是一个小数目,姐姐应该与母亲商……”

    “花你母亲的嫁妆了!”项心慈眉毛一挑像突然睁开眼睛的黑豹,发丝散乱衣衫不整,可那股凌厉的气质只盛不减!咄咄逼人!却又让人心驰神往!

    项心敏立即垂下头:“当然没有。”

    “那是花你的嫁妆了。”

    “自然也没有。”

    项心慈装的恍然大悟急切道:“那就是花你弟弟继承的家产了?可,爹爹还没有死啊?着急了?”项心慈眨巴着眼,说的非常无辜。

    项心敏一时间被姐姐气的说不出话来,姐姐这人说话能噎死人,让母亲来还不又得闹起来:“姐姐言重了,当然没有。”

    那还费什么话!

    “可姐姐想过没有,父亲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我们身为子女能为长辈分一份忧当然好,若是不能,也该往家和万事兴的方向走,母亲的性格您是知道的,裙子。母亲不是不让你做,你跟母亲说一声,商量一下,五百两或许不可能,三百两总会依了你吧,你何必那么着急越过她去。”

    项心慈不跟她废话,这点小事也叨叨个没完:“原来我娘去的早,是为了给你腾位置,你看,你把我娘的事都干完了。”

    项心敏一个小姑娘瞬间被说的脸色青白交加!你——

    “呵,真当自己是什么正经夫人生的正经嫡女,在我这里嘚嘚个没完,继室,也就是比妾听着好听罢了。”

    过分!“那你又是什么正经女人生的正经嫡女!”

    “你看,大家这样说话不是舒服多了,刚才那样多违和,不送,太困了,你自己玩吧。”项心慈说完打着哈欠起身,回去补觉。

    项心敏气的脸色通红,却也于事无补,到底是她功力不济,被人抢白的说了不合适的话!气的转身下楼!

    项心慈不介意调侃自家‘死’去的娘,反正她娘也不介意,拿来用用呗。

    五百两多吗?他父亲把她留在嫡女的位置上,可不是让她为了五百两跟人争论不休的,是希望她能过的比她娘好,可选择性更多,更自由。

    当然不是让她与亲妹妹不友好的,可,有些人天生不对付,她也没办法。

    说起来,上辈子她也算是尽了孝道了,至少——明西洛是帮她尽了的。

    明西洛用人不避亲,将她爹捧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不是阁老胜似阁老,朝中说一不二,抱负得以施展,才华学以致用,挺好的。

    如今看,嫁给明西洛还是有很多好处的,要不要,她委屈一下,还嫁给她,就当尽孝道了。

    随即急忙摇头,太麻烦了,明西洛那人神烦,还是让她父亲考虑一下,等自己成婚后,把她撸下嫡女的位置,踏实在仕途上奋斗吧。

    项心慈决定就这么做。

    秦姑姑将帷幔放下,她不担心院子里的这些事,到底是出不了府门的,她担心小姐出去的事,虽然平安回来了,可真的没发生什么吗,怎么心里突突的不安。

    ……

    一个不起眼的消息,渐渐在圣都小范围内,被人隐隐谈及:

    对,令国公府的三姑娘,你们府上的女眷有人见过吗?下面传的神乎其神的,听说天仙一般的小姑娘,这帮人真是没事做,成天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众生入色那天吗?知道知道,文采?不清楚,只是惊鸿一见!不是造谣。容色自不比说;

    听说没,江侯府在试探令国公府的态度;

    我听说不止侯府,还有几家也在试探;

    还是出身勋贵的好;

    能有多好看,不过是附庸风雅,柳国公家的女儿可从未说过自己好看;

    类似这样的言论不时有人谈起。

    在慢慢发酵的言论下,江侯府的试探也到了让人明示的阶段。

    双方这样的人家,当然不会一上来就敞开了说,都要给彼此一个暗示,再来一波观察,然后双方明示,才会找人上门提亲。

    这中间但凡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彼此会鸣鼓收兵,默契的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保留最初的颜面。

    ……

    夜色降下,令国公府的大门已经关了,只有几个小门还开着。

    二房的院落也落了钥匙,下人们点亮了廊下的烛火。

    拥有实权的令国公府二房,布置的大气内敛,下人们也规矩的没有太大动静,所有事情做起来,一切都井然有序,静默又沉静。

    与这一切厚重相对的,是刚刚用完膳的二夫人。

    二夫人今年三十有五,却生了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柳叶眉,温柔又和软,与府中所有妯娌的关系都很好,容貌更是仿佛一掐就碎了一样的软模样。

    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扮的多成熟,穿的也娇嫩,显得更是容色上佳又年轻。

    她让人撤下晚膳,端上水果,温婉的给老爷泡杯茶:“休息一会吧。”

    她亦出身江南世家,依侬软糯,又深得家中长辈教导,别看长的如此没脾气,可整个二房都在她的掌控,上次女儿吃了暗亏,她也没有受着,暗里就让不懂事的人抄了孝经。

    这在大家族生存,她不找事,可也不能让人欺负到头上,全当给五房一个教训,以后懂事些就好。

    别真以为没人敢把他们怎么样。

评论
评论内容: